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56章 自叹弗如
  向刚乐了,这丫头无时无刻不想着吃啊。

  不过能吃是福,能吃才能生。搞不好这几天撒播的种子已成功着陆、并开始生根发芽。

  如是一想,愉悦地朝她挥挥手:“那你去吧,我带海洋出去转转,争取多打几只麻雀来给你加餐。”

  盈芳:“……”我就那么一说啊,你还真去。

  算了,要真打够能做一盘菜的麻雀,也是他本事。

  甩甩头,快步朝磨坊走去。第六感告诉她,燕子姑娘会在那儿。

  果然,冷清的磨坊里,燕子甩着手里的狗尾巴草,沮丧地坐在磨盘上。看到盈芳进来,诧异地问:“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除了这儿,你能去哪儿啊?”盈芳含笑反问。除了师傅家,也就来过磨坊和晒场。晒场在室外,冬天的早上,冷风嗖嗖的,搁谁也待不住。

  往燕子身边一坐,直奔主题:“跟你娘顶嘴,不像你的作风啊。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姑!”燕子腾地站起来,一脸惊愕,“你、你……”

  盈芳憋不住笑:“看你这不打自招的小样儿!说吧!你心里到底咋想的?之前还说想让刚子哥给你介绍个兵哥哥,来了乡下,改变主意了?”

  “姑……你是不是有特异功能啊?能看到我心里想什么?”燕子弱弱问。

  “要真有就好咯,哪还用得着问你。”盈芳没好气地睇她一眼,“我是看你那小表情猜的,看你这些天心不在焉的,”顿了顿,开门见山问,“是向九对吧?”

  “姑!”这下,燕子是真的蹦起来了,羞得语无伦次,“不、和他没关系、我……”

  “燕子,遇到问题咱要直面解决,而不是逃避。你要真喜欢阿九叔……咳!”

  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燕子要是跟向九好上了,她俩以后要怎么称呼啊?燕子唤她姑,她唤燕子婶?

  扶额!

  “你先告诉我,你喜欢他什么?”

  燕子娇羞地垂下头,绞着衣摆小声答:“我、我也说不清原因,只知道他人很好,对我也很好……”

  盈芳无语。人很好这优点太抽象了吧,公社里那么多热心肠的小伙子呢。至于对燕子好……

  “具体怎么个好法?”

  燕子还真举出了一二三点。

  先是张红要撞她以及她护着的豆腐,是向九挺身而出救了她。

  盈芳点点头。这事儿她知道。

  “还有姑你不知道的呢。”

  燕子继续说。

  那天盈芳因为姥姥来探亲先回家了,她走后没多久,磨坊里呼啦一下涌进来很多人,都是从张红那儿听说张家有人会磨豆腐、霸着公社的磨盘不放,借故来问燕子讨豆腐的,说什么给两块豆腐就不计较她占用集体资产的事。

  这么多人,燕子一个姑娘家哪扛得住,向九便让冯军达去喊他爹,他则护着燕子跟社员们理论。等到社长和书记来了之后,又护着燕子回张家,豆腐也一分不少地送了回去。

  “那些人可真是”听说她走后还发生这样的事,盈芳气不打一处来,“你个傻丫头,当时咋不跟我说呀。”

  “你和姥姥、舅母好不容易团圆,拉你说这些糟心事,岂不是添乱嘛。”燕子咧嘴一笑,“而且后来也没发生什么,过去就过去了呗。就是九、咳、向九被人推搡了一下,脚后跟撞在石磨上,肿得鞋子都穿不了,只能当拖鞋趿拉着。偏这呆子也不说,要不是喝姑的喜酒那天,无意中被谁踩了一脚,我还不知道他受伤了呢。”

  看燕子谈及向九时那眉飞色舞的样子,盈芳心想:这丫头是真的陷进去了。就是不晓得向九是怎么个态度。仔细回想磨豆腐那天这俩人的互动,似乎、好像、也许,并不是燕子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真这么喜欢他呀?”盈芳揶揄道,“之前还说想当军嫂、让刚子哥给你介绍个兵哥哥的,还没付诸行动就反悔了?”

  “姑!”燕子捂着脸跺跺脚,差点落跑。

  “行了,不逗你了。说正经的,你觉得你爹娘同意的可能性有几成?”

  “管它有几成!我娘不是让我带对象回家吗?我这就带给她看!他晚上才去他二哥家过年,中午让他去爷奶家吃饭咋样?”

  “……”

  还真是干脆利落啊。

  盈芳自叹弗如。

  于是,从磨坊出来,燕子去找向九,盈芳径自回了二老家。

  “没找到那丫头?”罗胜男嘴巴再硬,心里到底是担心闺女的。

  盈芳略感心虚地摇摇头。

  “这孩子!”罗胜男急了,扯掉围裙就要出门。

  “娘!”

  就在这时,燕子拽着一个人兴冲冲地奔进来:“你不是说有本事带个对象给你看看吗?喏!我带来了!”

  “……”

  大伙儿集体惊目。

  向九也一脸错愕。

  事先要是知道这丫头拖他来是为这一出,他……

  怎样呢?义正言辞地拒绝吗?可她做的不就是这些天萦绕他心头、好几次想要率性而为的事么?既然她能勇敢地跨出这一步,他为什么不行?

  于是,向九往前一步,双膝下跪在呆目的张岳军俩口子跟前:“叔、婶,我喜欢燕子,想和她结成夫妻,求你们成全!”说完,和燕子一样干脆利落地磕了三个响头。

  “不是,我说……”张岳军被这一幕搞糊涂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先把人扶起来。

  “阿九啊?来来来,喝碗糖水,有什么话坐下再说。”张奶奶端了一碗正月初一早上喝的甜豆茶给向九,并招呼他坐。

  “谢谢奶奶。”这是随燕子喊人了,不然依他的辈分,该唤张家二老叔婶的。

  “客气啥!奶奶家别拘谨,当自个家就好。”张奶奶愣了一下,马上回味过来了,笑眯眯地顺着他的称呼应下了。

  她倒是很喜欢向九这孩子,孙女儿能嫁到这里来,落户在二老眼皮子底下,有什么不好?唯一的不好,恐怕就是城里户口变成了乡下户口。可在她看来,城里头吃住方面还不及乡下呢,吃棵青菜要花钱、想吃鸡蛋不定买得到,住的地方又那么小,还不如乡下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