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61章 顺其自然
  盈芳拍拍绯红的脸颊,庆幸男人回部队了。

  平时那么严肃一个人,床笫之事上竟如此热情如火。照他那样的需索法,新婚头一个月搞不好就怀上孩子了。

  想到这茬事,她低头摸摸平坦的小腹,应该不会这么快吧?

  想起领证那天,民政局同志塞给她的一盒药,回来后搞懂了,那是避孕用的。当时害羞,碰都不好意思碰,是向刚收起来的,被他藏哪儿了?

  盈芳翻箱倒柜,最后在大门衣柜的带锁抽屉里找到了。

  镇定地读了一遍上头的说明,服用倒是简单,初次服用于月事来潮第五天、第十天,剂量是一片;以后每次月经来潮第五天服一片就行了。也就是说一月服一片就能避孕一个月。但停服后要等半年才能怀孕,否则胎儿不健康。

  除此之外,说明的副作用一栏,罗列了诸多不好的事项。

  摩挲着药盒,盈芳有点犹豫不决。

  可不服吧,万一怀上了,还能去县里读书吗?

  至于二十岁不到就生娃会不会早了点?倒是不在担忧范畴。上辈子的爹娘,可是十七岁就生她了。

  转念想到服用要等月事来潮第五天,若月事不来,说明怀上了,哪还用纠结。若是来了,说明没怀上,接下来男人都不在家,还服它干啥!

  想通后,盈芳嗨皮地将药盒塞回抽屉,不去想这个事了。

  一切顺其自然。

  正月初一拜大年。

  盈芳起来后收拾干净屋子。窗户支开了半尺缝,散去了一屋子浓郁的靡味。

  喝了碗男人热在炉子上的豆茶汤,穿戴整齐、挽了个发髻,出门给各路长辈拜年去了。

  这年头女人婚前和婚后的发型变化不是很大。顶多为了干活方便剪成短发,再不济扎两束短辫子,或是头顶挑一束然后用发夹压住。很少像盈芳这样规规矩矩挽发髻的。

  因此在路上看到她,妇人们都纷纷停下来夸她这头发梳得好看,还问她固定发髻的桃木簪子哪儿买的。毕竟,供销社和代销点没看到有卖。

  盈芳抿唇笑笑,这是男人给她削的呢。老大爷送的那枚龙凤呈祥碧玉簪她可不敢戴。

  先去师傅家拜年,然后跟着师兄他们一起,依次去了书记家、社长家。趁师兄一家在社长家唠嗑、喝糖水时,她抽身去了一趟李寡妇家。上回那事,若没有李寡妇通风报信,后果不晓得会怎样。

  “你太客气了。乡里乡亲的,谁碰到那样的事不帮衬一把?”李寡妇没想到盈芳会在正月初一上门,往年这时候,澳门赌博网站:都是娘俩守着门冷冷清清过的。

  盈芳拿出特意揣在口袋里的大白兔奶糖给李苍竹,边说:“嫂子才客气了。喜饼还多亏了嫂子呢。”

  李苍竹砸吧着奶香味浓郁的大白兔奶糖,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萌萌地问:“芳姨,刚子叔咋没和你一起来?”

  经过短短几天相处,李苍竹对这个高高酷酷的军人叔叔,可谓崇拜到了骨子里。

  “他回部队去了。能在年关请出这么多天假,已经是领导开恩了。”盈芳笑着说。

  李寡妇叹道:“可不就是这样,所以说军嫂不好当啊。不过听你二婶说,过不多久你就能随军了?那地方远吗?往后还回来吗?”

  “他们驻地在省城,说远也不是很远,往返两天仅够了。有时间会回来的,毕竟我和他老家都在这儿。”

  “说的也是。”李寡妇难得交上一个知心朋友,想到她没多久要随军,心里难免有些不舍。同时又替盈芳高兴。做军嫂不易,能和丈夫住一块儿,这是好事儿啊。于是一再说道,“有啥事尽管找我。抽不出时间就让二狗子跑一趟,那孩子现在和苍竹玩得很好,隔三差五就往我家跑。”

  “那是因为狗子哥和我都想成为解放军,咱们在抓紧时间训练呢!”李苍竹脱口道,随即紧紧地捂住嘴,湿漉漉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娘,生怕李寡妇骂他。

  “这孩子!”李寡妇好气又好笑,作势拍了儿子两下,“解放军是那么好当的吗?拿根棒子挥几下就是训练了?哪天问问你刚子叔,当解放军有多辛苦。看你瘦的跟猴儿似的,没两下就被淘汰了!有那工夫,还不如多认几个字,将来要是能进公社当个出纳或会计,娘就心满意足了”

  “我有认字啊,芳姨送的识字课本我认了大半了,狗子哥还没我认得多呢!”

  “那也不能骄傲!主席说了,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力戒任何的虚夸和骄傲!记住了?”

  “没。”

  “”

  盈芳从李家出来,仰头看看灰蒙蒙的天,似乎又要下雪了,但心情却出奇地好。

  初二照风俗是回娘家的日子。盈芳养父母都不在了,回不回其实无所谓。不过想把老金的窝从娘家搬到夫家来,以后就在夫家陪她了,便收拾了个简单的包袱,回去了一趟。

  舒老太那边,意思意思地送去了半斤白糖、一包红枣。

  许是看她身后跟了条大狗吧,舒老太这次倒是没对她恶言刁难,撇撇嘴,收下白糖和红枣,问起舒彩云的下落。

  “刚子哥早就托人打听了,但是还没消息。”盈芳照实说。

  舒建强听后,眼神转为黯然。

  舒老太又开始骂骂咧咧。

  盈芳赶紧退了出来。

  回家路上,摸摸老金的头:“今儿多亏有你。回家怎么犒赏你呢?”

  犒赏=肉或大骨头。

  老金眼睛一亮,四腿一撒,催着她快回家。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

  “回家也没鲜肉啊。”盈芳跟在它后头哈哈笑。

  到家后,扶着门框喘大气。

  老金围着她转了好几圈,末了叼着她的裤腿,使命往地窖方向拖。

  小金盘在房梁上,丝丝吐了两下信子,而后直直飞到了床前脚踏上,尾巴稍一带,就把大床挪离了几尺,露出地窖出入口的泥盖。

  盈芳以为它们俩是想去地道里玩,想想除了拆狗屋,也没别的事,师傅家说好晚上才去,便提上油灯,掀开泥盖,手一挥:“走!下去玩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