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85章 回报
  “什么!”杜亚芳惊得顾不上掉眼泪了,“谁那么大胆,连你都开除?”想她上次跟个乡巴佬打架,回到单位也就被团长训了几句,给了个警告处分、降了一级,并没说要开除她,还是说——“哥你惹到什么大人物了?”

  “谁知道啊。反正院长插了一脚。你也知道,哥进了食堂后,往家弄了不少好东西。借着今儿这个事,院里狠狠发落了我一顿,把我撵出来了。往后还不知道哪个工厂要我呢……唉,娘和你嫂子还不知道,你先别嚷出去,免得两个大嘴巴控制不住往外说,被人听了看笑话。”

  “那怎么办!”杜亚芳急得团团转。她还想靠着肥差的大哥,多囤点米面、蔬菜,好把婚事办得妥妥帖帖。

  杜成鸿没好气地哼道:“办喜事不该男方出钱吗?你着啥急?要是连这都我们家搞定,男方还以为你恨嫁,以后还不被你婆家看轻啊。你以前一向挺傲,这个事上怎么这么蠢啊?不就个副营级干部么,军医院里进进出出那么多领导干部,副营算个屁!”

  “行啊,那你给我找个更靠谱的啊。反正我上半年一定要嫁人!”杜亚芳大为光火,砰地摔门走了。要不是被于光辉搞大了肚子,她至于这么着急么。

  现在问题是,她着急、于光辉不着急。催了几次才慢吞吞地说,没有结婚证明,部队不给分房。有家属的营级干部都分不过来,更何况是他。

  她怕夜长梦多,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不好遮掩,只得委屈自己,先把证领了,然后找部队领导走个后门,搬出爷爷的名头,不相信领导不卖她这个面子。等房子拿到手,再谈彩礼、喜酒的事吧。

  杜亚芳急吼吼地跑部队催婚去了。

  盈芳回到病房,见又有大人物来探病了。是七一三部队的常驻领导陈师长,以及包括柳志明在内的五个团长。

  除了柳志明,其他都不认识。

  “小舒啊,在这里住的习惯不?听护士长说,小向晚上不挂针,要不晚上住我家去?硬邦邦的行军床,窄么又窄,躺着多不舒服。白天病房离不了人,晚上要是再睡不好,哪来的精神?”

  趁师长和向刚说话时,柳团长踱到盈芳旁边关切地问。

  盈芳笑着婉拒:“谢谢柳团长的好意,还是不麻烦您了。医生说这几个晚上是关键期,伤口万一感染容易引起低热。我还是就近看着他比较放心。而且晚上这边挺安静,睡眠质量比较好。”

  听她这么说,柳团长也就不再坚持。

  盈芳询问的眼神投向向刚。

  后者打从她进来就一副慵懒的姿态靠在枕垫上,目光随着她转。确定他这会儿没事,便不管他了,由他们聊去。兀自忙着分拣草药、估足量后放入洗干净的新洋锅里,加水浸泡。晚点儿找个旅馆借灶头熬药茶。

  草药浸泡好之后,她抱起问食堂借的锅碗瓢盆,下楼了。

  还没到食堂,就见王炊事急急出来相迎:“小舒啊,中午的事已经解决了。主任说了,你只管借用后厨的灶头,大米、白面有啥缺的,也尽管拿去用,手头宽裕了再还回来就是了。来来来,你是不是要给你爱人熬粥?早上剩下的鸡汤我给你放好了,另外要不要熬个豆腐羹?今儿食堂有豆腐。桶里那鱼,是主任吩咐补偿你被偷的鸡腿的……”

  盈芳:“……”

  王炊事年纪虽说大了,但架不住有一颗年轻八卦的心啊,没等盈芳开口问,就将下午查实、发落的情况一五一十说了一遍,末了干笑着挠挠头:“谁也没想到,小杜那人看着老实巴交,心思竟然那么黑,敢把手伸到采买这一块不说,还贪了那么多……也没想到院长行动起来那么雷厉风行……”

  盈芳这下听懂了,敢情她的鸡腿帮医院揪出了一只超级大米虫。

  而对她来说,最大的回报,就是可以继续借用食堂的灶头,不用再出去另寻开火的地方。且经这一事,炊事员们对她的态度不要太好,轮流过来问要不要帮忙。

  “小舒,晚上给你爱人炖什么好吃的呀?还是鸡汤粥吗?”王炊事收了盈芳送的野鸡蛋,心里过意不去,这不趁空回了趟家,拎了两斤白面、一斤玉米面过来。

  盈芳点点头:“他这几天嗓子不适,吃不了干粮,只能喝点流质。”

  “那也不用炖炖米粥,调点面糊熬点羹也不错。”

  盈芳笑着说:“今天就算了,改天再给他换口味吧。”

  米都放下去了,由不得他挑嘴。

  至于自己,照例问食堂买了个粗粮馒头,就着鸡汤、夹着家里带来的肉酱,也算是一道很不错的晚餐。

  粥熬好,食堂大厅陆陆续续有病人或家属进来排队打饭,盈芳端着锅子,从后门绕上楼梯。

  病房里,向刚架着伤腿,双臂交叉脑后,百无聊赖地瞪着天花板。

  看到盈芳进来,剑眉弯了弯,帅气的脸,立刻添了几许柔意。

  “柳团他们走了?”

  盈芳上楼时还想,若是那些领导还在,是不是得请他们去食堂吃一顿。瞟了眼床头柜,老大一网兜的水果、罐头呢。

  “嗯,下午有个会议。”不然也不会集体过来看他。向刚挠挠她手心,“出院以后在新家请他们吃顿饭吧。”

  盈芳点头:“也好。”

  既然就他们小俩口了,“那开饭吧。”

  把砂锅放在餐板上,打来一盆水,掺上热水,伸手进去不觉得冷,拿毛巾绞了绞,递给他擦手。

  男人没接毛巾,而是指指走廊方向。

  盈芳叹气,这货又要她搀扶着去厕所了。

  听护士说,她不在的时候,他借助腋拐进出病房走得可溜了。回来之后,倒反需要她搀扶了,简直跟个孩子似的。

  “厕所那么远,要不用尿盆吧?”她忍不住提议,“进进出出万一擦到伤口,岂不功亏一篑?”

  向刚绷着俊脸,面无表情地口型说道:不要。

  让媳妇儿捧着尿盆,伺候他撒尿,他怕老二从此再也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