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88章 药膳鸽子汤
  只是没等王炊事帮忙搞来鱼或肉,外出觅食的小金先给她送来一份大惊喜——

  翌日早上,病房窗台莫名躺着两只昏死过去的野鸽子,肚儿还挺肥。

  鸽肉温阳,和当归、黄芪、枸杞、红枣等药材一起炖汤,能补元气,养气血,可谓是伤者最好的营养品。

  “谢谢你啊小金。”盈芳抚了抚绕回她手腕的小金,决定天不亮就去食堂拾掇鸽子肉。被人看到瞎举报,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架不住鸽子汤香啊,即便是焖在砂锅里,缝隙里溢出来的鲜香,让打着哈欠来上工的炊事员们一阵吸鼻。

  “小舒你锅里炖的什么呢?怎么这么香啊!”

  “我知道了!是搁了药材的鸡汤!对吧小舒?”

  “我看不像。比鸡汤要清淡些,香味也更醇。”

  “小舒你从家里带来了几只鸡啊,咋还没吃完?馋得我天天晚上做梦抱着鸡睡,头皮被啄得生疼也不撒手。结果醒来一看,我家熊孩子揪我头发呢。”

  “哈哈哈……”

  盈芳也跟着笑,打了几句哈哈,抱着砂锅溜回病房去了。

  向刚看她那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不解地挑眉。不是去食堂做饭了吗?怎么像做贼似的?

  盈芳将砂锅搁到餐板上,折回去关上门,想了想,还是把插销给插上了。

  “医生查房还要好一会儿,咱们先吃饭。”

  砂锅盖一掀开,向刚闻到一股散发着药材的鲜香,比鸡汤要来得清淡,却比鸡汤更诱人。

  这什么汤?

  他挑眉看她。

  盈芳有些纠结。告诉他这是鸽子汤吧,他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可囫囵几句蒙混过去又有点难。即便不让他看到肉,光喝汤,也能觉察出和鸡汤的差别。

  这时,隔壁病房的窗口传来吸鼻子的声音:“格老子的,到底哪个病房住着神仙?天天吃香的喝辣的,馋死老子了……”

  小俩口面面相觑,抖着肩闷笑。

  盈芳也不纠结了,拿过新买的白瓷碗,给他盛了一碗药膳汤,让他先喝起来,然后往汤里撕了半个蒸的蓬蓬松的白面馒头。馒头蘸汤,入口即化。

  向刚喝了一口汤,若有所思地往砂锅里扫了一眼,隐约看到一副纤小的骨架,无论是味觉还是视觉,锅子里的绝不是鸡架子。

  盈芳干脆当没看到。

  垂眼吃着自己的早餐,徐徐说道:“等查完房,我出去一趟,煮药茶的药材缺了一味。顺便去扯点布,手头有几张布票要过期了。”

  向刚低哑地“嗯”了一声,接着用口型说道:“路上小心。”

  经过一周的调养,针、药、药茶三者轮次补给,腿伤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痂了,换药的频率也从一天一次改成三天一次。声带也有所好转。

  不过医生说了,别在恢复过程中频繁使用嗓子,多养养,免得落下病根。偶尔的沙哑可以解读成性感,可若是一辈子都是那种沙哑到无力的腔调,那对一个军人来说,该多么沮丧啊。因此,盈芳坚持不让他说话,顶多回个“嗯”、“哦”啥的。

  鸽子汤一顿吃不完,盈芳盖上盖子,藏到了行军床的床底下。外头再用行李堵住,确保不会被人发现。

  医生、护士轮番查完房后,她把今天的药茶灌到热水瓶里,又倒了一杯放在床头柜上,叮嘱向刚记得喝,然后挎上竹篮出门了。

  昨晚睡前整理了一下手头的票,除了几张布票,还有不少工业券也快到期了,得趁早用掉。

  想着买点什么好呢?房子刚分下来,日用品还不齐全。除了刚来那会儿买了个洋锅和一套碗筷,其他的譬如牙膏、牙刷、毛巾、肥皂等消耗品都需要买……

  病房里,向刚赶在护士来给他挂针前,蹲在行军床前,拨出藏得很深的砂锅,打开看了眼,又放回原处。

  刚回到床上,林大兵一阵风似地跑进来:“小四,我回来了,你怎么样?有没有好点儿?怎么听老孟他们在说你失忆了?真的假的?脑震荡后遗症?”

  向刚摇摇头。失忆这事儿真不是他搞出来的。

  林大兵见他摇头,松了口气:“没失忆就好,不然还得重新自我介绍。”

  向刚一阵无语。

  “对了,你媳妇儿呢?不是说来了吗?”

  他前阵子出任务去了,昨儿才回来,听吴奎几个说向刚受伤住院,若不是太晚了没车来市里,昨儿半夜就想溜出来探望了。

  向刚指指外面,意即出去了。

  林大兵“哦”了一声,坐下来的时候,看到床头柜上的水杯,诧异地问,“这是茶还是药啊?闻着味儿怪怪的。”

  向刚指指自己的喉咙。

  “哦,澳门赌博网站:治嗓子的。对了,老孟几个说一开始你还失忆了,咋这么严重啊?不就去开个会吗?这是遇到劲敌了?”

  向刚摊摊手。

  老首长交给他的秘密任务,除了接头人以外,没人知道,包括师长都不知道。

  林大兵也就那么一问,继而说起这阵子部队发生的大小事:“我和老大调去了四团,你小子可不能减少跟咱们的往来啊?”非要等到向刚点头,才继续往下说,“马副师长确定要调走了,红头文件已经下来了,手头的工作也开始移交,那柳团这次应该会往上动一动。他一动,团底下也开始蠢蠢欲动。不过我琢磨着,最有希望的还是你。你小子好好干,前途光明着咧。”

  说着,拍了拍向刚的肩,又说:“于光辉那小子这段时间动不动往柳团办公室跑,大概是想赶在你伤好之前,往上动一动,然后好和你争那副团的位子。你说他是不是傻?你三年升两级我一点不惊讶,他小子三年升一级,特么我都想把脑袋割下来给他当猪头供。”

  “还有个事很奇怪。”林大兵出去了十来天,憋得慌,一回来就大唠各路八卦,唠得那叫兴致勃勃,“你还记得省军区文工团有个叫杜亚芳的女兵吗?昨儿很晚了,我还看到她来找于光辉。你说他俩别不是真成一对儿了吧?“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