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76章 去探个亲
  李寡妇泄愤地说完,转身跑进一条比较窄的小弄堂,舒建强斜着身子跑不快,到底把人跟丢了。

  何况到了江口埠的地界,他也不敢乱来。李寡妇一到家就给院门上了栓,总不能隔着院子大声喊、嚷得人尽皆知吧?

  舒建强蔫头耷脑地回家,舒老太还在骂骂咧咧。

  “娘你少说几句吧!有你这张嘴巴在,俺想再找个知冷知热的媳妇儿,都没人敢嫁进来。”

  这好了,捅了马蜂窝了。

  舒老太歇斯底里地痛斥儿子:“翅膀长硬了,嫌弃俺这个老娘了?行啊!俺去死!俺死了就没人碍你眼了!”

  说着,澳门赌博网站:冲到河边嚷嚷着要跳河。

  舒建强好说歹说才把她劝回来。不曾想,跟在后头跑出来的舒宝贵,失足掉进了河里。所幸救得及时,好悬没闹出人命。

  但也把舒老太娘俩吓得够呛。老舒家眼下唯一的命根子,要是就此出点啥事,那可真和断子绝孙没两样了。

  这事儿一出,舒老太老实不少,至少这几天都窝在家里、寸步不离地守着大孙子。

  眨眼,清明就在眼前。

  “刚子还没从南城回来?”

  礼拜六傍晚,见盈芳仍是一个人回来,张奶奶关心地问。

  “想必事情还没办完吧。”盈芳安抚道,转而岔开话题,“清明学校不放假,我想明儿就去扫墓。”

  “也行。你师傅前儿摘了不少艾蒿,吃过饭焯一下水,多少蒸几个清明果带去。明儿去的人不会多,我同你一块儿去。既然嫁了人,无论刚子在不在,向家那边的坟头,也该去扫一扫。”

  “好。”

  这几年,上头出台了一系列文件,虽没明文禁止扫墓,但从一些个烧纸钱被抓、撒纸钱挨批的系列事端中,多少明白当前政府并不欢迎活着的人大肆祭奠死去的人。

  所谓扫墓,其实真的就是拿把锄头除除杂草,或是给坟墓加固一下,免得风吹日晒下土石松落、露出棺木。

  次日一大早,盈芳挎上竹篮,提着锄头和犁耙,和师娘一起去了后山的坟地,分别找到养父母和向家先人的墓碑。

  趁今儿就她们两人来墓地,盈芳拿出篮子里的清明果、养父母坟前一盘,向家先人坟前一盘。清理干净杂草的坟包上插上白蜡烛,点燃三根长香。

  香烟萦绕,看着碑上的名字,盈芳有片刻怔忡。

  “盈芳!盈芳!”

  山脚下传来邓婶子的呼唤,听声音似乎不止邓婶子一个。

  “咋地了?”张奶奶迈着小脚跑过去,不忘回头叮嘱徒弟,“赶紧把东西收起来。”生怕再出意外。

  盈芳心领神会,迅速灭了蜡烛长香,飞快地将两盘清明果倒进干净的竹篮里,盖上盖布,提上农具正要沿另一条道下山。

  却见邓婶子和张奶奶一前一后地上来。

  “盈芳丫头,刚子部队拍来电报,让你带换洗衣裳赶紧去一趟。”

  “出啥事了?”盈芳面色一凛,刚放下的心复又提了起来。他不是去南城了么?莫非这趟任务很危险?害他受伤了?

  这么一想,心慌意乱,差点被杂草绊倒。

  “别慌,也许是我们想岔了。”张奶奶安慰她,“左右收拾好行李了,明儿就去吧,就当去探个亲。学校那边要不劳烦书记帮你跑一趟请个假?”

  “这没问题。”邓婶子忙道,“盈芳你收拾收拾,明儿让老向送你去火车站,完了他再去趟学校。你到部队后,不论刚子有没有事,都拍个电报回来跟咱们说一声。”

  “好。”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盈芳就醒了。

  前往省城的火车没这么早,可就是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起来烙点鸡蛋野菜饼、蒸点包子花卷。

  二金虽然不会说话,但会感知。大约看她从昨儿起一直心绪不宁,很早就从地道上山,逮了两只活山鸡回来。

  盈芳在灶房忙碌时,老金吭哧吭哧地把那两只浑身绕满藤条、除了咕咕咕叫再无法动弹的山鸡,叼进堂屋门口那一只准备放行李包袱的大竹筐。

  盈芳忙完灶头的活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好笑不已。

  “老金,你这是干嘛呢?”

  “嗷呜。”

  “想我带去给刚子哥补身子?”

  “嗷呜。”

  盈芳笑着顺了顺它油光发亮的金毛:“那行,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不管手受没受伤,他一个大男人,天天经受高强度的训练,确实需要熬点鸡汤补补身子。不过这一趟,我没法带你走,你独自在家没问题吧?”

  “汪!”老金昂首挺胸,似是在说:老子军犬王,老子怕过谁?

  小金扫来一记轻飘飘的眼神,军犬王立马认怂,趴伏在地,舔了舔盈芳的鞋背。

  盈芳痒得咯咯笑,拍开老金的头,让它到一边玩去。忙了一早上,是时候启程了。

  “老金,委屈你独自在家待几天。下趟我会带上你的乘车证明,这样咱们就能一块儿去省城落户了。我不在的时候,师娘每天都会过来给你喂食,你别不吃。无聊了就上我娘家溜达去,顺便帮我看着些不懂事的鸡鸭……”

  盈芳嘴里絮絮叨叨地叮咛着老金,不管它听不听得懂。

  同时背起一箩筐口粮,筐上叠放着两个大包袱,一个装着换洗衣物和日用品,另一个大包袱套小包袱,小包袱里的是吃的,大包袱里的全是药材,以备不时之需。

  老金围着她呜呜转了几圈,而后错开几步,大马金刀地往院子里一坐,双目炯炯地望着盈芳,似乎在和她保证:放心!有老子在,家里不会有事。

  盘于筐底的小金打了个哈欠。墙角的草丛里,窸窸窣窣游出几条蛇。

  盈芳定睛一看,喜上眉梢。

  “小斑!你们苏醒了?”

  “丝丝”

  小斑三兄弟吐着蛇信冲她打招呼,而后两兄弟游出向家院子,借着墙角郁郁葱葱的杂草遮掩,一路往北,最终游入盈芳娘家。

  盈芳为此心定不少。

  约定时间一到,向荣新已经在码头等着了。

  看到她背着一个比她人还要高还要大的箩筐出现在码头,惊得咧了一下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