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67章 干一行要爱一行
  “似乎比上趟来瘦了。”姜心柔心疼地说,然后拿过提来的包包,“过来,看小婶给你带了啥。你小叔一个朋友从北方带来的,叫什么雪蛤,炖炖吃对女人很有好处。这些你带回去,隔一段时间炖一次,搁点冰糖味道也不错。吃完了再和我说,我让你小叔朋友想办法再带一点”

  “谢谢小婶。”萧敏静坐到姜心柔旁边,握着她的手盈盈浅笑。

  心里更加确信:不告诉他们堂妹还活着的消息是对的。一旦告诉他们,专属自己的关怀,统统都会收回去。说不定,还会和自己家交恶。毕竟,当年那件事是母亲做的。

  如是一想,萧敏静更决定将那则秘密埋到心湖最底层。

  反正金锁是在省城南郊的树林里发现的,与宁和县相差甚远。且听萧鼎华的描述,金锁遗落的时间恐怕不短了,否则不会那么脏。

  老爷子怀疑人已经死了,毕竟这么多年杳无音讯。所以,他不会将这个事告诉小叔,免得勾起小叔心底的悲伤。

  这就好!

  她是绝对不希望萧敏怡被找回来的。一点也不希望!

  “号外!号外!”

  二狗子一群孩子聚在稻草垛上学解放年间的卖报郎说新闻:

  “前段时间省城火车站不是戒严吗?听说现在已经恢复了。”

  “为什么要戒严啊狗子哥?”李苍竹歪着脑袋,俨然是个好学的乖宝宝。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二狗子嘚瑟地抖着腿,学大人的口吻说话:“肯定是在火车上发现了坏人,但那坏人忒狡诈,一时半会抓不住,只好把整个火车站围起来一个一个排查了。”

  “狗子哥狗子哥我知道!是不是就跟咱们县的火车站过年前后那几天一样?进出的人都得脱衣服检查?”

  “脱你个头啊!哪儿听来的要脱衣服检查?”二狗子一头黑线,拍飞刚刚说话的小弟。

  “难道不是啊?”那小弟一脸懵逼地眨眨眼,“是我哥说的,他说一个大人物的公文包被偷了,县公安和纠察队大气不敢出,一丝不苟地执行,那不就是脱个精光吗?”

  “哈哈哈哈!铁蛋你好笨!”

  “铁蛋,你哥说的是一丝不苟,你说的是一丝不挂!”

  茫然少年:“难道不是一个意思?”

  “哈哈哈哈——”

  二狗子做为老大,语重心长地劝道:“让你多认几个字,你老不听。看吧,这下出大糗了。”说完,也捶着草垛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飘进公社,在卫生院打了个转。

  “听声音好像是二狗子他们,不知道在唠啥,笑那么开心。”张有康好笑地摇摇头。

  盈芳捧着账册正在盘药库,闻言,笑着说道:“可不就是他们。前天碰到狗子娘,说大了一岁长大好多,不像去年正月,领着铁蛋他们成天捣乱。不是拿着弹弓射烂别人家的窗户纸,就是上树祸害鸟窝结果把裤子捅出个大窟窿今年还帮家里干了不少活呢,山脚向阳处的雪融化后,二狗子和铁蛋几个,已经给家里捡了不少柴禾了。”

  正是因为这个,狗子娘主动和她打招呼,还温和地感谢她,让她受宠若惊。

  张有康笑了:“狗子娘也没谢错。你用不着难为情。对了,你不是想养鸭吗?狗子的外婆家去年就养了两只,不知道有没有留一只孵蛋,你可以找狗子问问,莲藕根倒是没听说哪个公社有种,澳门赌博网站:要不等书记开春去县里开会,帮你打听打听?”

  “那倒不用。”盈芳想了想说,“元宵节后学校就开学了,我自己找人打听下吧。”县里认识的人也不少了,收购站的老出纳、火车站的陆大姐、邮局的李四婶、还有窄巷子里的老大爷。托书记问这个,未免有点小题大做。

  “也是啊,听书记说,元宵节报到、十六正式上课,那你行李都收拾好了?宿舍里空空的啥也没有,能拿尽量都带上。回头让你里根叔送送你。”

  “不用的师傅。”盈芳忙不迭摇头。里根叔人是不错啦,可架不住家里有头母老虎,还是别了。

  “我和军达约好一块儿去。除了他,还有他几个同学。自称是学校的老油条,对校园熟悉的很。有他们在,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就好。军达那孩子,看着跳脱,但心地着实不错。”张有康听她这么说,放心不少,又叮咛了几句,让她早点收拾行李,别落下什么东西。

  盈芳一一应下。盘点完药库,放好账册,拿来水桶、抹布开始擦柜子、门窗。边忙活边问:“师傅,书记有说我走后,谁来接替我的岗位吗?”

  许丹不在了,她也要去县里读书,卫生院剩师傅一人独挑大梁,真担心他太累。

  张有康捋着花白胡子笑道:“放心,有的是人来替你的职。”

  这倒是。

  盈芳点点头。护士这份工作,在公社还是非常吃香的。不用风吹日晒下地刨食,领的工分也不比普通妇人少。

  “这不还没对外宣扬呢,就有好几家来找书记、社长了。”张有康说道,“要不是你过阵子就要随军,书记他们还是很希望你留下的。毕业后回来,咱师徒俩把卫生院搞好,离家又近,多好的事不过跟着刚子去省城发展也好,喜酒那天他和我说了,你要是喜欢卫生院的工作,随军后,他找领导说说,看能不能把你调去部队卫生院。要真有这个机会,你可一定要把握住呀!别傻乎乎地进什么工厂。听师傅一句,任何行业,都不及咱们这一行。你看看师傅就知道了,破四旧那会儿,我家搜出的老物件不比那些关牛棚的人少,可我照样没被打倒。为啥?打倒了没人给他们看病呀!”

  盈芳听得一乐:“师傅,您放心,我不会丢您脸的。”

  “丢脸倒是其次,重要的一点,闺女啊,干一行要爱一行,你既选择做我的徒弟,可不能半途而废啊。”

  师傅这是有多么担心她读书读高了放飞自我啊。

  忙又保证了一番,爷俩个才一块儿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