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51章 撑不下去了
  盈芳清楚供销社到码头的距离,澳门赌博网站:又想想下码头到家的距离,认怂地趴上他的肩,与其在遍地熟人的江对岸让他背,倒不如背这一段路呢。

  向刚大掌托住她臀部,稳稳背着她朝码头走。

  不远处,一个身穿肥大旧棉袄、面戴口罩的女子,双手插在兜里、盯着稳步远去的小俩口目露恨意。

  “怎么跑出来了?”吴为民从供销社出来,看到弄堂口的女子,紧张地四下看,确定没熟人,快速地拉起女子往弄堂撤,边跑边气喘吁吁地说,“我堂哥俩口子来了,说是有事找我们商量,我得回趟家,你一个人没事吧?”

  过年期间,厂子放假,工人们都回家过年,要是继续留许丹在宿舍,免不了被人怀疑。事实上,已经有人看到许丹进出他宿舍了,早晚会传到家人耳里。吴为民再三思量后,以自己的名义偷偷在城中租了个单间,趁天黑把许丹接到了这里。房租一个月一块二,都赶超他一个月伙食了。

  要说不肉痛是不可能的,可有啥法子呢?如今的许丹,无疑是个黑户,一旦查出来,不仅许丹,连他都要跟着遭罪。共犯加窝藏犯,没准要坐牢。

  吴为民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跳了个天坑。可跳都跳下来了,没人搭救,哪里上得来。只能过一天算一天。这期间,念了几句阿弥陀佛,祈求老天保佑别被人发现。

  “不会又是你姐变着花样给你相亲吧?”回到出租屋,许丹扯掉口罩,脸色不愉地埋怨道,“你那个姐,真是狗逮耗子多管闲事,都嫁出去那么多年了,还想把持你家的事……”

  “怎么说也是我姐……”吴为民抹了把脸,神色郁郁。

  许丹见状,赌气地往床上一坐:“行行行!那你去吧!不用管我!”

  吴为民叹了口气,摸出口袋里所剩无多的私房钱,递给许丹:“这些你拿着,马上就过年了,再怎么样,年总要过的。正月初上头菜场不开,还得囤点米面、菜蔬……”

  许丹赌气归赌气,倒也没和钱过不去。主要是她身上真没钱了,食品厂的学徒工一个月工资才六块,买了过年的衣裳、鞋子,又买了点黑市米,哪还有得剩。

  吴为民走后,许丹趴在床上嘤嘤哭了一场。

  这样的日子啥时才到头啊。她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吴为民也在头疼这个问题。

  只怪他一开始想得太简单,以为把她藏起来没人知道就行了,反正他一个月工资有二十五,比普通工人多五块呢,多出的五块养一个女人还是可以的。可真正实施了才发现,这不是养一只猫、一条狗那么简单饿了喂点食、渴了喂点水就好了。这是一个人啊,活生生的人!是人总得有根吧?她的家庭、她的户口,这些都是问题。

  头疼了一路,到家了。

  屋里很热闹,想来是堂兄俩口子到了。

  吴为民定了定神,正要推门进去,听到他大姐不加掩饰的大嗓门:“哎呀娘啊,阿弟都这个年纪了还没孩子,你不着急我都替他着急。依我说,你就该没收他的工资,钱捏在他手上,你说的他当然不听了,钱捏你手上,想做什么还用征求他同意?我给他介绍的那都是万里挑一的好姑娘,可让他相看,像逼良为娼似的……”

  “瞎咧咧什么!你弟不愿意,说明他心里有人,你问问他中意谁,照着他心意去相看不就得了,别老是你觉得好就塞给他……”这是他老娘的声音。

  “唉哟我的娘啊,你真老糊涂了!阿弟心里的人是谁?不就是那个臭名远扬的知青吗?人都跳江了,你想让阿弟追下去啊?”

  “呸呸呸!有你这么咒自个弟弟的么?嘴巴不带门……”

  “我就那么一说,娘啊,正因为阿弟当时想娶那个知青,如今人死了,不正好让他相看相看别的姑娘吗?总不能一辈子不讨媳妇了吧?那咱们老吴家岂不是断后了?你再疼他,也不能这么惯着他啊……”

  吴大娘叹了口气:“哪是我惯着他、或是不让他讨媳妇,是他自个不愿意……”

  “婶子,我家那边倒是有个合适的对象。”上门做客的堂嫂插话,“年纪比阿民小两岁,还没嫁过人,虽是老姑娘,但人长得眉清目秀、手脚也很勤快。当年要不是她爹妈过世执意守了三年孝,也不会错过嫁人的好时机……”

  “娘,我回来了。”吴为民怕他老娘答应,推门走进去,“大姐也来了。堂哥、堂嫂啥时候到的?”

  “为民来啦!我们昨儿晚上到的,怕你们睡下了,就在火车站边上找了个旅社住了一宿。”吴为民的堂嫂姚美丽说道。

  吴大娘客气地说:“都到这儿了咋还住旅社,家里房子小,但挤一挤总归还是能住下的。旅馆里鱼龙混杂的,哪能睡好觉,难怪你眼圈那么黑,眼袋都出来了……”

  姚美丽尴尬地笑了一下。心说黑眼圈、大眼袋可不是因为住旅馆,而是床头吵架床尾和,折腾到后半夜才睡。但这个场合,哪好意思说实话,只得讪笑着说:“我也这么说,还不是为国……”她朝丈夫飞了个眼神,“说是没住过旅社,非要拉着我体验一把。一晚上八毛钱呢,还不包括吃饭。”

  吴为民的堂兄吴为国翘着二郎腿、抽着烟,派头十足地说:“不就八毛嘛,马上就能赚大钱了,还在乎这点蝇头小利?”有钱才是大爷,和媳妇儿吵架,都能占上风。

  其他人一听,眼睛唰地亮了,尤其是吴阿香,急吼吼地追着吴为国问:“怎么赚?别不是投机倒把吧?这罪名太重了,搞不好要牵连宗族的。”

  “大姐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会做犯法的事。”吴为国笑着弹了弹烟灰,说起这趟来宁和的缘由,“前几天救了个外乡人,哪成想那人大有来头,说出来怕吓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