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63章 八卦人人都喜欢
  “别告诉我,从我家出来后还没回去过?”盈芳低声问。

  燕子倒也老实:“嗯,回去也没事做,碰到九哥从他二哥家出来,就在桥头站了会儿聊了几句。这个天气没人出来,就算看到了,我们、我们也没做啥呀。”

  “你娘她”

  “我娘还没同意呢。”一提到她娘,燕子姑娘泄了气,“她让我后天跟着他们走,我还不想这么早回去。豆腐厂初十才开工,外婆家每次去都闹的不愉快,还不如在奶奶家多待几天呢。”

  路近的都是正月初二回娘家,路远的就没这么讲究了。难得回一趟老家,往返火车票也不便宜,倒反娘家离家近,有事抽休息天跑一趟也是常有的事,罗胜男便和娘家那边说好了,没什么特殊情况,初五或初六过去。

  “毕竟是外婆家,又没有闹翻,拜年哪有不去的道理。”盈芳劝她。

  燕子撇撇嘴:“外公外婆偏心,澳门赌博网站:向来只疼舅舅家的孩子。我和海洋每次都是高高兴兴地去、憋憋屈屈地回。哪有奶奶家来的开心自在。我是无所谓啦,可海洋还小呢,每次看他难过的样子,真不知道我娘心里怎么想的。”

  燕子姑娘再怎么不情愿,到底还是跟着爹妈回省城了。

  走之前,盈芳用碎花布头车了两条发带送她,还允诺,等天气转暖了,再送她一件小圆领的碎花衬衫。可算是把她逗开心了。

  张奶奶让向九送他们上码头,罗胜男张嘴想拒绝,张奶奶瞪眼道:“阿九是代我们送的,你多啥子嘴?”

  罗胜男只好忍住不发作。上了船瞪了女儿一眼:“别以为你奶让他来送就允许你俩在一起了,你娘我还没松口呢,想都不要想。回去后给我好好上班,争取早日转正。敢起啥幺蛾子,看我不修理你!”

  燕子翻了个白眼,扭头不做声。

  张岳军叹了口气。媳妇和女儿吵嘴,他该帮哪个?

  燕子一家走后,盈芳不再顿顿上师傅家吃饭了。

  嫁了人不同以往了,一天到晚不开火会被人笑话的。再说还有老金,一天两顿,天天下来也是不小的开销。

  不过自从有了通往山洞的地道,即便在家,也三不五时上山溜一圈,采采草药、折折腊梅,不时逮个兔子、山鸡。

  新房被鲜花妆点得分外美丽。二金吃不完的鸡兔,被盈芳酱的酱、熏的熏。去县里读书,不可能天天回家。学校食堂的伙食听冯军达说那是相当的寡淡,基本上是稀粥配杂粮馍馍,再一小碟腌过头的咸菜,时不时还会冒出一笼糙得难以下咽的黑馍馍。

  因此家里不缺口粮的同学都自带炉子在宿舍开火。

  盈芳肯定不缺口粮啊。她要是缺,雁栖公社没有哪家是口粮富足的了。所以她打算把家里的小炉子提去,煤炭有、口粮足、菜干菌菇也丰富。剩下就是准备一些半成品的肉类了。

  二金看她熏肉,逮兔子山鸡的兴奋劲更足了,每次猎捕回来,院子里都堆满东倒西歪的野味。

  亏得向刚家前院的院墙是实心的,没人看见,手脚利落地剥皮、褪毛,老金就趴在太阳底下晒肚皮。吃饱喝足的肚皮滚滚圆,毛发比来时油亮多了。不得不说,这是一头幸福的退役犬。

  倘若天气不好,料理完野味,就在屋里烧个炭盆,车车衣裳、绣绣鞋面。日子不要太逍遥。

  娘家后院那一丛紫竹苗,过了个秋冬,已从膝盖的高度,窜过了她头顶,并且大有节节上涨的趋势。

  有了这丛紫竹的庇护,鸡养在这里盈芳很放心。琢磨了一下,干脆重新规划一番娘家后院。

  如今嫁了人,吃住一般不会再回娘家。而向刚在后院开辟的菜园子,种的蔬菜足够她一人吃了。太多了也浪费不是?

  因此娘家的菜园,她突然有了新想法。

  鸡舍位置不变,菜园那一片,让小金挖了个小水塘出来,三四米见方,中间深、四周浅,挖到一定深度,沁出了汩汩的地下水。水位涨到离坑沿一尺半时不再涨了。

  水塘浅水处可种水生作物,譬如菱角、慈姑、荸荠、莼菜、莲藕。也可种一些菖蒲等药用植株。深处就给鸭子划水了。

  四周用竹篱笆圈起来,外围以及边边角角仍可种蔬菜瓜果。

  开春抓两只鸭仔过来,水塘旁再搭个鸭舍,这一片就是它们的活动场地了。师娘要是想养,容纳四只鸭子没问题。

  想到今年冬天不仅有鸡羊猪肉,还有鸭肉吃,平时又多了一种叫鸭蛋的荤菜,盈芳就止不住开心。

  不过村里养鸭的有,经常看到谁家孩子撵着两只肥溜溜的母鸭下河游水,慈姑、菱角、莲藕却难见到。集体所有的河塘里,没见过这些东西。赶明问问师傅,看附近哪个公社有种,厚着脸皮去讨些种子。

  一晃,快到元宵节了。

  元宵节过后,就要恢复上工了。

  因此赶在节前,向荣新召集社员在公社开了个简短的开工会,顺祝大伙儿元宵快乐。

  这也是新年的第一次社员大会,大伙儿聚在一起,磕着瓜子、剥着花生,聊得热火朝天。果然八卦人人都喜欢。

  “哎你们听说没?县里前阵子来了个大人物,据说是遗失了个公文包,里头有样很重要的东西,一找二找的,找到了咱们县。结果你们猜,这事儿查到谁头上了?”

  八卦谁不爱啊,纷纷催道:“快说呀!查到谁头上了?”

  “就那谁,许丹以前处过一阵子的对象,副食品厂的副主任。”

  “原来是他啊!”

  “怎么查到他头上了?难不成是被他捡到的?”

  “哪能啊!人大干部说了,那公文包是被偷的,才不是丢的。偷的人逃到咱们县,被许丹对象的老堂救了哎呀反正乱七八糟的,具体谁理得清啊。”

  “那后来咋样?人进去没?”

  “许丹对象没进去,但副主任当不成了。他老堂进去了,罪名是助长歪风邪气,少说要关几个月吧。”

  大伙儿听了纷纷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