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87章 不怕人组队来打劫?
  “没错!你把恩人得罪了,好好想想怎么弥补吧。”院长没好气地道。

  他老伴两年前的清明去南郊墓地给个已故朋友扫墓,不想半路犯病,身边跟着的人找村民问路没回,若不是向刚正好路过,送她去了就近医院,后果可想而知。

  罗秋兰撇撇嘴,心说早说不就得了。不说,她哪知道姑母的救命恩人那么年轻,还那么的帅气,让她一眼就沉沦了。

  院长看着妻侄女噘着嘴,被迫着去道歉,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去年年中那次,老伴来给自己送雨具,正好碰到送战友来医院的的向刚,拉他唠了会儿嗑。回来后越想越满意,不由起了撮合的心思。

  小向人不错,年纪也合适,不论年纪还是相貌,怎么看都和侄女很般配。本想找着合适机会把小伙子约家里吃顿饭,把侄女也喊过来,俩小年轻见个面的,不成想小伙子回老家养伤了。再次见面,居然说有对象了,就等着领证办酒。

  老伴儿为此遗憾了好一阵,连说这么好的小伙子,错过太可惜。

  可如今看来,不得不说小伙子的眼光好啊。倒不是他嫌弃自个的妻侄女,而是,相比小伙子自己挑中的媳妇儿,妻侄女无论气质还是胸襟,确实差上人家一截。

  病房里,小俩口吃过晚饭,盈芳收拾干净餐板,坐凳子上发愁。

  向刚好笑地拉过她,以手代笔问:不是没事了?

  “人家是医生,住院期间得罪医生,你确定没事?院长和你的交情再好,这种事上怎么帮?”

  向刚捏了捏她愁成苦瓜脸的粉颊:别想太多,本来就没什么事,人家爱说就让人家说去。你不是常说,被人说几句又少不了肉。

  盈芳杏眸圆睁:“这哪一样啊。我被人说说没关系,澳门赌博网站:可你不同,你”

  向刚捧住她的脸,将她带到自己的怀里,低头吻上了让他渴望许久的樱唇。

  盈芳讶然的低呼,被他如数含进嘴里。

  双臂被他箍着,挣不开,也不敢大力挣,唯恐碰到他腿上的伤。

  只好顺从地任他抱着吮了一会儿,直到他渐渐放松双臂力量,才得以推开他,蹦起来躲到门背后,揉着发麻的唇,羞恼地跺了两下脚。

  病房门恰好这时候被推开。

  盈芳蓦地僵住身子。

  罗秋兰见男人半坐在床上,似要起身,忙走过去问:“你需要什么?我帮你拿。刚刚的事情对不起,院长已经严厉批评我了,我、我是来向你道歉的。你能原谅我吗?”

  最后一句说的那叫委屈幽怨,说完还有意无意地撩了撩刘海,露出被手表砸出的红痕。

  向刚似笑非笑地瞟了门背后一眼,没理会罗秋兰的自说自话,拿过腋拐,撑着身子往房门口移。

  “你要去哪里?我扶你。”罗秋兰殷勤地迈着小碎步上前。

  向刚眸光沉沉地瞥了她一眼。

  正欲上前扶他胳膊的罗秋兰,讪讪地收回了手。

  向刚一步一步往门口挪。

  盈芳听到拐杖“笃笃”的声音,顾不得害羞了,急忙从门背后探出头:“你又要上哪儿去?伤了腿还这么不安分。”

  向刚瞅着她笑。

  罗秋兰尴尬地僵在原地。

  进来时见女人不在,心里还一阵窃喜。想说只要能和他独处,哪怕只是几分钟都可以。结果他那农村媳妇竟然躲在门背后。而他还特地走过去找她,这俩口子到底是在干嘛!

  她觉得再待下去,心里那股邪火又要乱窜了,只得说了句:“我是来道歉的,没别的事先走了。”趔趔趄趄回了值班室。

  护士台的值班护士见状,眼神古怪地对看一眼,压着嗓子交头接耳

  “听说是靠裙带关系进来的,动不动就发脾气,今儿踢到铁板了吧。向营长就是牛!”甲护士竖起大拇指。

  乙护士偷笑:“营长再牛,到了夫人面前就认怂了。我刚在水房那边,看到他一个劲地赔笑呢。”

  丙护士一脸好奇:“你俩啥时候和315病房那么熟了?”

  甲乙相视一笑。才不承认是被香喷喷的卤蛋收买的。

  向刚的伤势,目前看,至少还得在医院住上半个月。

  因此,盈芳让前来探病的吴奎等人,帮忙把寄放在部队的口粮,运了十斤过来,有大米、小米、白面。

  向刚的伙食有了改善添了道补气血的小米红枣粥。

  红枣去核碾碎,和小米熬的稀巴烂,不放糖就很甜,不用嚼就能吞。不过向刚对甜食兴趣不大,盈芳就每隔两天熬一次。

  食堂补偿她的黑鱼片的肉吃完后,拿自己的鱼票去国营菜场买了两条江鱼回来。只可惜鱼票就两张,还是邮局的李四婶和她换的。吃完就没了。鸡汤也只剩最后两勺了。住院的日子却还没有结束。

  见她一面搅着砂锅里的鸡汤粥,一面嘀嘀咕咕,王炊事纳闷地问:“小舒,你是不是遇到啥为难事了?要不介意的话,说出来我听听,看能不能帮上忙。”

  盈芳愁着脸说:“家里带来的肉快吃完了,鱼票也花没了,可我爱人至少还要再住五六天院,之后总不能顿顿白米粥或小米粥吧?那不得把人吃菜色啊。”

  王炊事听得一阵无语。

  心说放眼整座住院大楼,谁家不是大米、杂粮粥度日的?就你们家,一天三顿不重样不说,还鸡蛋、鱼肉、鸡肉、大红枣轮着来。说出去真怕人组队来打劫。

  想归想,嘴上自然不能这么说。

  “现在除了鸡蛋偶尔还能抢到几个,鱼啊肉啊很难买。我家离菜场不远,我让我儿媳妇买菜时帮你留意一下。有时候也有一些不要票的,就是价格要贵一些”

  “价格高没事,补身子要紧。”盈芳不等他说完就接道,当即从小荷包里抽出两张五毛,“这钱您拿着,要是不够,回头我再补上。”

  王炊事也没多说什么。黑市粮、黑市菜,本就比国营店里卖的贵,别看一块钱挺多,搞不好就够买两条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