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66章 似乎大有来头
  挂了电话,萧鼎华头疼地捏捏额角。

  “鼎华!鼎华!”这时,萧鼎华的妻子方周珍难掩激动地推开书房门冲进来,“找到了!找到了!”

  “金锁找到了!”萧鼎华腾地起身问。

  “是!但也不是。你的还没找到,小叔家的那枚找到了。”

  “小叔?”萧鼎华震惊不已,抓住妻子的手急切地求证,“你指的是当年走失的小堂妹身上佩戴的金锁?”

  “对!”方周珍用力地点点头,“就在海城火车站,抽查旅客行李时无意中发现的,和你那枚一模一样的金锁,背面刻着‘怡’字,不会错的。”

  “走!带我去看看!”

  萧鼎华激动地眼睛都红了。时隔十五年,小叔家的敏怡堂妹终于有线索了!

  俩口子转身出门,直奔海城火车站。

  火车站的贵宾休息室里,舒彩云被招待得十分周到,一忽儿糖水、一忽儿桃酥点心,不时还有人过来问她有什么需要服务。

  舒彩云的心赫然膨胀。想她这几个月颠沛流离的,几时被人这么热心招待过?

  离家出走时身上带的钱早花没了,各地的厂子都说不招她这么小年纪的临时工,若不是运气好,在火车车厢捡到了一个钱袋,还不知道日子怎么过呢。

  之所以来海城,是听说海城工厂多,临时工招的也多,想着既然逃出来了,家里是指定回不去了。没卷钱财偷跑之前,老太婆都想卖了她,何况是现在。

  于是借口老家闹虫灾,在省城下面的农村混迹了一段时日后,随着人流挤上了开往海城的火车。

  刚下月台,碰到一组稽查队例行检查,还抽到了她的行李。她当时就慌了。别不是钱袋主人报案了吧?虽说那钱袋子被她偷偷扔出了车窗,可心里还是很紧张。

  没想到峰回路转,包袱里的金锁掉出来时,那横眉竖目的稽查队队长,竟然一扫黑脸,对她满脸堆笑。还把她请到贵宾休息室,端来糖水点心。

  舒彩云绞着手指,心里打起了算盘。

  那枚金锁,是和家里的户口簿放在一起的,好几次看到老太婆拿着块破布爱不释手地擦着,擦得金光锃亮。小时候她不懂事,看到了就想扑上去抢,被老太婆狠狠训斥了一顿。她觉得委屈,嘤嘤地找娘亲哭诉。她娘就说,那东西是舒盈芳那小贱蹄子的,暂时就让老太婆保管着吧,等她死了,迟早会落到自己娘俩手上。

  这次离家,澳门赌博网站:她翻找户口簿时,看到了它,顺手牵羊一并偷了出来。起初是存着报复的心态。谁让老太婆碰都不让她碰。

  后来身上的钱花完了,想到这金子做的首饰,应该能换不少钱。不过她也不笨,宁和县的收购站没去,怕被人认出来,去了省城最大的收购站。岂料收购站里的人一定要她回答这金锁哪儿来的,说是不知根底的东西他们不收。舒彩云哪敢说啊,说了不得被遣送回家?于是灰溜溜地跑了。

  如今看来,这金锁似乎大有来头啊。

  还是说,她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堂姐,出身不简单?

  “人在哪里?”萧鼎华携妻子匆匆赶到火车站,看到稽查队长就问。

  “萧主任,方副主任,两位这边请!人我安顿在休息室。”

  萧鼎华和方周珍快步来到休息室,门一推开,看到休息室里的人,萧鼎华倏地冷静下来。

  不是!

  这人明显不是堂妹。堂妹走丢的时候已经三岁了,如今十五年过去,已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怎么都不可能是眼前这个十三四岁的黄毛小丫头。而且这长相也太不像萧家人了。

  方周珍捏了捏丈夫的手背:“你别急,我来问问。”

  她走到舒彩云面前,蹲下身柔声问:“小姑娘,能告诉我你包袱里的金锁哪儿来吗?”

  舒彩云一脸戒备地看着她。

  方周珍只得换了种委婉的说辞:“这金锁是我夫家的信物,你手里的这枚,背面刻着‘怡’字,本该是我丈夫小堂妹的,你”

  舒彩云抿抿唇:“这金锁是我捡的,捡到的时候上头沾了好多泥污,很脏很臭,我把她洗干净、擦亮了才戴身上的。”

  “你在哪儿捡的?”萧鼎华急切地问。

  “好像是省城南边的树林子吧,具体记不清了,那时候我饿得前胸贴后背,走了好几里路都找不到吃的,看到地上冒尖,还以为是山薯,挖出来一看是这东西”

  “鼎华。”方周珍担心地看看丈夫。

  “没事。”萧鼎华颓丧地摆摆手。都这么多年了,找不到才正常。

  “幸亏没告诉小叔,不然害他白高兴一场。”

  “那这小姑娘”

  “金锁肯定要收回来。把她安顿好了,再给点钱吧。问问她来海城干什么,看着年纪挺小,若是需要我们的帮助,别吝啬。”

  “我知道了。”

  就这样,舒彩云在萧氏夫妻的安排下,住进了县革委旗下的招待所。听她说是家人为了将来给弟弟娶个漂亮媳妇、准备把她卖给一个施虐成性的老男人,迫于无奈才带着户口簿离家出走的,出于怜悯和同情,把她安排进了效益最好的肉联厂,并把她的户籍落到了县革委大院。

  舒彩云如愿以偿地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

  远在运城的萧敏静正月里回娘家探亲,无意中听到二叔家的堂弟和老爷子的对话,似乎是敏怡堂妹的金锁找回来了,人却依然杳无音讯。一时间神色莫测。

  “敏静,回来了怎么也不带舟舟来看看小婶。”姜心柔走进来,看到杵在二楼楼梯口的侄女儿,含笑问,“初几来的?能住几天?”

  萧敏静定定神,抬头间已然换上一贯以来塑造的温婉贤淑的表情面具,缓步下楼:“小婶来啦?这不正想和爷爷说一声,然后带舟舟去看你和小叔呢。”

  “知道你正月里会来,我和你小叔基本上每天都会过来看看。”姜心柔伸出手,拉过侄女儿上下打量,脸上的柔笑被关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