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73章 碧叶白米糕
  有了小金的加入,掏起野鸡蛋来不要太迅速。

  眨眼工夫,就把野鸡下在附近草丛里的蛋捡到自个背篓里了。

  让二金驮着竹筐,从地道回家,盈芳则沿原路回去。答应了山脚那帮孩子给他们奖励的,可不能食言了。

  奖励是一人一枚野鸡蛋和一捧三月泡。也就是刺泡,只不过三月份的最鲜最嫩,颜色有黄有红,看着很喜人。

  孩子们着实惊喜了一把,谢过盈芳后,扛着采满蘑菇野菜的小背篓,飞也似地往家奔——向家长显摆他们今天的收获去了。

  盈芳失笑地摇摇头,提起背篓,又在附近采了些草药,才心满意足地回去。

  路过师傅家,留下草药、十几枚野鸡蛋和能做两碗凉拌菜的冰草,婉拒了师娘留下来吃饭的邀请,回了家。

  一来傍晚就要回学校了,包袱还没收拾。

  二来嘛,家里赤豆、芝麻还有不少,想做些豆沙馅儿和芝麻馅儿的白米糕,带给老大爷家的俩孩子尝尝,中午就在家开火了。

  赤豆昨天就浸下了,今天早上蒸熟后碾成细沙,芝麻焯熟了拿擀面杖碾碎。糯米粉和大米粉是年前磨的。吃了一碗鲜蘑菇和嫩荠菜煮的鸡蛋面疙瘩后,开始着手做点心。

  糯米粉和米粉以一比七的比例混合,加温水揉成面团后盖上干毛巾放一边饧,这边开始拌馅儿。

  豆沙馅简单,碾好的细沙沥掉水分后直接拌白糖就行了。芝麻馅儿除了拌白糖,还加了几勺熬化的猪油,将芝麻拧成团后,再甩成一颗颗小狮子头似的芝麻球。

  馅儿准备完毕,面也饧好了,面团扯成大小均等的剂子,压扁后,裹上馅儿,合拢后拿师傅家做月饼的模具,压出一面花,放到蒸笼上大火蒸五六分钟,表皮白糯、内里香甜的白米糕出炉了。

  盈芳问师娘借模具的时候,顺便讨了几张去年端午包粽子、完了洗干净晾干收起来的箬竹叶。热腾腾的白米糕从笼屉转移到箬竹叶上,放凉后,拿刀切开,每一块白米糕底下都垫着一小片粽叶,拿着吃不粘手、临时放一下也不怕脏。

  还模具时,给师傅师娘送去了几块。

  “你这丫头真会动脑筋,月饼模具到你手上,还能有这用处。”张奶奶尝了一块甜甜糯糯的白米糕,笑眯眯地夸道,“回头让你师傅找人再做一套模具出来,赶明随军了好带去部队用。还有擀面杖、木搭子,索性都打一套,平时用得上。”

  盈芳高兴地谢过师娘,另外,又托师娘帮忙看顾新抓的鸭仔、鸡仔。尽管不用她说,张家二老也会尽心照看。

  直到日头西斜才匆匆回家拿包袱。再迟,末班船要赶不上了。

  回到县城,她背着沉甸甸的竹筐先去了窄巷子,敲开大爷家狭窄的院门,把这趟带来的米、面、野菜、咸肉条卸下了一半,又递上竹篮:“大爷大娘,这是我自己做的小点心,量不多,图个新鲜。”

  说完,也不等大爷一家客气或是邀她留下吃了晚饭再走,就起身告辞了。礼拜天返校,要是赶不上六点半的红宝书语录学习课,会被大广播、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严厉批评的。

  大爷一家直到盈芳走出大门了才回过神。

  “爹!这是肉哎!”小儿媳抱着一条野兔肉腌的咸肉激动地不能自已。

  “要死啊!”小儿子一把捂住媳妇的嘴,瞪她一眼,“就不能小点儿声!你想街坊邻居都听到啊?”

  “唔唔唔!”小儿媳点头如捣蒜,在丈夫松开捂着她嘴的手后,抱着咸肉哧溜一下窜进灶房,找个安全的地方藏了起来。

  另两个媳妇也一人一袋米面,并一篓子野菜提进屋。

  “爹,你看这……”

  老大爷循着大儿媳妇的话看了几眼目测不下十斤的大米,抿了抿唇,哑声道:“既是她的心意,就收起来吧,别声张。等莲子熟了,多摘些给她送去。别让人看到就好。”

  莲子那儿摘?一家人心知肚明。

  谁摘?也心知肚明。

  “看我干啥!”二儿子一脸猪肝色,“长得矮小也是我的错咯!”动不动就让他钻狗洞。

  大伙儿别开头闷声笑。

  “爷、奶!今天是不是过年?我看到小婶在切肉,说给我和妞妞煮肉粥喝。”大孙子一蹦一跳地跑进来。

  “不止有肉粥喝,你来看看这是什么?”老太太慈祥地朝宝贝孙子招招手,掀开竹篮上的盖布,里头是两排白糯糯印着菊花的米糕,整整齐齐地垫在绿莹莹的粽叶上。

  大孙子迫不及待地抓起一块,咬上一口。

  “奶!是豆沙馅儿!甜丝丝的,好好吃!妞妞快来,有好吃的!爷奶你们也吃!”

  “乖宝你吃。”老太太对大孙子吃着一年到头都难吃到的美味还能想着他们二老,表示非常高兴,“妞妞也来。”

  名唤妞妞的四岁女娃儿偎在老太太怀里,也拿到一块白米糕,秀气地咬了一小口,淌出的是黑黝黝、香喷喷的芝麻馅儿。

  “这下,咱们欠的人情更大了。”老大爷摩挲着他那根黑檀木烟斗,这还是抄查家底时偷藏在靴子里才侥幸没被没收。多少年没抽上烟了,手柄处都被他摩挲地发亮了。

  老太太倒是想的比他开:“如今这情况,咱们家想还也还不了这么大的人情,倒不如开开心心地受了。只要别忘记这份恩情,没准将来有帮上她的时候。你呀,一把年纪别多想了,儿子媳妇都没你爱钻牛角尖!”

  “不钻了不钻了!”老大爷敲了敲烟斗,吁出一口长气,“半边身子都埋进棺材了,再钻另外半边也快进去了……”

  “什么棺不棺材的,呸呸呸!”

  “哈哈哈……”

  那厢,盈芳不知道自己走后,老大爷一家因为她送的米面、点心又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对她的感激,化作工作中的动力。

  尽管分派给“黑五类”的岗位不是既脏又臭的“夜香工”,就是人人可以挥鞭抽打的苦劳力,仍没有阻止他们昂首挺胸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