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77章 关心则乱
  盈芳干笑着解释:“都是一些占体积的草药。 再者马上要随军了,顺道捎些往后要用的轻便家什过去,省得下趟东西多拿不下。”

  “也是啊。”向荣新想想是这个理,点头上前,“那你放下我来背。”

  “谢谢荣新叔,我自己来就行了。别看堆头大,分量其实还好,我能行。哎呀要开船了,荣新叔咱们赶紧走吧!”

  盈芳说完抢先往船上跑。

  开玩笑!包袱下面可是实打实的口粮,大米、小米、白面,加起来足有百八十斤,被书记发现,不得当她是怪物啊。

  向荣新看她跑得飞快,还以为真像她形容的,那堆头中看不中用,也就由她自个背着了。

  时值阳春三月,不年不节又恰是春耕农忙的时候,火车站里的旅客并不多。

  火车进站时,候车室里依然寥寥没几个人。

  “书记,我这就上车了,您回去吧。学校那边,还得劳烦您给我去请几天假。”

  也许要一直请下去。盈芳心里腹诽道。因为向刚说过,这趟回来他就接她随军,随了军自然不能继续再在宁和上学了。

  “好,好。路上小心,到了记得往家里发个电报。”

  挥别书记,火车哐当哐当地驶离月台。

  盈芳悬着一颗心,盼着快点到省城,快点看到无恙的他……

  ……

  “你说向营的媳妇儿到底收没收到电报啊?收到了会不会以为是恶作剧?”

  孟柏林哥俩儿好地搭着秦益阳的肩,并肩往病房走。

  “要是不来的话,岂不便宜那女的了?真把咱们向营长拿下了咋办?哎呀越想越着急……”

  “你现在真的很像一种人。”秦益阳朝他咧咧嘴,露出两排大白牙。

  孟柏林心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挡不住嘴巴比脑子快:“哪种人?”

  “太监。”秦益阳吐出两个字,继而哈哈大笑,“因为皇帝不急太监急。”

  “嘿!我说你小子有病啊!我这是关心,关心懂不!”

  “关心则乱。”

  “可现在已经乱成一团麻了你不觉得吗?”眼瞅着病房快到了,孟柏林压低嗓音咕哝,“见过出任务挂彩的,没见过挂彩加失忆、屁股后头还跟了个非要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的漂亮姑娘的,啧!简直跟戏文里演的似的……”

  “行了,等嫂子一到,那姑娘就会不退自败。现在有她照顾不也挺好的?就咱们几个大老粗,你想怎么细心照顾?没见医生都皱眉了,宁可咱们不来探病。”

  “那万一不来呢?”孟柏林头疼地龇了龇牙,话题似乎又绕回了原处。

  “那就想办法让她来。”秦益阳话音落下,抬手推开了病房门,“刚子,我和柏林又来看你了。”

  向刚仰躺在病床上,胳膊上挂着点滴,左腿从大腿到小腿包成了一个长勺粽。门开的一刹那,就已睁开深幽的黑瞳,目光犀利。

  见是秦益阳两个,锐眸轻敛,指指窗边的凳子,示意他们坐。

  此次出差,他肩负着明里暗里双重任务,明面上是去南城参加会议,暗地里是和南城军区指挥官碰头并转交老首长亲自拟定的《关于南部边境的防御及作战方案》。

  没想到初入边境就被盯上了,对方为夺取他身上的加密文件,多次与他交锋。屡次截堵夺取不成,那边的大佬约莫恼羞成怒了,不惜暴露己方位置、于人头攒动的民族街策划暴|动,若不是他抽身快,很可能被不明真相而愤起的民众堵死在十字街头。

  可到底受了伤,还吸入了大量的麻烟——当地特有的一种烟草,没吸过的人一旦吸食,重则昏迷不醒、轻则出现幻觉。他虽没接触过,却在军校时听教官讲过。

  因此,察觉自己吸入了大剂量麻烟、眼前开始出现幻影时,向刚不带考虑地抽出匕首刺了大腿一刀,疼痛能助人回到现实。

  一旦视野模糊,就这么刺自己一下。仅存的意识,只够避开大动脉以及膝盖骨等关键部位,一直撑到南城军方收到他留的暗号派援兵赶到才眼前一黑、彻底晕厥。

  人除了腿肉模糊倒没什么大碍,可声带受伤,导致无法出声。什么时候恢复还是个未知数。

  苏醒的一刹那,让他有片刻怔忪,以致被首长们误会,以为晕厥时撞上石头导致脑震荡失忆了,隔三差五派人来问他“还记不记得我”此类幼稚的问题。几次三番想纠正,都被医生护士按在床上,生怕他太激动了扯到伤口。

  “听医生说腿伤恢复的不错,天冷没发炎,要不了多久就能痊愈。”秦益阳倚着床腿,笑吟吟地看着病床上的男人。

  向刚朝他点了一下头。没办法,澳门赌博网站:喉咙发不了声,可算是尝到了哑巴的痛苦——有口难言啊。

  孟柏林打从进门就在左顾右看。

  秦益阳抽了抽嘴,抬脚踹了他一下:“找抽哪!”

  “找那女的啊。铁头不是说那女的眼泪汪汪地说动柳团留下来伺候咱向营呢嘛。人咧?跑哪儿去了?这都饭点了,别不是自己大吃大喝去了,留向营在这喝冷风?”

  向刚冷冷地瞥了孟柏林一眼。

  孟柏林暗骂了一声见鬼,瞪着同龄大眼问:“刚……咳、营长!你别不是真和她……咳咳咳,秦益阳你老踹我干啥!”

  “你蠢啊!”

  “我!我这不是拼命想抹杀向营对那女人的好感嘛。他在老家有媳妇的!万一,我是说万一,被这女的三言两语外加几滴猫尿打动了,回头怎么跟他媳妇儿交代……”

  “向大哥!我给你饭打来了!”

  病房门再度被推开,一名年轻秀丽的姑娘捧着饭盒笑盈盈地侧身进来。

  孟柏林未说完的话像是硬生生添上了一个标点符号,戛然而止。

  姑娘似乎没料到病房有人,愣了愣,继而红着脸,俏生生地说:“我记得你们,你们是向大哥的战友吧?真的非常感谢你们时常来看他。”

  秦益阳和孟柏林生生呛着了。心说你道什么谢!你跟他有一分钱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