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92章 一夜回到解放前
  “我问过老贺,澳门赌博网站:明天开始针停了,药还得继续服用一段时间。这样的话,你想出院也不是不行。但即使回到部队,也需要休息,尤其是嗓子,别小瞧它。关键时期不好好调养,后面想要根治难如登天。”

  院长拉过凳子,坐在床边,苦口婆心地劝。

  向刚点点头。

  身体是他的,当然知道轻重。

  一个人的时候也就算了,如今可是有媳妇的人了,过不多久,孩子老婆齐热炕头,他不会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

  院长却不信他,转而对盈芳说:“小舒,你可要扛住了。回头让老贺开了医嘱,你盯着他点,治疗期间千万不能马虎。”

  盈芳认真回道:“我知道的院长,一定劝他多休息、少劳碌。”

  “这就对了。”院长欣慰地说,“只有把身体养好了,才能更好地报效祖国嘛!”

  院长带来能提早出院的好消息,小俩口表示很开心。

  同样是调养,那肯定是住在家里舒服啊。

  何况还是刚分下来的新房子,钥匙都是热乎的。

  于是吃过午饭,盈芳忙开了。

  行李收拾好、杂物打包好。问食堂借的锅碗瓢盆腾出吃食洗干净还掉。

  考虑到回部队后,出来一趟没现在这么方便,干脆又去了一趟供销社。

  罗秋兰听说向刚要出院了,借着查房进出了好几趟315。

  可每次进来,男人都在闭目养神。

  起初以为他是真睡着了,鬼使神差地挪过去想要一睹清俊的睡颜。

  结果才走到床尾,就见男人倏地睁开眼睛。眸底的冰霜,冻得她哪里还敢有什么旖旎的心思?打了好几天的腹稿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实在想不通,这么出色的男人,怎么会娶个乡下女人。

  她不甘心啊。生平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可他却已经名草有主。

  关键是,那对象根本配不上他。他明明能拥有更好的。

  “你、你为什么不娶个门当户对的?她那样的,对你有什么帮助?不就长得稍微好看了点么,又谈不上国色天香,我、我”

  罗秋兰想说,自己长得不比她差,条件更是甩开她几条街。

  可不等她说完,就见他反手伸至枕头下,似乎在拿什么东西。

  罗秋兰呼吸一窒。

  刘海遮住的额头上,那虽已愈合、也不曾留疤的伤口,竟然有点隐隐作痛。

  不由自主地倒退几步。

  “我、我又没说错。”

  眼瞅着向刚的手即将从枕头底下收回,她吓得尖叫一声,抱头窜出了病房。

  在门口撞上提着一兜水果和营养品的院长。

  “秋兰?”院长皱眉看着跑远的背影,走进来说,“我那妻侄女又不懂事地来骚扰你了?”

  向刚收回枕头底下的手,捏着两粒压扁的棉花球,本来想塞耳朵上的,见院长来了,随手扔在了床头柜。

  “我老伴让拎来的,上午过来时忘记了。这会儿趁想起,赶紧给你送来,省得回去跪搓衣板。”院长毫不吝啬地自我调侃。

  “都装兜里了,出院后可以吃。我说你这阵子没什么能吃的,她就没备别的。水果让你媳妇碾成果汁或煮什么水果羹,反正你媳妇厨艺不错,麦乳精这些不用我说了吧?你不爱喝,你媳妇一准喜欢。等伤好全了,带你媳妇上家里吃顿饭。”

  向刚点点头,表示感谢。

  “你媳妇呢?”院长放好东西,好奇地四下扫了一圈。

  向刚努嘴指指窗外,眸底浮笑。

  省城的供销社,那可比小县城的规模大多了。油盐酱醋、各种日用消耗品,应有尽有。

  盈芳挑买了一些。钱倒是还有的剩,票票花了个精光。

  这可真是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盈芳借用冯美芹时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

  “章哥你瞧见没?这娘们肯定有钱,没钱会买这么多东西?”跟踪而来的陈旭明,扶着依旧火辣辣疼的手,难掩兴奋地说。

  被叫章哥的卷毛青年摩挲着下巴:“唔,那就照你说的,挑个僻静的地方动手。”

  “好嘞!”

  盈芳手里提满东西,满头大汗地找公车站。

  陌生地方就这点麻烦转身兜两圈,就摸不着方向了。

  四面看去,都是高高低低的房屋,纵横交错的巷弄。

  “大娘,请问去军医院,该往哪个方向坐车?”逮了个过路大娘问道。

  大娘茫然地想了想半晌,摇摇头:“没去过军医院,不晓得咋走啊。”

  “我晓得我晓得。”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光头小子,一蹦一跳地窜过来说,“就那条巷子走到头,出去左拐再右拐就是了。”

  “哦,谢谢小弟弟。”盈芳不疑有他,拎着大包小包穿过马路,走进光头小子说的巷弄。

  这是一条窄巷,窄的地方,仅容一个人通过。两边的墙体有两米多高,巷子窄、墙高,导致路面到处都是青苔,稍不留神就能滑一跤。

  盈芳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身后传来笃笃笃的脚步声,起初没在意,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快,盈芳心里升起狐云,正想加快脚步,眼前一暗。

  “哟!这位小姐你撞到我了,我这身新衣裳今儿可是头一次穿,瞧瞧,被你蹭了一身灰,你说怎么赔吧?”

  顶着一头卷毛的青年,邪肆地笑着拦住她去路。

  盈芳气笑了:“我连你衣角都没蹭到。”

  “话不是这么说的,要不是你堵着我的路,我能停下来?不停下来,我能蹭到这墙,不蹭到墙,我这新衣服能脏?所以,这衣服不是你赔谁赔?”

  “照你这么说,我衣服上的灰也是你蹭的?”盈芳往墙上一靠,身上多了个灰扑扑的印记。

  “臭娘们!”卷毛没料到这丫的胆子这么大,不仅没被吓哭,还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地反将了他一军,气得烟头一扔,“丫的陈旭明!你吃屎的啊?还不给老子上!磨磨唧唧地干啥!这馊主意可是你想出来的。”

  “章哥章哥,我这不就在这儿么。这么窄的巷弄,晾她插翅也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