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50章 迟来的洞房
  这样的袜子,他也有一双,知道是她织的,一直收在箱底,部队里不论什么袜,穿不了几次就磨损,实在不舍得穿。今儿是第一次。

  情侣袜……想到这个词,向刚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脱掉袜子,露出洁白如玉的莲足,看得向刚挪不开眼。哪怕已经浸到温度适宜的热水里了,还握着不放。哦,也不算不放,起码放开了一个脚,解放出来的手,撩拨着水,爱不释手地轻揉轻搓。认真的神态,仿佛洗的不是脚,而是一件十分珍贵的艺术品。

  盈芳羞得脸都要埋到前胸了,可他粗粝的大掌始终包裹着其中一个脚丫,怎么都挣不开。

  “要不,你一起洗?”好半晌,想到让他松手的理由了。

  向刚也同意了。

  然而一起洗的结果是他两只大脚丫,灵活地将她一对玉足包裹住,鱼戏莲叶般地戏弄、不、撩拨她。

  最后,带着水汽,将她抱上了床。从一对玉足开始,攻城掠地、开疆拓土……

  木板床的吱呀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尤为明显。

  旅社的隔音不是很好,生怕相邻房间的旅客听见,盈芳咬着樱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那羞死人的声音,可抑制不住的娇吟,依然从紧抿的唇角破碎地逸出,承受着男人制造的一波又一波疾风劲雨。

  次日是风和日丽的晴好天气。明灿灿的朝阳,透过旅社单薄的窗帘洒入房间。

  两张单人床,其中一张床褥平整,除了缺了个枕头,像是没被人碰过。另一张床上却拱起一个大包。温暖的棉被裹着相拥而眠的两人。

  向刚其实醒来有会儿了,见怀里的人儿还酣甜地睡着,勾了勾唇角,搂紧她,欣赏了一会儿媳妇那百看不厌的睡颜,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嗯……”

  盈芳嘤咛一声,澳门赌博网站:翻了个身,想要躲开扰人清梦的纠缠。

  耳畔传来男人沉沉的低笑,才猛地清醒。

  “醒了?”他啃啮着她粉嫩的耳垂,低哑地道,“肚子饿吗?昨晚都没吃烧麦。”

  盈芳飞他一个白眼。还好意思说!泡脚的时候才几点,他送她的手表就戴在手上,看得可灵清了,七点都没到!然后裹着被子闹了多久?最后一次被他欺上身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浑身上下提不起一丝劲儿,怎么结束的都不知道。还敢提什么烧麦!

  向刚搂着她笑,火热的双唇,在她脸上描绘五官的美好,边说:“冷了没法吃,等下拿去食堂问问能不能加热……”

  得了吧!照他目前的黏糊劲,所谓的“等下”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说不定能吃午饭了……

  果不其然,等她再度清醒,太阳都晒屁股了。某个罪魁祸首已经穿戴整齐,神清气爽地倚在窗前看冬日的街景。

  见她醒来,眉眼含笑地走过来,坐在床沿替她掖了掖被角,柔声问:“睡饱了吗?肚子饿坏了吧?要是累的话,我把饭买上来,吃完再睡会儿。”

  盈芳揉揉眼睛:“几点了?”想起自己也是有表一族了,抬起胳膊看时间,这一看,惊呆!

  十一点!都十一点了!

  她在床上整整待了十六个小时!

  “咳……”男人的俊脸染上一层薄薄的红晕,自知理亏,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奉上媳妇儿的衣裳,“要不要我帮你?”

  盈芳板着脸,不声不响地接过衣裳,从里到外依次套到身上。上衣穿完准备穿裤子时,发现了不对劲。

  “这是什么?”她从身下抽出一件皱成咸菜干的白衬衫,正是她做给他的那件,抖开一看,衬衫背面,不知何时染上了朵朵绽放的红梅。

  向刚淡定无比地从她手中抽走衬衫,叠整齐后装进背篓。

  饶是盈芳再后知后觉,此刻也明白衣服上的“梅花”是何物了。脸上如火烧一般,尴尬地坐在被窝里,不知该起、还是该拉高被子逃避他戏谑的目光。

  最终当然还是起来了。再不起,住宿费要加了,不能和钱过不去不是。

  起来后,照例是向刚从盥洗室打来洗脸水,旅社不提供牙刷牙膏,在外也没那么多讲究,拿喝水杯漱了口,哈了一口气,想闻闻有没有口气,却被某人含住了唇。

  若不是对门小夫妻骂骂咧咧地摔门声,搞不好要中饭连晚饭了。

  本欲做夜宵的烧麦,终于发挥了它的光和热借食堂的蒸笼加热后,被小俩口分分吃了。退了房、收回押金,散步到国营菜场,夹在一大波抢年货的城里人当中,运气好到爆地换到两斤大青虾、一尾长白条。还抢到两株不要票但限购的冬笋,鼻尖冒着汗珠从人群中挤出来,相视一笑,而后提着战利品,来到国营饭店炒了俩热菜、点了份萝卜大骨汤,就着白米饭吃得肚儿滚瓜圆。

  从国营饭店出来,已经三点了,离末班船开船还有点时间,干脆拐进供销社,左右荷包里不差钱也不缺票,开启买买买模式!

  小俩口兵分两路,抢购了几斤大人、孩子都喜欢、美味又应景的鸡蛋糕、牛皮糖、冲管糖、江米条……组成小家庭的第一个大年,怎么庆祝都不为过。

  等从人挤人的供销社出来,盈芳是真的累坏了,小脸都白的都没血色了。

  向刚心里一紧,背篓甩到肩上,强有力的双臂搀扶住媳妇儿,心疼地问:“要不找个地方歇会儿脚?”

  盈芳看了眼时间,歇啥呀,再歇末班船又要开走了。

  “算了,回家再歇吧。今儿要是也不回,师傅他们该担心了。”

  话是这么说,可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向刚不由自责,昨晚上……哦,不止,还有今早上,着实孟浪了。

  “上来,我背你。”他把背篓往胸前一揽,在她前面蹲下来,“乖,没事的,上来吧。”

  他倒是想直接来个公主抱,可路上、码头这么多人看着,媳妇儿肯定不好意思。背相对好一些,借口脚伤了走不了路,谁还来脱鞋子检查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