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70章 眼红
  春分这天,澳门赌博网站:恰逢休息天。

  半个月前背来的口粮吃得差不多了,盈芳打算回趟家。

  回去之前,她绕了一趟邮局,寄出了抽空给向刚写的信,顺便和李四婶唠了几句闲嗑。

  “你家要是鸡蛋有的多,回来帮我捎几个嘛。这两张鱼票给你。”李四婶趁人不注意,把鱼票塞进盈芳的外套口袋。

  “婶儿,今年抓的鸡,还不到下蛋的时候呢。我回去看看,要是运气好,给您捎点野鸡蛋回来。”

  “只要是蛋,都行!”李四婶不让她把鱼票退回来。

  盈芳也就不同她客气了。大庭广众的,客气来客气去,没得引人怀疑。

  邮局出来,本想直接去码头的,路过收购站,脚步一顿,进去询问有没有菱角、莲藕种根之类的。

  出纳大爷抽了一下嘴,真以为副食品收购站啥都有啊。

  “这玩意儿咱们这儿没人种,谁会来卖?”大爷顿了顿,压低嗓门道,“以前有个大户人家,庭院里倒是有种这个,还有荷花、莲蓬啥的。如今那院子归政府了,不知道庭院里啥个光景……”

  盈芳心里一动:“那户人家现在住在哪儿?”

  “还能住哪儿?就大院旁那逼仄的小院里,以前是马夫住的。”出纳大爷叹了口气,“所以说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想当初那么风光的一家人,谁也没想到会落到这副田地……”

  盈芳告辞出来,循着出纳大爷描述的方向,一路找过去,赫然发现,曾经的宁和首富,俨然就是龙凤呈祥碧玉簪的旧主人。这缘分……

  “大爷!我又来看您了。”盈芳敲开了大爷家的门。

  这家老小,对盈芳已经十分熟悉了,热情地迎她进屋,两个媳妇收到婆婆的眼神,立马进灶房煮了一碗溏心蛋出来。

  盈芳照例把甜甜的鸡蛋,拿勺子切成两半,分给眼巴巴瞅着她瞧的俩孩子,边说:“大爷大娘,我今儿来,是有个事儿请教你们。我家屋后开了个小水塘,打算养两只鸭子过年吃,可光养鸭子有点浪费,想着种点水生作物,不知大爷……”

  没等她说完,大爷两个儿媳妇拼命朝盈芳使眼色,好似这话题是他们家的禁令。

  盈芳一愣,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委实不妥。人被政府收走了大院子,一家老小挤在三间小瓦房里,落差大得没报复社会已经是好心态了,她还跑来给他们伤口上撒盐。

  懊恼地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张张嘴正想道歉,只听大爷说:“没事儿,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人啊,总得向前看。老惦记着以前干啥。你说的我懂了,老二,你个头小,钻过去捞点种根过来。”

  点到名的二儿子满脸涨红。

  那是狗洞啊老爹。小时候玩耍钻来钻去你还训斥我们呢,这会儿倒是让我去钻……

  碍于盈芳是他们家的大恩人,二儿子脸红归脸红,最终还是闷声不响地照他老爹的吩咐办去了。回来时,裤腿是湿的,身上沾着黑黑黄黄的泥渍,手里多了个麻袋。

  “快去擦把澡、换身衣服,热水我烧好了。”二儿媳赶紧拉过丈夫去里屋擦澡。

  大爷解开袋子,招手示意盈芳:“来,看看是不是你要的。”

  半袋子的莲藕种根、几丛连枝带叶冒着嫩绿尖儿的茨菇、还有几捧黑紫色的四角大菱角。大大超乎了她的所求。

  “大爷……”盈芳眼眶湿润了。

  大爷恐怕是让他二儿子从狗洞里钻到隔壁贴了封条的大院、当场从湖里捞上来的。

  “你对我们家的恩情,都不知道怎么还才好。这东西一不能当饭吃、二也拿不出去,你需要,而我们正好能弄到,皆大欢喜。”老太太拍着盈芳的手说道。

  盈芳握着老太太的手,抿唇没有接话,心里却有了主意。

  麻袋拎拎不方便,老太太让儿媳妇找来个竹筐,让盈芳背着走。

  盈芳挥手和他们告别,赶上末班船,回到江对岸。

  “盈芳丫头,你回来得正好,快回你娘家看看去吧,里根媳妇在后门口闹呢。”路过公社时,同个生产队的妇人喊住她,“你师傅还有书记他们都去了。”

  盈芳一听,蹙了蹙秀眉。怎么又起幺蛾子了?幸好小金挖通了两条地道,惹人怀疑的东西都藏到了地窖里,因此倒也不紧张。

  不过想是这么想,脚下依旧走得飞快。

  “盈芳回来了!”

  “丫头你放学啦?”

  “师傅我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盈芳和在场熟悉的社员一一打了招呼后,来到师傅和书记几个身边。

  “还能有什么事,有些人眼红你呗。”一旁的向二婶快人快语地说了前因后果。

  原来,盈芳在后院挖的小水塘,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大部分人还好,反正是自留地,人家爱种不种。就像过去几年向刚家那院子,野草长得齐腰高,不也没人吱声?

  盈芳挖个水塘,好歹是养鸭子用,怎么滴也比荒芜在那里强吧?

  再者,又不是整个院子挖成了水塘,那样或许还会担心左邻右舍的宅基地牢固性会不会受影响。

  就那么一小块够鸭子嬉戏喝水的小水坑,还没某些人家里的粪坑深呢。

  但也有人看不惯盈芳这么做啊。譬如里根媳妇张红,自认在盈芳和向刚俩口子这儿吃足了亏,心里头恨得要命。许丹和胡家小儿媳联手陷害盈芳时,她本来也想横插一脚,没想到还没付诸行动,就看到了诬陷人的下场,不禁吓得缩了回来。

  这次路过舒家后门,看到本应种菜的自留地,竟然冒出个水坑,听说是养鸭子用的。

  又见舒家后院,靠一侧篱笆墙栽着竹子、搭着鸡舍,另一侧篱笆墙爬满了青葱鲜嫩的牵牛花藤,挨着墙角还种了一溜叫不出名儿的喜阴山花。

  哦,就连那棵被舒建强砍了的老桑树,也发出了嫩芽。

  别说还有被花花草草装扮得恍若桃源世界的前院,张红的妒忌心一下飙到了最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