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71章 虚惊一场
  张红越想越嫉妒,叉腰站在舒家后门喊:“哟!不是说自留地只能种菜、不能改用途的吗?这家咋还挖水塘了乜?不行!必须一视同仁!”

  向来和张红一个鼻孔出气的妇人,也跟风嚷了起来:

  “对!必须严惩犯错的人!”

  “公社干部不能滋长这种歪风邪气!”

  “……”

  嚷得正起劲,盈芳回来了。

  她对此也有点犯糊涂,问书记:“自留地除了种菜不能干别的?”

  “倒也没这么明确的规定。”书记的表情有点无奈,“但其中有那么一条,说是社员可以耕种由集体分配的自留地,分配到家庭的自留地,长期不变。”

  可能就是这“耕种”二字,让社员们认为,自留地的用途就是种菜。像盈芳这样,废掉小半边菜园、挖成水塘准备养鸭的做法,违背了《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列修正草案》的规定,有资本主义尾巴的嫌疑。

  盈芳听书记解释完,望着后院那一方水塘若有所思。

  张红得理不饶人,气焰嚣张地挤兑道:“那还傻愣着干啥呀!赶紧把水塘填平了,把人关进牛棚反省去呀!书记,咱们公社处事历来公平、公正,今儿这事要是不给咱们一个交待,以后谁还听你的呀!”

  “就是就是!养两只鸭子还搞得这么兴师动众,不是学资本主义享乐是什么!”

  “咱家去年也养鸭子了,不都是白天放出,晚上赶进,谁会那么空把后院掏成水塘给鸭子游水?太败家了!”

  “一来一去,不知要浪费多少……”

  底下冒出三三两两的附和。

  书记皱拢了眉心。

  盈芳转身面向大伙儿,笑容坦荡:“大家误会了,我挖这个水塘,不是养鸭子用的。”

  “骗人!”张红跳脚,指着盈芳唾沫横飞,“不养鸭子你挖水塘干啥?吃饱了撑的?”

  “怎么会呢?”盈芳不紧不慢地卸下竹筐,打开里头的麻袋,“我是打算种这些。”

  “荷花藕?”

  “大菱角?”

  “这又是啥?荸荠不像荸荠,芋艿不像芋艿……”

  “我晓得!这叫茨菇,老早以前,江口埠村中心那个大水塘没抽干之前,澳门赌博网站:岸边就有这个,味道还蛮好的。”

  “盈芳丫头,这些你是打哪儿弄来的?”

  “真要种在你家后院?”

  “还是盈芳有本事,以后饭桌上能多好几样新鲜菜了。”

  “……”

  还没等盈芳说呢,画风一面倒了。

  盈芳心下松了口气,幸亏背了这袋宝贝回来,要不然还真难收场。只是这么一来,养鸭计划只能搁浅了,先把面前这关扛过去再说。

  “正是莲藕、菱角、茨菇,我托城里一个朋友买到的种根。自留地只能用于耕种,但没说一定得是旱地作物吧?”

  书记为她的机智点赞,忙说:“没有规定必须是旱地作物,水生水长的当然可以。就像耕地里,除了种小麦、玉米,不还插秧种水稻呢嘛。”

  大伙儿纷纷表示赞同。大约是想从盈芳这儿讨个一截半株,种到屋前屋后的引水沟里,好给饭桌添道菜。注意力全被盈芳带来的一麻袋东西勾走了,谁还理张红啊。

  张红气得直跺脚,指了指盈芳:“有本事一辈子别养鸭!”吼完扭头挤出人群。

  罪魁祸首都走了,剩下几个唱反调的也没了声响。

  盈芳在向二婶几个的帮忙下,将那一麻袋宝贝种根,一一种到了水塘里。

  春分前后,本就是万物复苏的最佳时机。这时候下种,最容易成活。

  忙完这些,天擦黑了,盈芳邀大伙儿上家里吃饭。

  “吃啥呀!一个生产队的帮点忙算啥子嘛?你难得回趟家,一来就赶上人闹事,够糟心的了。快回去歇歇,有啥事咱们明儿再聊。”向二婶几个连连摆手。

  盈芳见他们执意不肯吃饭,只好说:“那我不留你们了,赶明收获了,送些给婶子们尝尝。”

  “那感情好!”大家说说笑笑地告辞离开。

  晚饭是张奶奶做的,向二婶他们不来,少做了几道菜,师徒仨围着桌子坐下吃饭。

  “里根媳妇心眼小、爱记恨,却没想到连自家亲戚都不放过。”张奶奶叹了口气,“里根娶了她,真叫倒了八辈子血霉。”

  “行了,吃饭就吃饭,提这些不高兴的事干啥。”张有康往老伴儿饭碗里夹了块笋干菜,转头问徒弟,“你种下去的那些,来路正当吗?”

  盈芳顿了顿,低头扒着饭囫囵答:“正当。”

  “那就好。这年头,不怕别的,就怕被人揪住小辫子往死里整。”

  盈芳小鸡啄米似地点了几下头。

  “让我别说不高兴的事,你个老家伙倒好,专挑不高兴的事儿提。”张奶奶佯嗔地打断师徒俩,“闺女,你上回说今年想抱两只鸭仔回来养,那现在还养不?你要想养,我去你房三叔家抓两只。他们家去年养的母鸭没杀,留了抱窝,上个月孵了十几只,瞅着挺健壮。不过他们家兄弟多,几个妯娌分分,不事先讲,哪轮得到外人。我是上个月听说抱窝时就和她讲好的。抓来了我替你看,搭个鸭舍、做个水槽,等鸭子大点了,白天撵河里随它们游去,晚上赶回来。我们家要没你师傅那些草药,肯定养上两只,死老头嫌鸡鸭太臭,还到处乱扑腾,宝贝他那些草药,养鸡都是我坚持再三才养的……”

  “谁说的!”张有康脖子一梗,委屈地辩解,“养鸡给大孙子攒鸡蛋,我本来就同意,哪是你坚持再三才养的……”

  “那鸭子还生鸭蛋呢,你干啥不养?”

  “鸡蛋鸭蛋都是蛋,养一种还不够啊?鸭子嗜水,弄个水槽在家,天一热酸臭酸臭的。那鸭屎稀烂稀烂的,沾到草药咋整?”

  “所以我就讲错伐?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你那些宝贝草药……”

  “……”

  盈芳见二老吃着吃着斗起嘴来,哭笑不得。

  “师娘,那就听你的,抱两只鸭仔回来。”

  “这就对了!别听张红那烂嘴巴胡说八道。水塘种了那些东西,不算改变用途,养两只鸭子怎么了?不算江口埠,光咱们近山坳,今年有一半都说要养鸭子呢。”主要是去年收成好,口粮富足的人家多。要遇到歉收年,人都吃不饱,哪还管鸡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