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72章 蠢萌得不忍直视
  娘俩个达成一致。 第二天,去了张奶奶说的房三叔家。

  明面上是白送,但走之前,张奶奶还是塞了一毛钱给房三婶。

  房三婶客气了几句,就收下了,送她们到院门口,直到看不见影儿了,才回屋,对丈夫说:“送你那些嫂子们啊,还不如送没亲没故的陌生人!瞧瞧,两只鸭仔一毛钱,还感恩戴德的。哪像你那帮嫂子,白抱了去,还说风凉话,说什么没她们帮忙,咱们家这么多鸭仔,指定被贴上‘投机倒把’的标签挨批斗,去他娘的!”

  房三叔一脸无奈:“你小点声!被听见,又该不太平了。还有张老太给你钱的事儿,除了咱俩,别告诉任何人。传开了,澳门赌博网站:两家都逃不掉挨批。”

  “我有你那么蠢吗?!明明可以送人做人情,非要自己兄弟圈塞一轮。高兴也就算了,偏还装出一副‘不是她们想养,而是咱们求她们’的姿态。看着吧!要是今年产量没去年高,回头还得问咱们讨口粮,养两只鸭整的像多俩儿子似的,神经病!”

  “……”

  那厢,盈芳和师娘一人抱一只毛茸茸的小黄鸭,避开三三两两扛着锄头下地的社员,回了家。

  张有康已经帮忙把鸭舍打好了,正坐在板凳上,削水槽。

  别看鸭子还小,但其实已经出生二十多天了,听房三婶说,出生第五天就下过水了,这会儿已经游的像模像样了。

  盈芳把两只鸭仔放进水塘,任其优哉游哉地游着。

  路过的社员纷纷和她打招呼:“盈芳,抱鸭仔了啊?水塘既能种东西,又能养鸭,倒是两全其美。”

  “那也是她家人口少,用不着种那么多菜。换我们家,少那么一块地,菜哪还够吃啊。”

  “那倒也是。”

  “……”

  无论乡亲们说什么,盈芳一律微笑回应。

  拾掇完娘家后院,回到自己家,趁天气不错,把被褥抱出来晒了晒。天暖和起来了,该换薄一点的棉被了。

  老金又跟着小金走地道去山上溜达了。一来近,二来逮到什么野味,叼回来不会被人看到。

  盈芳准备了一下,也打算上山。

  去年养的鸡,办喜酒都杀了。年初抓的鸡仔,远不到下蛋的时候。坛子里的鲜蛋早就见底了,干脆去掏点野鸡蛋回来。答应了李四婶,总不好反悔。鱼票都收进小荷包了。再者,窄巷子里的老大爷一家,帮了她这么大忙,也总该回份像样的礼不是?

  于是,趁社员们下地忙春耕,盈芳背着竹筐上了山。

  她走的是村道,地道方便是方便,可直通山洞,便会错过山脚至山洞之间那发得遍地是的蘑菇、野菜。尤其是小坡林不到的那片林子,晶莹玉润的冰草是她的最爱。

  大人们下地挣工分,岁数小的孩子被家长派出来采蘑菇、耨野菜。不过都集中在山脚,都知道山里有狼,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看到盈芳步履轻松地上山,有个孩子脆生生地出声:“大姐姐,你要上山啊?别去!山里有狼,会吃人的。”

  “这个大姐姐我认识,狗子哥没去学校前,经常去她家玩儿。”

  “我也认识,就住在我家后面。”

  “谁说的?她家明明在矮墩桥后头,离我外婆家很近!”

  “但我真的看到她住在我家后面。”

  “你们都别吵了啦!那是因为她嫁人了!”

  “……”

  盈芳听得莞尔一笑,拍拍背篓对这帮孩子说:“姐姐上去采点药材,马上就下来了。你们别跟哦,山里危险。你们乖乖在这儿采蘑菇,表现好,等姐姐下来,奖励你们好东西!”

  见采采蘑菇就有奖励,孩子们哪有不答应的。

  盈芳挥别他们,三两步转到前往小坡林的山道。

  一丛丛鲜嫩欲滴的冰草长在阴湿的灌丛后背,盈芳找来大大的芋头叶,垫在背篓底,再将采下来的冰草放进去。采满大半篓才停手。

  再往前就是小坡林了,那边只适合砍柴,盈芳掉头,前往陷阱方向。途中,她记得有一处做了记号,那里有一棵极容易发木耳的枯木。

  果不其然,偌大一棵枯木,发满了木耳,只不过颜色深浅不一,有浅银色的白木耳,也有黑褐色的黑木耳。

  离枯木不远的地上,还发现了不少黑黝黝的地木耳。个头比黑木耳小得多,但卖相不错,全部采了去,也能晒个小几两。

  盈芳一路走、一路采。采完木耳采菌菇,采完菌菇耨野菜。野菜种类也不少,蕨菜、苦菜、折耳根。荠菜和马兰头这会儿可嫩了,轻轻一折,就连根起来了,都不需要工具。

  快到山洞时,又在竹林耽搁了一会儿,春笋啊,三月份最当时了,既嫩又不算太嫩,忍不住挖了一堆,后悔没多带个筐上来。

  这时,嗅到她气味的小金,俨然一林中大王似的,昂着脑袋,丝丝地游到她身边。

  随后而至的是老金,背上驮着一个竹筐,甩着尾巴冲盈芳哈了哈舌头。

  哪还有半点军犬之王的雄姿,完全被小伙伴拖下坑、成了跑腿的不二人选了好吗。

  盈芳拿过竹筐,拍拍老金的脑袋,笑着夸了它几句。

  小金傲娇地扭转蛇身,不想看此时蠢萌得不忍直视的某狗。

  有了二金“雪中送炭”的竹筐,不用担心满地的春笋带不回去了。

  盈芳欢快地将春笋捡进筐里。

  等到她拨开草丛想要寻找野鸡蛋时,二金满载着胜利果实回来了——两只山鸡、一头猪獾。

  因为老金最喜欢猪獾肉,而且这是它自己猎到的,尽管也有小金的功劳——没有它的威压,猪獾哪可能乖乖等着老金扑上来。但和以往小金丢到它面前的意义不同,这是它第一次猎到野味,全程叼在嘴上,片刻不曾放下,直到盈芳顺着它毛表扬:“老金真棒!”

  这货才施施然地将咬断颈动脉动的猪獾丢进竹筐。

  小金别过头,已经完全不要看它了,实在是……没眼看了。昔日犬王竟是这副样蠢萌样,说出去谁信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