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89章 小金出“口”
  “要死了!那小子明明在老家结了婚,澳门赌博网站:还说老家离得远,回去一趟不容易,削尖了脑袋四处找关系,终于被他申请到了一套家属房,昨儿搬进去了。嘴上说想让他媳妇随军,背地里要是真的和女兵勾搭到了一起,这戏精彩了。嘿嘿嘿——”林大兵说着说着,贼笑起来。

  向刚听得都快要睡着了。

  林大兵不满意:“别啊!我特地请假来看你的,好歹给点反应啊。就算嗓子不能用,点个头、笑一笑也行啊……”

  说话间,护士进来给向刚输液。

  林大兵站起来让位,听到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不知又想到啥,憋不住笑出了声。等护士一走,忙不迭拉过凳子坐到床边说道:“还有件更好笑的事,二营花大力气训练的侦察鸽,听说少了两只,不知是被人偷偷射下来吃了,还是逃走了……”

  向刚闭着的眼皮微微一震,缓缓睁开来,口型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早上啊,我去食堂吃饭,碰到二营教导员,看他愁眉苦脸的,排队无聊嘛,随便关心了几句,他就朝我猛吐苦水。说他一直都反对野鸽训练成侦察鸽,因为太叛逆了,不容易驯服。可二营长不知被郭大头灌了什么**药,愣是坚持,说什么家鸽容易被敌方看出来,野鸽才容易躲避。哈哈!不愧是二营长,做出的决定就是二。”

  向刚若有所思地瞄了眼对面的行军床,两只鸽子……会那么凑巧吗?

  ……

  盈芳不是第一次来省城了,但军医院离张岳军家远,这附近对她来说挺陌生,但感觉很好。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感受着初春早上的寒意,沿着马路牙子信步往前走。

  其实军医院门口有公车直达药店和百货大楼,但这会儿时间还早,她想四处逛逛。

  忽然,一道人影飞快地从路口窜出,朝她所在的方向跑来。

  盈芳眯眼看去,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个子瘦瘦高高的,手里抓着个黑色的手拎包,边跑边往回看。

  “陈旭明!你个畜生给我站住!”

  男青年身后,一名二三十岁的女子气喘吁吁地冲出弄堂,却见抢走她包的弟弟已经冲至马路对面,快要看不见了,又恨又急,手捂着隐隐作疼的左腹,拼命喊:“那是给航航看病的钱,你不能拿走!你给我还回来!”

  瘦高个的青年喘了口粗气转头吼道:“你放屁!你那个干姐姐不是很有钱吗?随便问她借点,都够你儿子看病的了。我是你弟,跟你讨些钱用怎么了?你是不是陈家人啊你?”

  “你先停下!把包还给我!你要钱我会给你……”

  “嗤!你说我会不会信你?你真心要给,现在给不是一样?”男青年头一甩,加速往盈芳方向冲,快要擦肩而过时,蓦地怪叫一声,手提包掉在地上,一手按着另一手的手背,疼得单脚跳。

  跳了两下,蹲下去要捡包,被盈芳抢了个先。

  “你谁啊你!把包还我!那是我的!”青年气急败坏,一边呼着痛,一边作势要打盈芳。

  盈芳头一撇,侧身躲开对方的攻势,转身交给跑到近前的女子。

  “谢、谢谢!”女子气息不稳地向盈芳道谢,然后啪地甩了男青年一记耳光,眼里闪着泪花愠色道,“不成器的东西!外甥的看病钱都要抢,良心被狗吃了!”

  “姐、姐!”男青年吃痛地朝手背呼着气,“把钱给我!我手被虫子咬了,我得去医院看看,要是有毒就糟了……啊!好痛好痛!啊啊啊!肿起来了!姐你快送我去医院啊……”

  “够了!别再装了!”

  类似的把戏她看够了,也上过太多次当了。以前总以为好歹是娘家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可被伤过一次又一次之后,发现连着骨头的筋,已经腐烂了,若不再狠下心斩断,不仅自己,丈夫、子女,都可能遭殃。

  “陈旭明,从你上次在航航身上制造的伤痕,以及骗走我婆婆的养老钱,我就告诉自己,从今往后没你这个弟弟。不论你是真困难,还是假困难,都跟我没关系。你好自为之。”

  女子拉着盈芳,头也不回地离开。

  男青年痛苦地哀嚎:“姐!这次是真的!我没骗你!好痛好痛!我的手真的好痛!痛得快没知觉了……啊啊啊……谁来救救我……”

  “别理他。”女子上当次数多了,压根不相信。气呼呼地转身,拉着盈芳一路穿过马路。

  盈芳同情地回头看了男青年一眼。心里啧叹,小金出口,那绝壁不会只是一点点疼。即便不留毒素,也够他吃一壶的了。

  “刚刚那个,是我不成器的弟弟,让你看笑话了。”

  穿过马路,女主松开了盈芳的手,抹了把脸,无奈地苦笑:“我父母把他惯坏了,二十一岁的大小伙子,成天不上班,动不动就伸手问家里要钱。我父母工资有限,管他吃管他住,完了还要抠点出来供他玩乐,他却还不知足,经常跑我这儿打秋风,一次两次无所谓,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天是这样,这算个什么事?”

  “过年那会儿我狠狠训了他一顿,结果你猜他拿什么报复我?转身骗走我婆婆身上所有的钱,完了抱着我儿子出去,嘴上说带他玩,可当晚我给孩子换衣裳时,发现身上多处淤青,背上还有一条鞭痕,佩着的银锁也不见了。”

  “我冲去娘家质问,他耍赖不承认,还说我污蔑他。从那天起,我就发誓,再也不认这个弟弟,无论他将来日子好或坏,都跟我没关系……这次是因为我父母打电话跟我诉苦,让我借点钱给他,我没同意,他就闯我家来,把我筹来给航航看病的钱抢走了……”

  后来的事,就是盈芳看到的这样。

  女子捂着脸低声呜咽:“我不求娘家给我撑腰,但能不能别老拖这样的后腿……”

  盈芳轻叹了一声,不知该劝什么好,只能说家家都有难念的经。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