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68章 晚上做梦也偷笑
  有了师傅的提醒,澳门赌博网站:盈芳到家就开始收拾住校要用的家当。

  单人床适用的被铺卷起来扎好小炉子、煤球、锅碗瓢盆等做饭的家什不能少口粮、菜干、熏肉、酱菜以及家里现有的点心、果干装足一个十天半个月的量。

  收拾换洗衣服的时候,在箱子底发现了那株压箱底的人参。想到向刚说的,想买一坛人参酒送老首长回礼,正好,办喜酒时亲朋好友送来的糯米酒还有的剩,找了个干净坛子,把人参泡了下去。

  泡酒的时候,二金在她旁边看,尤其是老金,看得可认真了。惹得盈芳哈哈笑,拍了拍它的头说:“这是好东西,别淘气把它打碎了,也不许偷吃,偷吃的话以后再不给你炖骨头了。”

  老金幽幽看了她一眼,“嗷呜”地招呼小金一声,一大一小窜出去玩耍了。

  盈芳笑笑,也不去管它们。兀自收拾了行李,做了晚饭。

  老金耍到天黑才顶着一身泥巴回来,狗嘴里叼着个东西。

  黑灯瞎火的,盈芳还道是哪里捡来的肉骨头,凑近油灯一看,竟是人参。参龄虽不及刚刚泡酒的那一株,但也不算差了,起码比外头药店里摆着的样品有型多了。

  这家伙!军犬退役,改行做药犬了?

  当晚,煮了个大骨犒赏它。

  小金在梁上翻白眼,没有本大王,凭它狗鼻子再灵敏,能挖到参才怪!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家里多了这条萌蠢的大狗,金大王的体力活减了不少。也算是各取所需。

  大家都有收获,晚上做梦也偷笑。

  ……

  元宵节报到,正月十四晚上,张奶奶就裹好汤圆提前煮了,算是提前过节。

  糯米磨的细面、赤豆碾的红豆沙、芝麻炒了调猪油的黑芝馅儿,裹成一个个糯糯白白的雪团子。

  煮熟了飘在水面上,白白胖胖好喜人。

  咬一口,馅儿四溢,甜香扑鼻。

  可惜糯米的一顿不能吃太多,盈芳吃了六七颗就停下了。

  张奶奶干捞了一碗,给她装铝盒里,让她带去学校吃。

  “蒸热了味道没第一次好,但比食堂里的饭菜总可口。”

  盈芳没有拒绝师娘的好意。

  “张大夫,盈芳在吗?”屋外传来张嫂子的声音。

  盈芳掀开灶房的门帘出去。

  “嫂子,我在呢!”

  “盈芳,听说你明儿要去县里读书了,我照你教的法子做了两斤绿豆糕,这些你拿去学校当零嘴儿吃。”

  张嫂子掀开竹篮的盖布,拿出一叠绿豆糕,笑眯眯地让盈芳收下。

  “嫂子,你拿回去给牛牛吃。我都这么大了,哪里还需要零嘴。”盈芳忙推辞。

  张嫂子不高兴地瞪她一眼:“怎么?嫌我做的味道没你好?”

  “哪能呢!”盈芳哭笑不得。

  “那就收下!”张嫂子不由分说,把碟子塞到盈芳怀里,让她去腾出来,自己好把空碟子带回去。

  盈芳只好照做。送张嫂子出来时,碰到向二婶,也是来给她送吃食的,是一罐花生仁豆瓣酱。

  “学校伙食差,就着酱多吃几个馒头。”向二婶把酱坛子递给盈芳,转而问张嫂子,“有福媳妇,你在这正好,我记得你有个表侄女,年纪比阿九小五岁,找到对象没啦?”

  盈芳额角一跳。这是……要给向九介绍对象的节奏?

  “还没呢,去年倒是和沿江公社的一户人家说起过,不过后来没下文了,左右还不到着急的时候,也就没催着问。婶子这是想给谁介绍啊?”张嫂子笑呵呵地问。

  “还不是老向的幺弟。”向二婶叹气,“早几年,他的事都被老大家的包揽着,我就没插手管。去年夏收那阵子不是闹崩了吗?老大家的到处说阿九闲话,搞得村里村外的对阿九印象差到极点,也就我们几个知根知底的晓得他不是那样的人。他那性子,又不是擅长辩解的,好事做的再多,还不是有很多人误解。这不,今年都二十一了,也就比刚子小一岁,刚子结婚了,他却连个对象都还没有,我家那口子就催我了。公爹婆婆不在了,幺弟的终身大事,可不得由我们这些当嫂子的张罗。老大家的这下没资格管了,老三老四他们则是懒得管,我要是再不发心管一管,要看着他打一辈子光棍了。”

  “那行,过两天我正好要带着牛牛回趟娘家,到时问问我那表侄女有没有定下来。没有的话,让他们俩小的先碰个面,相看相看。”张嫂子回答得倒也爽快。

  盈芳纠结了。到底要不要找二婶子坦白燕子和向九的事?可在师嫂没松口之前,这件事成不成的还俩说,咋办呢?

  灵机一动,拉过向二婶说:“婶子,我明儿去学校报到,行李有不少,能不能让阿九叔送我一程?”

  “这有啥问题,我回去就和他说。”

  向二婶走后,张有康搓着烟叶,满脸疑惑地看徒弟:“不是说和军达他们一块儿去,用不着人送吗?”

  盈芳轻咳一声:“临时想到,军达他们有自己的行李要拿,哪有空帮我。”

  “也是。那就让阿九送你到学校。”

  一锤定音。

  次日,向九早早就来了。

  帮忙挑上行李担,剩下两个衣服包袱,盈芳完全应付得来。

  和师傅师娘道别后,走上去码头的路。和冯军达他们约好在码头见。

  趁路上没人,盈芳把昨儿听到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向九,末了说道:

  “阿九叔,这事儿最终如何得你自己拿章程。不过我有句话想说:你要是决定等燕子呢,二婶子帮你介绍的对象,最好别去相看。”

  看了不处,二婶子那边或许可以说“没瞧上”,但传到师兄他们耳里,难免觉得他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尽管还没吃到碗里的。师嫂本就在闺女的终身大事上不怎么待见他,要听到他还在四处相亲看对象,印象就更差了。

  向九挑着担,步履轻松地走在她身前侧,闻言,回头朝她笑笑:“放心,我有数。”

  “有数是几个意思?”

  “……努力干活、攒钱娶燕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