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79章 来了就别回去了
  那两只不知是“晕车”还是被小金的威压吓晕了的山鸡,今晚就便宜它们睡病房了,明儿一早拿去食堂料理。 免得醒过来乱扑棱或是到处拉屎。

  “笃笃笃。”向刚手指敲了敲床边的护栏,示意盈芳喊护士。消炎针挂完了。

  护士来换了一瓶针,又给量了体温,见没异样,面色不愉地斜眼叮嘱:“陪床的家属最好别换来换去,注意事项我们一开始就和你们家属说了,就算换人陪,也请交代清楚,别给医生和护士增添工作量。”

  盈芳一脸懵逼。

  她给谁添工作量了?

  不就是针挂完了喊护士来拔针换针吗?

  难不成这还是家属的活?

  早知就不喊护士了,想她也是当过护士的人好伐,又不是不会。还不是想着这里是省城军医院,大医院里规矩多,这才没亲自上阵。

  给她们脸,她们自己不要,那就休怪她不客气。

  于是,今天最后一瓶针挂完时,盈芳眼明手快地拔了针,拿了枚床头柜上消毒用的棉花球,按上针眼的血口子,然后将空空的盐水瓶送还护士站,笑容明媚地握着值班的小护士手说:“放心!以后号房的患者,都我来陪护,这点小活我自己搞定,绝对不会给你们增添工作量。”

  值班小护士看傻了眼。

  向刚捶床闷笑。

  “这里的人真奇怪。”盈芳打了份熬化了的病号粥回来,晾凉了喂向刚喝,顺嘴咕哝,“找护士吧,她们嫌烦;不找我自己来吧,又骂我多事。还说什么拔断了别找医院。不就拔个针么,搞得好像大手术似的,还是省城大医院呢,咱一个公社小卫生院出来的,都比她们干脆利落。”

  向刚捏捏她的手,无声说:“别理她们。”

  “我才不理她们。对了,这盒饭谁给你打上来的呀?不知道你现在只能喝汤吃粥吗?这么干的糙米饭,我都咽不下。给你打饭的人是不是存心的?不想让你喉咙好起来?”

  向刚笑呛了。

  “喝几口粥还能呛到?”盈芳横了他一眼,拿过毛巾给他擦嘴巴。

  向刚一把握住她娇软无骨的小手,含笑凝视着她,在她手掌心写字:真高兴你能来。

  “咳。我那不是收到你部队的电报嘛。”被他温柔的笑眼盯得耳根发热,悄悄移开视线说,“上次不是说四五月份随军吗?这都四月份了,你不去接我,我只好厚着脸皮自己来了。”

  向刚上扬的嘴角,漾开一抹动人心魄的笑,继续在她掌心写字:来了就别回去了。住房分配下来了,钥匙也拿到了,等我出院咱就搬新家去。

  “那不行。”盈芳正色道,“老金还在家呢。你没给我通行证,我没法带它一道来。还有泡好的人参酒、大部分口粮、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澳门赌博网站:我一个人拿不了那么多,还等着你陪我一块儿去取呢。”

  向刚含笑点点头。意思是说:等他伤好了,陪她走一趟。

  小俩口你侬我侬聊得正欢,病房门再度被推开。

  “向大哥。”被吴奎拎出去又不死心折回来的姑娘,咬着唇一脸无辜地站在门口,“我、我真的没有他们说的意思,我就是想感谢您。虽然这位姐姐来了,但我看她风尘仆仆的,肯定需要好好休息,要不今晚还是由我照顾您吧?”

  盈芳秀眉轻挑,转头看向刚。

  向刚安抚地笑笑,在她掌心写道:顺手救的人,怀疑是特务。

  盈芳横了他一眼,无声询问:嘚瑟吧?这么漂亮的姑娘哭着喊着要照顾你。

  “咳。”向刚忍不住咳了一声,不慌不忙地继续写道:别听她瞎说,晚上我没让人陪夜,打上来的饭又不能吃。要是你不来,我今晚指定饿肚子。

  盈芳轻哼了一声,这才放过他。朝那姑娘看去:“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爱人不习惯外人照顾。你要真心想感谢,称点新鲜水果、鸡鸭鱼肉啥的过来表表心意,我不会拒绝的。”

  “你怎么能……”那姑娘一脸的不可置信。哪有人这么直截了当讨恩情的?果然是个乡巴佬,救命之恩居然拿这些个东西来取代。幽怨地瞥了向刚一眼,“别以为向大哥不能说话,姐姐你就能这么胡乱替他做主了。”

  “咋不能做主了?我们家我说了算。是不?”盈芳拿胳膊肘撞撞笑意盈眼的男人,磨牙嚯嚯:看戏看上瘾了?

  向刚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表示认可媳妇儿的话。

  那姑娘一时语塞,随即嘤嘤一声,捂着脸跑了。

  盈芳清了清嗓子。还以为多难缠呢,结果才抬出水果和鸡鸭鱼肉,就扛不住跑了。救命之恩连这些东西都不值?

  “算了,咱不差这点钱。明儿我去给你弄点新鲜果子来,挤点果汁或者炖点水果羹给你润润喉。”

  向刚忍不住又想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以前咋没见你这么多笑?”盈芳斜睨他一眼,起身去倒洗脸水。

  看她在昏暗的灯光下忙来忙去,脸色越发柔和。

  想到被小媳妇几句话吓退的可疑对象,向刚神色一凝,这次应该能顺藤摸瓜探到点有用信息了吧?

  医院大门口,隐在夜色里的两名侦察兵,看到目标出现,彼此打了个手势,一前一后跟了上去。

  十分钟后,目标在一座陈旧的四合院前停了下来,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跟踪,有节奏地叩响院门。

  院门吱呀开启,目标闪身进去了。

  紧随而来的侦察兵,一人留守,一人越墙而入。

  烛火摇曳的室内,传来一男一女低声对话:

  “……他妻子来了,拿我当第三者呢,几句话就把我撵出来了。接下来还要再去医院吗?”

  “怎么能不去呢?防御方案和作战计划都没拿到,只能从他入手。这次任务攸关我俩的前途,决不能空手而返。”

  “可他油盐不进,是个难缠的角色。我都牺牲色相了,还是没办法突破。”

  “哦?怎么个牺牲法?这样?还是这样?”窗纸上映出两道纠缠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