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65章 一定找回来
  “谁是骗子?”吴为民推门进来。

  他巡厂回来,先去了出租屋,发现许丹没在家,以为是去哪里逛了。也就过年前这两天,大街上才开始没什么人。江对岸的更加不会这时候上县城,出去走走不至于被谁认出来。

  想想明儿过年了,出租屋里啥也没有,便想着回家带点肉丸子、蛋饺啥的,再切块猪肉、摘把芹菜回去给她包点水饺。

  刚进门就听到堂兄在发飙。

  吴为国颓丧地歪在椅子上,拉着吴为民嚎啕大哭:“为民啊,哥被人坑了!坑惨了!”

  其实就是和预期的差太多而已,正经算,他也没怎么吃亏。明面上招待姓萧的吃住,但姓萧的给了他一条烟是真的。大前门供销社卖三毛九一包,一条那就是三块九。相互一抵,没赚,但也不至于赔。

  “你们说那人后来挑了个打扮时髦的姑娘,那姑娘长啥样?”吴为民的左眼不知何时起跳个不停,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长的跟个狐狸精似的。”姚美丽没好气地说。

  心里揣测,别不是一伙的吧?想来个仙人跳?

  转念又想,幸好没挑吴阿香带来的姑娘。要真是骗子,把清白人家的姑娘拐走了,自己俩口子算是完了。这么一想,心情好了不少,详细说起莫名其妙蹦出来的女人长相。

  吴为民越听越觉得是许丹,哪还有心思吃饭,拿起大衣说出去一趟,火急火燎地赶到出租屋。许丹还是没在。愣了一会儿,忽地想到什么,拉开床旁的瘸腿写字桌中间的抽屉,里头果然空空如也。

  “临时工的工资太少了,攒俩月才这点。”许丹娇滴滴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以后这个抽屉就归我攒钱了,等开春,我一定要买一件海魂衫。”

  他那时候怎么回答来着?

  “好好好,这个抽屉归你。不管攒多攒少,一定给你买件海魂衫。”

  那之后,她每次从他衣服口袋里摸出毛票,都会放到那个抽屉。可如今,别说毛票,钢镚儿都找不出一个。和钱一起不见的,还有她爱不释手却又舍不得戴的红丝巾和蓝丝带。

  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吴为民一屁股坐在床上,脸色变得铁青。

  许丹这会儿已经跟着男人上火车、出宁和县了。

  一路上,她娇羞地挽着男人的胳膊,紧紧挨着他而坐。

  就在她以为幸福和光明的前景就要到来时,澳门赌博网站:意外发生了。

  火车在省城停靠的当口,男人忽然拽起她下了火车,钻入茫茫人海,不久后躲入一条阴暗的小巷。

  那一刻,她才知道,这个男人身上携带的户口簿是偷来的,如今原主儿已经寻到省城火车站。看情形,还是个有权有势的,说封月台就封月台。

  “你这个骗子!你为什么要骗我!”许丹拽着男人的胳膊,歇斯底里地哭。自问没做多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为什么她的命运就如此坎坷。

  “我是骗子。你呢?”男人倚着墙点了一根烟,吊儿郎当地反诘,“正经人家的姑娘会什么都不带地跟我出来?我不说不代表我不清楚,你是想借着我逃离宁和县吧?”

  “你!”许丹气得脸涨成了猪肝色,可偏偏,他说对了!她确实想利用他逃出宁和县。

  “行了,咱俩半斤八两。你要再闹,就到此为止,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说着,男人直起身,作势要离开。

  许丹慌了。

  虽说到了省城,认识她的人几乎没有,不会联想到宁和县发生的那一桩倒霉事,也不会有谁认出她后揪着她去县革委。可同时也意味着,没有身份证明、余钱所剩无几的她,没了任何依靠后,连熬过第一个晚上都困难。

  “我跟你一起。”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她的人生信条之一。

  男人笑了,捏住许丹的下巴,啧了一声:“知识分子就是聪明!不枉我万里挑一选了你。走吧!趁着天黑,赶紧找个地方歇脚,逃命的事明儿再说。”

  当晚,许丹自然“尽心尽力”地伺候他睡觉。男人显然尝出她已非处子,仅存的那一丝怜香惜玉消失殆尽,可以说是怎么爽快怎么来,折腾得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等男人睡着后,许丹好几次想偷了他的钱溜之大吉。无奈想到身份证明,不得不含恨作罢。

  就这样,她跟着男人在省城东躲西藏,饭店、旅馆不敢住,因为是国营的,一查就查到头上。只能挑那些个还没开工的工厂仓库。比起此前和吴为民一起时的日子,有过之而不及。

  “火车坐不了,那就汽车嘛。”许丹实在受不了如过街老鼠一般的生活了,忍不住提议。

  男人深吸了一口烟,嗤声道:“你以为他们是傻子?封锁了火车站,放任汽车站?”

  言外之意,只要是交通枢纽部,都在严格检查。

  “那怎么办?一辈子在这儿东躲西藏吗?你身上的钱和票迟早会有用光的一天,用完了怎么办?”

  “等呗!看着吧,要不了多久就会解封。到时换个地方开工,钱和票不就又来了?”男人笑得志得意满,好似这样的情况在他眼里已是家常便饭。

  许丹其实很想问他身上还剩多少钱,万一迟迟不解封呢?

  话到嘴边,改成了:“早知别给吴家那么多钱了。”

  两百块呢,哪怕吃的都从黑市买,也够他们用上三五个月了。

  “吴家?”男人笑容诡谲,眼神不屑地说,“那点钱我还是付得起的。”

  想到他给吴为国包的红包,那一家人的表情想必十分有趣吧。

  与此同时,京城。

  “什么?公文包丢了?里面还有萧家的信物?你个不孝子!想把你太爷爷从棺材里气出来是不是?”萧老爷子握着电话中气十足地吼道。

  “爷爷,我已经命人去查了。包是被人偷的,别的东西也就算了,金锁我一定会找回来。”

  “当然要找回来!找不到你也甭回来了!”老爷子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