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49章 给点阳光就灿烂
  县里一共两家旅社,分别在城南和城北。

  盈芳他们去的是城北这家,离码头近,火车站过来也不远。

  石砌的二层楼房,门檐上刻着“向前旅社”四个端庄有力的黑体字,正中一颗褪色的红漆五角星。

  进门就是柜台,一名短头发的中年妇女裹得厚厚实实的坐在柜台里支着胳膊打盹,听到动静睁开眼,见是一男一女俩年轻人,狐疑地打量了一眼,说:“大通铺满了,只有单人间和双人间。开单间请出示介绍信或户口簿,开双间请出示结婚证。”

  “双人间一晚。”向刚坦然地亮出簇新的结婚证和自己的军官证。

  “押金一块,住宿八毛。”

  盈芳快手快脚地数出一张一元钱、四张两毛钱,甜笑着递给出纳。

  向刚欲掏口袋的动作顿了顿,有种被媳妇儿包养的节奏怎么破!

  出纳收进钱,拿笔在印刷着“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一行小字的收据上,刷刷填上“今收到向刚等贰同志宿双人间一晚合计捌角整”,再在下方填上日期和经手人,“啪”地盖上“宁和县革命委员会办事组向前旅社”的财务专用章,撕下一底联,和押金条子以及钥匙一并交给向刚,抬起下巴朝侧楼梯方向努了努嘴:“二楼左拐204号房,热水和盥洗室都在楼道最东头。”

  “谢谢。”

  向刚收起证件和押金条,和盈芳一起上了二楼。

  说是双人间,其实并不大,两张一米二的床放着,居中一张床头柜,靠窗一组脸盆架和一张看似梳妆台的小长桌。剩下的空间,就够两人转个身。

  唯一让盈芳满意的是,旅社里通了电,房间里用的不是油灯,而是电灯。拉一下灯绳,悬在头顶上方的灯泡就亮了。

  “你歇会儿,我去打热水。”向刚看她拉灯、关灯玩得不亦乐乎,宠溺地笑笑,一手提起脸盆架旁的两把竹壳热水瓶,另一手拿脸盆、毛巾。饭店里的毛巾鬼知道谁用过,热水消毒一下比较放心。

  “你一个人怎么拿?还是一块儿去吧。”盈芳丢下灯绳,上前想要帮忙。

  向刚举高手,侧身在她耳边笑语:“这点东西,还难不倒你老公。”

  盈芳:“……”这人!给点阳光就灿烂。

  许是这会儿灌热水的人不多,向刚出去了一小会儿就回来了,两个热水瓶都灌满了热水,脸盆和毛巾都消过毒了,接了半盆温热水回来,给盈芳洗脸用。他自己在盥洗室洗过了,俊逸的脸上还带着些许氤氲的湿气。

  “洗把热水脸暖和暖和,然后去吃饭。吃完回来再泡脚。”向刚都计划好了。

  盈芳没意见,依言擦了把脸。

  向刚等她用完毛巾,利索地端起脸盆去盥洗室倒水。

  “你看看人家丈夫,多体贴啊,又是打水、又是倒水。再看看你,啥都要我伺候,在家是这样,出门也是这样,嫁给你到现在,就没过过一天轻省日子……”

  对门也是一对小夫妻,妻子在水房灌水时,正好碰到向刚打水,这会儿出来倒脏水,又碰到向刚,止不住冲房里懒怠地歪在床上的丈夫抱怨。

  丈夫恼羞成怒:“既然人家丈夫那么好,你咋不去嫁他啊!一天到晚就知道说别人好,咋不想想你自个儿的条件,你有人家媳妇漂亮吗?你有人家媳妇温柔吗?你这样的女人,老子愿意娶你,你该偷笑了,还敢嘚吧个没完……”

  “什么!你再说一遍!”妻子被丈夫驳得羞愤交织,脏水也不去倒了,“砰”地摔在门口,张牙舞爪地朝丈夫扑去,“姓吴的!你敢这样糟践我,我、我跟你拼了!”

  “臭婆娘!居然拿鞋子扔我!别忘了这趟出门的目的……”

  别说房门虚掩着,哪怕关实了,这么大动静也隔不了音。很快,楼下的出纳奔上来警告:“俩口子吵归吵,别破坏东西啊,不然从你们押金里扣,扣不够另外赔。”说完,施施然地下楼了。

  就这样?盈芳错愕地看看向刚,小声问:“怎么不去劝劝?就不怕闹出人命啊?”

  “放心,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看着吧,等咱们吃完饭回来,保证没响动了。”向刚搂了一下她的肩,随后牵着她手下楼。下到一楼时被盈芳挣开了,大庭广众的,难免被人说闲话。

  旅社里也供应餐点,只是菜色不如国营饭店丰富。碍于天黑了,外头又冷,盈芳不高兴走远路,拉着向刚在旅社食堂凑合对付了一顿。

  一人一碗热汤面,浇头是葱爆肉丝,就这样,也花了六两粮票、七毛六分钱。

  “两碗面都赶超住宿费了。”盈芳唏嘘。

  “出门在外就是这样,该花花,别放心上。”向刚说着,把自己的浇头拨了一半到盈芳碗里,让她快点吃,“趁热吃身子才暖乎。”

  盈芳睨了他一眼,把肉丝挑出来放到他碗里:“不许再给我了,我吃不下这么多。”

  向刚宠溺地笑笑:“好。那再看看有什么点心可打包的,晚上饿了吃。”

  食堂人不大,吃饭的人也不多,因此两人说话虽小声,还是被食堂人员听到了,笑着端出一笼刚出锅的糯米烧麦,问他们要不要买几个。

  烧麦不大,男人一口就能吃掉一个。

  向刚买了十个,五分钱一个,眨眼工夫五毛钱又花出去了。

  盈芳肉疼地瞪他两眼。

  他却冲她意味深长地笑,完了在她耳边说:“洞房花烛夜,怎么能让媳妇儿饿肚子呢。”

  红晕瞬间遍布她的脸和脖子,耳根也开始发烫。

  都不知道怎么上的楼,总之,等回过神时,男人已经倒好洗脚水、撩起她裤腿正准备给她洗脚。

  盈芳吓得连忙抽回腿:“我自己来。”

  男人给女人洗脚,传出去不得被全村的唾沫星子淹死啊。

  “不,我来。”向刚却执意要给她服务,温热的大掌托住她小巧的莲足,动作轻柔地脱掉棉线织的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