|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96章 单身狗没人权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澳门赌博网站:最快更新重生七零美好生活最新章节!

  朱大鹏三人坐在部队给每个营配备的运输车上,看到自家营长出来,赶忙跳下车,上前搀扶。

  运输车是带蓬的卡车,车头是双排位的,能坐五个人。

  原本,副驾驶的位子是给向刚留的,宽敞又舒适,后排三个座位没隔离,坐着容易胳膊挨胳膊。

  向营长不放心自家媳妇儿,让盈芳坐后排靠窗,他坐她隔壁,旁边留了个座位。

  孟柏林和朱大鹏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朱大鹏眼明手快,跳上驾驶座说:“我开车。”

  孟柏林啐了他一口唾沫,搓搓手舔着脸问:“那啥,营长你要不坐前面?后排窄,碰到伤口就不好了。”

  “啰嗦!”向刚轻飘飘地丢了个白眼给他。右手轻揽媳妇儿的腰肢,指着几条街外那高高矗立的塔楼,哑声介绍:

  “那是消防瞭望塔,是海城最高的建筑。”又指着塔楼斜对角的山峦说,“那是万岭山,和瞭望塔隔着一座湖泊,改天我带你游湖爬山去。”

  盈芳怕他话太多,伤到嗓子,忙说:“好好好。以后有时间你带我去玩。”

  盘在竹筐里、随着带蓬卡车摇来晃去差没炸毛的小金:说好的要和本大王浪迹天涯、踏遍山川的,转个身就被男人这种生物拐跑了,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善变。

  孟柏林:“……”

  营长嫌他啰嗦!营长嫌他啰嗦!营长嫌他啰嗦!嘤嘤嘤……

  许建国和付小军见状,机灵地跑到后车厢,干脆把整排后座留给了营长俩口子。

  能坐三个人怎么了?他们不想坐了不行么?更喜欢通风又宽敞的后车厢不行么?

  尽管一开始还想猜拳定输赢来着——赢的人坐前面,离营长近点,方便瞻仰,顺带取经。

  谁料自家营长不按常理出牌,当着众人的面,强行喂他们吞了一口狗粮。吃撑了吃撑了,急需找个地方静静。单身狗没人权啊。

  受刺激的俩连长抱头痛哭,发誓回老家也找个漂亮媳妇回来暖被窝。

  就这样,单身汉最多的四营,被他们新上任不久、表面正经、内里闷骚的向营长带歪了,个个都想找个对象谈个情、牵个小手结个婚。

  以至于不出半年,四营一跃成为七一三部队婚恋指数最高的营。

  这还不算,营里的汉子,个个都是爱妻模范、宠妻狂魔。若要颁个“最佳模范丈夫”奖,论排名,首座非他们老大向营长莫属。此乃后话。

  车子摇摇晃晃地驶达霞山镇的军属大院时,日头已经爬上中天。

  孟柏林几个再一次展现了他们的速度和效率,眨眼工夫,就把车上的行李全数搬上了三楼向营长的家。

  盈芳留他们吃中饭:“都这个点了,吃了便饭再走吧。”

  “不不不,嫂子你太客气了。刚出院,你和营长好好休息,咱们回部队了。有事让卫兵通知我就成。”

  这时候,三个连长可没有话语权,说话的是孟柏林,客气地婉拒了盈芳的留饭。

  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挠着头说:“对了嫂子,过阵子我媳妇也来随军了,她没念过书,粗人一个,到时还请嫂子多多包涵。”

  盈芳笑着说:“说这个就见外了,咱们都是军嫂,互相照应的应该的。”

  “谢谢嫂子!”孟柏林高兴地行了个军礼,领着三个连长开车回部队。

  向刚领着盈芳上了三楼。

  肉联厂出让给七一三部队做家属房的这栋楼是三合式的,由坐东朝西、坐北朝南、坐西朝东三个单元组成。

  东和中两个单元是二室一厅的格局,只有正营级以上的干部才能入住。营级干部集中在中单元,团级的基本安排在东单元。

  西单元则是一室一厅。二、三、四楼是副营级干部家属房,一楼和五楼用于接待前来探亲的连级干部家属。

  三个单元的房子,加起来还没八十套。然而符合分房条件的干部却远不止八十个,所以才叫僧多粥少。

  向刚分到的就是坐北朝南的户型,二室一厅、五十来个平方。

  一层楼四户人家,两户在楼梯左边,两户在楼梯右边。

  门开在走廊南边,北边是盥洗室、公共厨房,取水用水可以说相当方便。但又在住房外面,门一关,无论是厕所飘来的**味儿还是厨房散逸的油烟,都可忽略不计。

  不像师兄家那单元楼,厨房设在楼梯间,炒个菜要上下楼梯,像翻山越岭似的麻烦得要命。厕所在走廊尽头,一墙之隔的住户熏得要命;离得远的,打盆水往返要走五六十米。

  不愧是肉联厂督造的福利房,格局就是好!

  换成部队出品,没准又是随大流——靠那些整颗心都系在训练场上、满心满眼不是练操就是任务的汉子们挖空心思只为建设小家园,显然不切实际。

  所以,盈芳打心眼里感激肉联厂干部,没有他们的客气出让,就没有她和向刚舒服的小家。

  他们家门牌号是301,三楼从东数过来第一户。

  向刚指了指对面的厨房,粗粗的烟道两边,各砌着两口双眼灶台:“我们家的是里边靠墙那个。炉子可以拎到楼道上生火。”

  盈芳进去转了一圈,厨房还是蛮宽敞的,四个灶台砌在一起,四周是各家堆放的杂物。

  来到自家的灶台旁,烧火凳旁堆着两捆干柴,靠墙角一张擦得很干净、大约是用来摆放油盐酱醋等厨房用品的长桌,桌沿用图钉钉了一块暗色的旧棉布,掀开棉布,露出桌底下层层叠放的蜂窝煤和一口崭新的煤炉子。

  向刚看她蹲着打量蜂窝煤,便说:“这是老王送咱家的乔迁礼。宁和那边还没蜂窝煤吧?用法和煤球差不多,就是放炉子里的时候,上下两个的孔得对齐,这样烧起来旺,燃烧也彻底。”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少说几句。今天还没煮药茶,你等等,我先把炉子生起来。”盈芳看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担心得不行,推他进了屋,系上围裙出来,带上门来到厨房,拎出炉子,开始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