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90章 意外之逢
  发泄了一场,澳门赌博网站:女子抹着眼泪苦笑:“看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妹子,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叫陈旭亚,家就在前面,妹子要是不赶时间,上我家坐坐……”

  盈芳摇摇头:“这没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何况我也只是举手之劳。”

  小金懒洋洋地圈着她手腕翻了个白眼——明明是本大王的举口之劳,哼哼。

  彼此客气了几句,盈芳正要告辞,弄堂口急匆匆走来一人。

  “旭亚,你怎么样?陈旭明人呢?不是人的东西!连自己外甥看病的钱都要抢。等你姐夫回来,绝对要他好看!我就说上次那事就不应该放过他,这人太混蛋了,你拿他弟弟,他何曾拿你当姐姐?”

  “大姐。”看到来人,陈旭亚好不容易制止的眼泪又开始无声地流,边抹边说,“大姐我没事,今天得亏这位妹子仗义相助,没让他得逞。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算了不说这些糟心事,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说着,陈旭亚拉过盈芳向来人介绍:“大姐,这就是帮我抢回钱包的恩人,姓舒名盈芳。”转而又向盈芳介绍,“盈芳妹子,这是我干姐姐方周珍。”

  “方姐姐好。”盈芳颔首致意。

  “你好你好。”方周珍伸手和盈芳交握,越打量越觉得这姑娘面熟,不由脱口问,“盈芳家也在附近吗?我好像见过你。”

  盈芳笑着说:“我老家宁和的,几天前才来省城,这条路今天也是第一次走,大姐想必认错人了。”

  方周珍听她这么说,也就释然了,爽朗地说:“相请不如偶遇,咱们仨能聚在一起也是缘分,不如上我家坐坐,吃了中饭再回?”

  盈芳忙说:“谢谢大姐邀请,不过我刚和陈姐姐说了,我爱人住院,我是出来买东西的,还得回去照顾他。将来有机会,再找两位姐姐玩。”

  “也好。旭亚家就在前面,和我娘家隔了两条弄堂。我本来也住这附近,去年我爱人岗位调动去了海城,我只好夫唱妇随跟了去。”方周珍自我调侃了几句。

  三个女人都笑了。

  陈旭亚知道盈芳还要跑药店,还要买日用品,就不留她了,临别问:“军医院一般只面向部队人员,你爱人是哪个部队的?叫什么?”

  盈芳想了想,这应该不算什么机密,就如实说了。

  分开后,盈芳赶着去药店、百货大楼,一路马不停蹄。

  方周珍陪着陈旭亚回家,详细问了一遍事情经过,有感而发:“那姑娘是个善心的,换了别人,遇到这种事,躲避都来不及,哪会帮你捡钱包。”

  “是啊,本想请她上家里吃顿饭,她执意不肯,说要急着赶回去照顾爱人。我寻思着明天去医院看看她爱人。”

  “应该的。”方周珍点头表示赞同,“可惜我明天回海城,火车票已经买好了,不然我肯定陪你一块儿去。”

  陈旭亚笑睨着她打趣:“大姐真的是离了姐夫不行啊!回娘家才几天,就急吼吼地要赶回去了。”

  “胡说!”方周珍一本正经道,“明明是他离了我不行。”说完自己也笑了。

  “不过这次真的很感谢大姐,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还能找谁筹借。”陈旭亚抚着失而复得的手提包抿唇轻叹,“航航的病不能再拖了,可家里这副样子,恐怕要过好几年才能还得上……”

  “我催你还了吗?”方周珍责备地看她一眼,“当初结拜姐妹的时候,不是说好‘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吗?敢情你是嘴巴说说的,真遇到事就拿我当外人了,哼!”

  陈旭亚哭笑不得,心里被家人伤害的那一块空缺,此刻已然填满。

  “好了,我明儿就要回去了,安顿好航航,陪我逛逛?”

  “行!”

  盈芳买齐所需的物品,低着头急匆匆地赶回医院。出来时间有点长,也不知道病房有没有事。以至于没注意到医院门口有人正恶狠狠地盯着她瞧。

  “臭娘们!敢坏老子的事!看我不她丫的……”陈旭明扶着被纱布裹成团的左手手掌,“哎哟嘶——娘希匹!到底啥玩意儿啊,居然肿这么胖,疼死老子了……”

  “歪瓜明,你欠老子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上个月说这个月,这个月别又说下个月。别忘了,过了这个月十五不还,利息翻三番,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陈旭明对着盈芳的背影咬牙切齿地发了一番毒咒,转身就被债主堵了个正着。

  “怎么?借口生病了、受伤了就能欠债不还了?”说话的卷毛青年个头矮小,凶恶的气势倒胜陈旭明一大截。

  陈旭明立即换上苦瓜脸:“章、章哥,章哥您高抬贵手!我不是不想还,而是……都怪一个臭娘们儿,要不是她,我早就找章哥您还钱了。被她一搅合,钱丢了,手背还被啥虫子咬成大馒头。身上仅有的两块钱都贡献给医院了。章哥!章哥您要替我报仇啊——”

  见卷毛皱皱眉,似乎不相信,陈旭明再接再厉干嚎:“真的!章哥您相信我,本来我已经从我姐那里拿到钱了,半路上被个臭婆娘绊了一跤,钱包落到了她手上,转身还给了我姐。我因为手背又痛又麻,担心有毒,只好来医院打针,不信我打开给你看……”

  陈旭明当着卷毛的面,咬牙拆开了绷带,果然,左手手背又肿又红,而且已经蔓延到手腕了。

  “也不知道啥玩意儿,医生说伤口看着像蛇,可我没看到蛇啊,八成是有毒的虫子。真晦气!章哥,我的亲哥,你再宽容我几天吧。我手肿成这样,短时间也没办法出去上班……”

  “上班?你在逗我玩吧?”卷毛点燃一根半截烟,吞云吐雾地嗤笑,“这附近谁不知道你歪瓜明是出了名的懒汉。”

  “章、章哥……”一语被揭破的陈旭明,脸色一阵青一阵红,“那、那你说怎么办?要不这样,刚坏我事的臭娘们,也在这个医院,看她穿的不错,没准是只肥羊,不如……”他做了个手刀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