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55章 长大就知道了
  “姑怎么还不来啊?”张海洋坐在门槛上,澳门赌博网站:托着腮帮子第次翘首看院门。

  张海燕好奇地问:“你老盼着姑干啥?不盼她也肯定来啊。”

  “我没盼姑。”张海洋老实说,“我盼姑丈呢,他昨儿答应我,要给我做一把射程最最最远的弹弓的。”

  “你们姐弟俩别挡着门坐了,门口风大,快到里面来。”张奶奶在灶房喊道。

  “就是!大冷天的,坐门口吹风,蠢不蠢啊!快进来!你姑丈他们不会这么早来的。”端着海碗扒早饭的张岳军笑着接道。

  他们俩口子昨儿下午到的,今天是回到老家的第一顿早饭,葱油花卷、地瓜粥,配油炸花生米、麻辣小鱼干,吃的不要太满足。

  “为啥?”张海洋仰着小脸懵懂地问。

  “傻小子,等你长大娶媳妇就知道了。现在给我进来!开着大门,你不冷你老子我冷得受不了了。”张岳军见儿子乖乖起身、掸着屁股上的灰掩上堂屋门,才继续扒早饭,边吃边对灶房里忙活的老人说,“娘,小芳和刚子才结婚,你叫她这么早过来干啥?有啥活吩咐我和胜男不就行了?”

  “没啥活啊,我就是想着,他们小俩口老那么腻歪,经常把早饭延到晌午才吃,这对身体不好啊,就让他们早点过来。”

  “噗”张岳军一粒花生米准确无误地射到了对面墙上,“我说娘啊,人小俩口新婚燕尔的,你这样掺合真的好吗?”

  罗胜男也忍俊不禁,忍着才没拆婆婆的台。

  “我没掺合啊。”张奶奶一本正经道,“我就是让他们早点过来吃饭。这会儿年轻看不出来,往后年纪大了,就知道三餐对身体多重要了。别拿身体不当回事。”

  “是是是,您老说得对!”

  张奶奶横了儿子一眼,别以为她听不出来,语气里多敷衍。

  “姑和姑丈来了!”即使关着门也一直从门缝往外看的张海洋,第一时间发现了迈入院子的小俩口,兴奋地拉开门,蹦到向刚跟前,问啥时候给他做弹弓。

  “你个混小子,你姑他们早饭都没吃,哪来的工夫给你做弹弓,一边玩去!”张岳军撵开了烦了一早上的儿子,唤小俩口进屋吃饭。

  向刚拍拍张海洋的头,含笑说:“弹弓做做很快的,你先照我说的准备材料,我吃了饭就给你做,做完带你去田里打麻雀。”

  “好哦!”张海洋脸上的沮丧一扫光,欢呼着搜罗向刚说的木棍、牛皮筋、铅丝去了。

  盈芳钻到灶房问师娘有没有要帮忙的。

  “帮啥呀,前阵子不是被你忙得差不多了?余下的有你嫂子在,不用你操心,你就和刚子好好处。有说哪天回部队吗?随军的事怎么说?”张奶奶盛了碗地瓜粥给她,边关心地问。

  盈芳如实道:“明天就要走了,还有任务等着他呢。随军还早,肯定要等春耕以后了。”

  “春耕后随军啊?那也不早了,开年不就二月了嘛。那天你邓婶子不是说今年公社打算推荐你去县里读书?你没和刚子说?”张奶奶委实怕向刚不同意,问起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

  “说了,他支持我继续念书。”盈芳笑瞥了向刚一眼,大大方方地应道,“还说找人托托关系,看能不能把我的学籍转驻地中学去。”

  “学籍也能转?那感情好!”张奶奶放心了,乐呵呵地给向刚盛了一碗地瓜粥,下饭菜除了萝卜干、花生米、小鱼干,还有两颗金黄灿灿的荷包蛋。

  “真是差别待遇啊。”原先还觉得肚里满足的张岳军,拥着他老娘的肩,夸张地叹了句,“不知情的,还以为刚子才是您老的幺子,我是您从火车站捡来的。”

  张奶奶横了他一眼:“闺女都快嫁人了,还这么淘气!”

  大伙儿都笑了。

  说到燕子,罗胜男不无惆怅地说:“去年也不是没给她相看,可街坊邻居里没合适的,托了人介绍迟迟没回音,再拖下去,年纪越来越大了……”

  张有康提着一捆竹竿进来,打算扎个大笼子给剩下几只小兔子住,听到儿媳妇的担忧,接了句:“姻缘还没到呢,急啥。像芳丫头,不也是十七了才定下来?姻缘来了挡都挡不住。”

  话是这么说,可在姻缘没来到之前,做父母的总归着急啊,万一碰不到所谓的姻缘呢?岂不是一辈子耽误了?

  “燕子自己怎么说?”盈芳小声问罗胜男。

  “那丫头肯说就好了,每次问她都说不着急。”罗胜男干脆坐到盈芳对面,边剥土豆皮边吐槽,“楼上老王家的幺女,比燕子还小半岁呢,都说好对象了。楼下冯家的闺女,上学和燕子一个班的,开了春也要筹办婚事了,就咱们家……”

  “娘!”燕子姑娘晒完衣服,进来辩驳,“您说这些干什么!王琴和冯玉珍谈的对象,你又不是没见过,一个胖的跟猪似的,一个彻头彻尾病秧子、风一吹就要倒。这样的对象,白送我都不要!”

  “嘿!”罗胜男气乐了,“你好意思嫌这个胖、嫌那个没用?有本事你给老娘带个比他们都好的回来啊?”

  “带就带!”燕子气哼哼地一甩辫子,扭头冲出了门。

  “你们娘俩哦,大过年的吵这个干啥?有话不能好好说。就算操心她的终身大事,也等过了年再操心嘛。”张奶奶急急要去追。

  罗胜男不好落婆婆面子,没出言反驳,却也没起身去追,坐在一边兀自生闷气。

  盈芳三两下扒完碗里的粥,抹了抹嘴起身道:“师娘我去吧。”

  “那行,你俩岁数差不多,平时也比较说得来。你去劝劝她,别大过年的跟自己娘置气。”

  “哎!我晓得的,您和嫂子放心吧。”盈芳宽慰了她们几句,出去寻燕子。

  向刚迈着大长腿追上来:“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啦。”盈芳失笑,“我知道她在哪儿,而且姑娘家的话题,你去了也插不上嘴。还是给海洋做弹弓去吧,不是要带他去打麻雀吗?多打几只,回头烤烤也是一道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