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91章 说好的各睡各
  卷毛撇撇嘴:“歪瓜明,澳门赌博网站:你别当老子是傻子,想让老子出面帮你筹钱,你够这分量么?”

  “章哥,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看,我伤了手,行动多不方便?章哥对我的好,我铭记在心,等手头宽裕了,少不了孝敬章哥的。章哥,你就帮我这一回吧。我保证,不管弄到多少,我和章哥五五分。”

  “五五分?”

  “不不不,三七分,我三、哥你七。”

  “这还差不多。”卷毛哼了一声,丢掉烟头抬脚一碾,下巴一抬,“走吧!去查清楚你说的臭娘们住哪里。”

  “好嘞!”陈旭明顾不手背火辣辣的疼,屁颠屁颠地追卷毛,一路大献殷勤。

  ……

  盈芳轻轻推开病房门,见向刚闭着眼靠躺在床,手臂仍在输液,心下松了口气。

  轻手轻脚地放下手里的东西,拿锅子和配齐的药材,正要去食堂煮药茶,只听男人沙哑地问道:“怎么才回来?”

  “嘘!别说话!”盈芳忙不迭制止,“还没好透呢,着什么急。”

  向刚挑眉看着她。

  “好嘛,我就是附近逛了逛,才去买东西。买完就立即赶回来了……哎呀,这么迟了,我得做饭去了,你好好输液。”

  盈芳略感心虚,躲开他投来的视线,抱出床底下的砂锅,给了向刚一个背影,急急跑出了病房。

  早没吃完的鸽子汤,放两把米,就是一碗好味道的鸽汤粥,简单又营养。

  向刚捏捏额角,这丫头,指定有事瞒着他。

  盈芳到了后厨,边煮粥边熬药茶。王炊事知道她每天都要熬药茶,特地从家里拎来个煤球炉子。

  出于感谢,盈芳塞了几张工业券和糖票给他。这么一来,两人私底下的交情更好了。别的炊事员看着眼热,能和院长的亲戚攀关系,这是多么有面子的事。

  可有了杜成鸿的前车之鉴,一些不了台面的小心思,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绝壁不敢真刀实枪的尝试。

  “小舒啊,你爱人恢复得怎么样?医生有说哪天出院吗?”王炊事忙完手头的活,笑眯眯地过来问,“涛涛他奶一再叮嘱我,等你们出院,务必我家吃顿便饭。”

  盈芳笑着说:“谢谢您和王奶奶的关心,具体哪天出院医生没说,不过应该快了。您啊,和王奶奶说,等我安顿好了,一定门拜访。到时别嫌我烦就好。”

  王炊事哈哈一笑:“哪能啊,你愿意来,我和涛涛他奶奶高兴都来不及。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你爱人身体恢复好了,我家做客。地址你记住了吧?”

  “记住了。”盈芳笑吟吟地点头。

  “老王,你唠啥咧。到点了,窗口开了。”

  “来了来了。”王炊事朝盈芳挤挤眼,笑呵呵地忙去了。

  盈芳见粥还需要些火候,拿抹布裹药茶锅子,端回病房,灌进热水瓶。

  三个热水瓶,两个灌水、一个灌茶。所以这短时间,盈芳也跟着喝了不少药茶,偶尔拿杯子去水房接一杯烧滚的白开水暖暖手。

  “我今儿新买了个热水瓶。工业券快到期了,不用白不用。买了一副蒸笼,蒸馒头包子可离不了它。还买了个保温桶,敦煌牌的,价格有点贵,但用起来比铝盒方便,而且保温性好,就咬咬牙买了一个……”盈芳边给向刚倒药茶,边列数今天的收获。

  其实趟去百货大楼她就想买保温桶了。粥熬好,拿保温桶一盛,拎楼多方便呀。省得每次拿抹布裹着砂锅耳朵,烫不说,还得小心翼翼,就怕不小心摔了。

  可惜这东西不仅贵还紧俏,即便是省城的百货大楼,也不是时时都有现货。盼到今天才买到。

  盈芳把保温桶里里外外清洗了一遍,完了还用热水泡了泡,兴致高昂地抱着它下楼盛粥去了。

  鸽子肉可不敢像鸡肉一样分给别人吃,盈芳拆成小块装进铝盒,鸽子汤煲的白米粥,一点不浪费地转移到保温桶,刚刚好装了一满桶。又花了三两粮票、两毛钱,在食堂窗口买了两个大油饼,在一干病人家属羡慕嫉妒的眼光中,脚步轻松地回到病房。

  向刚胳膊下支着腋拐,正在笃笃地踱步。

  见她兴冲冲地回来,眉梢一挑,两步迈到床边,看她摆饭。

  盈芳一转身,脸贴他胸膛,被男人顺势一搂,厚脸皮地抱了个满怀。

  “你……唔!”

  盈芳想说光天化日的,搂搂抱抱多有伤风化啊,粉嫩的樱唇,就被他准确无误地含入嘴里。荷尔蒙浓郁的舌,撬开她微启的唇瓣,长驱直入,与她灵动的舌尖卷卷缠缠、缠缠卷卷。

  原本垂落身侧的手,被他深情的热吻,带动地抚他后背被他激情的邀吻,迷得晕头转向。

  一时间忘却身在何方、也忘记他身还有伤,只知道心底有个激狂的声音,反复叫嚣着“想要、想要、还想要”。

  直到浑身发软,双腿打颤,“咚”的一声,撞飞他搁在床脚的腋拐。

  盈芳愣愣地看着横倒在地的腋拐,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脸颊倏地飞满红霞。

  向刚喑哑地笑了一声。

  “你还笑!”盈芳含羞带恼地捶了他一拳,“还不给我坐下。”

  继续站下去,不怕给伤腿增加负担吗。

  向刚不用看她红得发烫的耳垂也知道她害羞了,等她捡起腋拐,拉过她的手安抚地捏了捏。

  病房门被象征性地叩了几下,便被推开了。

  院长借着午休时光来探望。

  盈芳缓缓吐了口气。幸好院长这时候才来,若是刚才……哦!她不敢想。

  也幸好来了,要不然这顿饭必定是在粉红泡泡堆里进行。

  有点扛不住男人时而爆发的**啊。

  说是各睡各,可打从他能撑着腋拐不需要搀扶就能来去自如后,睡前一个小时总会被他鸠占鹊巢、下其手。

  正胡思乱想,被男人喂了一勺熬化了的鸽汤粥。

  盈芳才蓦地回过神,第一反应就是看院长。

  院长笑呵呵地看小俩口互动,被强行喂了一口狗粮也浑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