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78章 媳妇儿一来就秀恩爱
  “真是不好意思,澳门赌博网站:我只打了向大哥的饭……”那姑娘说。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吃过了才来的。”孟柏林忙摆手,想了想,忍不住补了一句,“谢谢你帮忙照顾向营长,等嫂子来了,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嫂子”二字一出,不仅那姑娘愣了,向刚也愣了一下。

  莫非上头通知家属前来照顾?否则媳妇儿怎么会来?

  他定定地看着孟柏林,想要多听些媳妇儿的情况,却被打断了。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谢谢向大哥的救命之恩。”那姑娘害羞地绞着衣摆说道,“再者,向大哥不曾说起他结婚了呢。”

  哎哟我去!孟柏林和秦益阳对了个眼神,这姑娘魔怔了吧。

  向刚也是一口老血。

  尼玛老子结没结婚,需要跟你个外人报备?

  还有,从十四岁离家至今,刻意营救的也好、顺手搭救的也罢,总之救过的人多了去了。要是每个都跟她似的,生活不得乱大套啊。

  那还不如不救。他恶狠狠地想。

  “咦?柏林和老三也在啊,早知就和你们一块儿来了。”吴奎提着俩竹壳热水瓶进来。

  病房里只提供一个热水瓶,医院为了省点煤,下午四点以后,锅炉水就不烧了,春暖乍寒的三月,早晚洗漱一壶水哪够啊。于是特地从部队带了两把过来。

  放下热水瓶,见气氛怪怪的,疑惑地看了大伙儿一眼,蓦地想到什么,扭头看着向刚,笑眼眯成一条缝:“是不是都在说你媳妇儿的事?暂时想不起来不要紧,相信弟妹不会介意的,要不然也不会来了。你该担心的是,看到你这副样子,别把病房淹成大海才好……”

  “老大,你的意思是弟妹已经来了?”孟柏林激动地问。

  “是啊。我找教导员商量工作时,听到柳团在办公室接电话,是刚子老家的公社书记打来的,说是上午九点的火车,柳团马上安排人去接了,想来这会儿应该到驻地了……”

  “怎么去驻地呢?应该直接来医院啊。”孟柏林跳脚,“一来一去多耽搁时间。营长这儿可急需人照顾……”

  话没说完,只听走廊那头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一听就是女人在小跑。隐约又听到谁在喊“嫂子”,孟柏林几个不约而同地直起身,想说没那么凑巧吧,说曹操曹操到。

  下一秒,盈芳推门进来,夹进来一股似暖还寒的春意。

  “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她委实没料到病房里有这么多人,以为这个点就向刚一个呢。听去火车站接她并送她来医院的小兵说,向营长住的是单人病房,首长特批的。因此想也没想,直接推来了,哪知来了这么多人,不禁有点脸红。

  向刚看到她,眼底盛满笑意,抬起不受束缚的右手,朝她招了招。

  吴奎几个都看瞪了眼。

  卧槽!不是说失忆了吗?失忆了能有这反应?

  盈芳扔下大包小包,跑到床前,想碰碰他,又怕他疼,眼里泛起水光:“怎么伤得这么重啊?”

  向刚用右手握住她,大拇指在她手背上摩挲了一下,神奇地安抚了盈芳此刻近乎暴走的心情。

  “嫂子你别太难过。相信有你的照顾,营长的伤,很快会好起来的。”孟柏林豪气冲天地拍了拍向刚那唯一没受伤的右腿。

  秦益阳也说:“总的来说还算运气,就是声带受损,这几天恐怕开不了口。腿伤目前看来恢复的还不错,医生说没发炎,隔一天换一次药,拆线还要等几天。嫂子这趟来带着换洗衣裳吧?”

  盈芳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上趟去部队,这两人貌似喊的是弟妹,这趟怎么变成嫂子了?

  不过这会儿没工夫理这些,当即点头:“带了。虽然你们没在电报里明说,但想想这么着急地让家属来,多半是受伤了需要照顾。没大碍就好,接下来好好养着,医生没说能下地之前,你不许给我下床。”后面一句是对向刚说的,黑曜石般的眸子,燃着一丝怒火。

  向刚握了握她的手,嘴角扬起一抹温和的浅笑。

  “弟妹来了,咱就放心了。晚上还有集训,都回去吧。刚子你好好养伤,哥几个明儿再来看你。”

  看到手握手、不分开的俩口子,吴奎忍不住抽了一下嘴。失没失忆回头再议,继续待下去,他20的好视力,要被这明晃晃的秀恩爱闪瞎了。

  “等等。”盈芳想到啥,挣开男人的手,拿过包袱,把出门前做的一笼野鸡肉蘑菇包拿出来,夹了四个在饭盒盖上,其余的和剥壳的卤蛋还有腌了几天的猪獾肉一起交给吴奎,让他分给常来探望向刚的战友们吃。

  吴奎几个起先不肯收。

  “刚子养伤需要营养,还是留给他吃吧。”

  “他有呢。我从家里带了两只活鸡过来,明儿借医院的食堂炖个鸡汤,给他补补。咸肉他伤着,暂时还吃不了,再者我这还有呢。包子我做了一大笼,本来就是给兄弟们尝鲜的。鸡蛋我也带了很多过来,这些你们拿去吃。别客气!真的!”

  “那我就代兄弟们收下了,谢谢弟妹!”

  吴奎憨笑着抱着包裹,推了推秦益阳两个,麻溜地撤退。当然没忘拉走角落那个自怜自艾、幽怨非常的姑娘,顺手带上了门。

  病房门一关,室内安静地能听到输液的滴答声。

  盈芳看了他一眼,没理他那欠揍的笑容,自顾自地收拾起行李。

  百八十斤的口粮和大部分药材,让接送的小兵拉回部队的传达室临时寄放了。

  病房里一没炉子二没炭,扛来了也没用武之地。倒是两只山鸡,她给拎来了,借用一下食堂的灶具和锅碗瓢盆,给他煲个药膳鸡汤补补身子,隔几天才炖一只,想来没问题。

  除此之外就是换洗衣裳和日用品。

  环顾了一圈病房,单人房就是这点好,除了病床,还有一张供陪客休息的行军床。

  盈芳麻溜地展开行军床,挪到窗下,靠墙摆正。行李之类的塞进床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