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94章 尝到甜头该撤了
  “好了,我知道了,别说了。”

  盈芳怕他再说下去,嗓子又该严重了。

  “等我们安顿好了,上院长家拜访一下吧?”

  住院期间,院长对他们照顾颇多。

  还有院长夫人,亲自来医院探望不说,还经常托院长捎这个捎那个。不论基于何种原因,都该当面感谢一番。

  “嗯。”向刚本来就有这个意思。两人不谋而合,这让他很高兴。

  这是不是就是戏文里唱的“夫唱妇随”?

  最高兴的莫过于明天就能回家了,且是两人的新家哦。

  搂过她重重亲了一口,才放她下楼做晚饭。

  由于明天就要出院了,鸡汤、鸽子汤也没了,当晚没做复杂的菜,一人一碗软乎乎的白菜蘑菇面片汤,舀一勺肉酱拌拌,味道也不错。

  吃过饭,盈芳打来水,给向刚擦了个热水澡,当然,只擦了后背,前面他自己来。下面么,碍于腿伤还未完全康复,盈芳不准他沾水,泡了脚就让他上床了。

  可等她从盥洗室洗漱完回来,病床上没人,倒是她的行军床上,耸起了一个大包。

  “回自己床上去!”她故意虎下脸。

  “等下就回去。”向刚拍拍身侧的床垫,示意她上来。谁让她不肯爬他的病床呢。山不来就他、他就山。

  盈芳拿他没辙。过去几晚的经验告诉他,僵持到最后,割地赔款的绝壁是她不解释。

  好在他只是抱抱、摸摸、亲亲,还不至于在病房里大剌剌地拉着她做那档子没羞没臊的事。

  天知道向刚每次都是天人交战,高耸的老二,多么渴望能冲进她身体、尽情地飘摇冲浪啊。

  可媳妇儿脸皮薄,能让他探入衣领上下其手就不错了,要真压着她在医院的行军床上行敦伦之礼,回头恼大发了,不让他进家门那还了得!

  还是再忍忍,反正明儿就能出院了。

  男人一路吮着娇嫩的红唇,脑海里不断提醒自己:够了!尝到甜头该撤了。再下去,怕是控制不住出鞘的老二了。

  可性感的嘴唇,依旧翻山越岭、直至攻陷女人胸前那两颗散发着诱人清香的水蜜桃……

  翌日清早,盈芳伸展着胳膊从床上坐起,早起的鸟儿在窗外叽叽喳喳唱歌。

  她下意识地探头看窗台。

  果然,小金又给她叼来两只鸽子。

  盈芳第一反应就是回头看病床,见男人闭着眼还在熟睡,松了口气,蹑手蹑脚来到窗前,尽量不发出声响地支起窗户,伸手将窗台上的两只晕死过去的野鸽子提溜进来,找了根绳子捆住鸽子腿,塞进竹筐,四周填了些套着布袋的杂物,又在上头盖了层布。

  做完这些,盈芳抬手抹了把汗,抬头发现男人已经醒了,吓得漏了一拍心跳。他他他,该不会看到了什么吧?

  “你醒了?要起来了吗?”心里虚哒哒地打了个招呼。

  向刚敛眉而笑:“起了。”

  盈芳忙上前扶他坐起,先去水房打热水,然后又去盥洗室打来一盆清水,掺成温水,给他洗脸、刷牙。

  “早上去食堂大份杂粮粥,买两个馒头就行了。”向刚边擦脸边说。

  “知道了。王炊事借我的锅和碗昨晚洗干净就还回去了,就是想着今儿要回去了,早饭简单点得了,回家再给你好好补补。”盈芳顺嘴接道。

  “已经很补了。”向刚忍不住笑。

  谁家病人有他这么好的待遇?媳妇儿一日三餐给他开小灶,鸡肉鱼肉猪肉排骨轮着来,或粥或汤或面糊糊,完了还有纯正的野鸽子。

  盈芳却不满意,嘟着嘴咕哝:“可惜离家远了点。要是能去山上套些野味、采点草药,每天换着花样熬药膳,那才叫真补。”

  向刚丢开毛巾,拽了她一把。

  “怎么了?”盈芳回神看他。

  向刚拉着她手搭上自己的肩,而后双臂一揽,环住她纤腰,将她圈在怀里,倾身攫住她娇艳的红唇,“媳妇儿……”

  唇齿相依间,他轻轻喟叹。

  盈芳本欲挣开他的动作,就这么顿住了。

  难为向刚记着此刻是早上,医生、护士随时会来查房,来接他出院的孟柏林等人,也会随时进来,缠着她稍稍过了点瘾,就放开了她。

  盈芳娇嗔地飞他一眼,捂着一张艳若桃李的脸,羞赧地奔去食堂打饭。

  她前脚刚走,孟柏林领着三个连长后脚到了。

  哦,忘了说,向刚晋升营长后,孟柏林也调去了四营。

  原本的四营营长平调他师,副营长无缘正职,明里暗里闹了一阵,被柳团长一怒之下调去了二营。

  空出来的副营位置,孟柏林、秦益阳几个抢着当,猜拳定输赢,最终花落孟家——孟柏林成了向刚的副手。

  秦益阳拉着他在训练场打了一架,今儿个还有些鼻青脸肿。

  “营长,我们来接你出院了!”孟柏林行完军礼,笑眯眯地说。

  “营长好!”被抽调来帮忙的三个连长,排成行,依次行军礼并做自我介绍:

  “一连连长朱大鹏前来报到!”

  “二连连长许建国前来报到!”

  “三连连长付小军前来报到!”

  “稍息。”向刚点了一下头,手一指靠墙而放的一堆行李,吩咐道,“除了箩筐,其他的你们先搬车上去。”

  “哎!”三个连长立马行动。

  孟柏林挠着头四下看了一圈:“营长,嫂子咧?”

  “打饭去了。你们吃过了?”向刚指了指凳子,示意他坐着说。

  “吃了。”孟柏林挨着凳前沿坐下,上身笔挺地汇报了一下营里的事务,“您不在这段期间,除了常规训练,还增加了单兵和小组赛制的训练榜;水上训练因为场地原因,这个月只开展了一次;一、二、三营那边,除了二营,其他两营的训练强度,好像一直都在照抄咱们的。一开始我还没留意,最近几天吧,发现咱们营训练到几点,他们就跟着到几点结束。具体的教导员都记下来了,回头让他拿给您看……主要就这些。对了营长,搞半天你没失忆啊?”

  向刚投了个鄙夷的眼神给他:咋地?你很希望老子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