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47章 醉了
  “是,辛苦两位舅母了,一定回份大礼才行。”

  “那还差不多!”

  两人说笑着走出婚房。

  见新人出来敬酒,席面推向了**。

  喜宴摆了六桌,堂屋三桌、向刚原先的睡房两桌,灶房一桌。二狗子为首的孩子们都坐灶房,吃完下桌,还能坐几个大人。

  新郎新娘的主桌摆在里屋,陪同的有张家二老、吕姥姥婆媳俩、书记俩口子、社长俩口子。

  为此,不请自来的舒老太又不依不挠地闹了一场,因为她和舒宝贵被安排在了灶房那一桌,身边清一色的熊孩子,上一道菜抢一道,可怜她一把年纪哪里是半大孩子的对手,舒宝贵在家都是她喂到嘴里的,哪见过这等阵仗,以至于一轮吃下来,愣是没吃到多少,气得她摔碗扔筷子,可掌厨的向二婶、美芹娘摸透了她的烂脾气,越是搭理越是闹腾得欢,干脆不理不睬。

  舒老太见骂半天,也没人给她添菜,倒反桌上的好菜被二狗子几个抢得一盘不剩,顾不上嚎了,新菜没上桌,就虎视眈眈地盯着灶台看了。吓得美芹娘不得不分出心神护着出锅的菜不敢走开。

  吕姥姥在席间听说舒老太的作风,又恨又悔。

  恨的是这老太婆太不是东西,竟然这般糟践大孙女。枉她如此信任,想着女儿、女婿没了,做奶奶的必定会照看好老大家唯一的孩子。

  悔的是三年前没来奔丧。早知外孙女的处境这么艰难,走也要走来。

  “姥姥,您别自责,都过去了,您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盈芳敬了一圈酒回来,见姥姥和小舅母红着眼睛在抹眼泪,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姥姥哪里不满意呢。听邓婶子小声说了原因,哭笑不得。打从她取代了原主,可没让老舒家的人占得一分便宜。以前不会,今后更加不会了。

  “姥姥您放心,往后我不会让她再受委屈。”向刚当着大伙儿的面坦荡保证。

  吕姥姥一个劲地点头:“好好,你是个好孩子,小芳嫁给你,额放心。”

  “额也放心。”张海洋和二狗子几个吃饱喝足,窜过来冲盈芳扮鬼脸。

  大伙儿开怀畅笑,场面重又欢快起来。

  总的来说,喜宴摆的还算成功。唯一的遗憾是,张岳军俩口子没能赶上。听燕子说,水利局今年比较忙,爹妈要廿九才放假。

  “等他们回来,咱们单独请。”许是看出盈芳的遗憾,向刚捏了捏她的手背,柔声安抚。

  “刚子,来来来,还没喝尽兴呢,咋又回主桌黏着你媳妇了?还怕她跑了不成?”向二叔有点喝高了,大着舌头过来拉人。

  正巧,向二婶端着最后一盘重头菜——油焖兔肉出来,上完菜拧了一把向二的腰间肉,“怎么说话的?大喜日子说什么跑不跑的!再瞎咧咧不准你喝了!”

  “嘿嘿嘿,我那不是开玩笑嘛。媳妇儿辛苦了,来来来,我的位置让你坐,留了不少好菜给你,我找刚子喝几盅”

  向二婶哭笑不得,却也没落男人面子,就着他的碗筷,吃了几口菜,又赶回厨房给大伙儿盛饭去了。

  “今儿辛苦二婶子了。”盈芳凑近向刚小声说,“等会儿得给她和美芹娘各封个大点的红包才行。”

  “放心,我都准备好了。”向刚拍拍口袋。

  盈芳莞尔一笑,心头踏实不少。

  见俩口子自顾自说悄悄话,一帮汉子们不依了,强行把人拉出去喝酒。哪有当新郎的不喝酒只顾陪媳妇儿说话的。强烈鄙视他!!!

  这么一来,饶是向刚再会喝,也有点醉了。

  被向九扶进婚房时,俊脸潮红、双目微赤,还好舌头没打结,说话还算利索,就是呼出的气全是酒味儿。

  “媳妇儿,你吃饱了吗?”

  盈芳早料到他会喝醉,已经准备好醒酒汤和热水了,先喂他喝了醒酒汤,然后浸湿毛巾,绞干覆到他脸上:“喝多了吧?头疼吗?”

  “不疼。”向刚伸手覆上她的手,带着她给自己擦了把脸,毛巾一扔,准确无误地投进脸盆,长臂一勾,把面前的人儿拉到怀里,满足地窃了个香。

  盈芳的俏脸唰地红了。

  被他抱坐在大腿上,怎么看怎么羞人。

  “外头还没收拾好呢,你先躺下歇会儿,我出去收拾一下。”

  借口想逃,却被男人搂得更紧。

  “不着急,明儿我会收拾。”软玉温香,他就是不想放她走。

  “姥姥她们晚上的火车,总得给她们备回礼吧。”

  好吧,这个没法推到明天。

  向刚抱着她缓了缓酒劲,许是老张大夫熬的醒酒汤起了效果,脑袋没刚刚那么沉了,埋在她颈窝间,嗅着诱人的体香,好半晌才压下腿间的蠢蠢欲动,深吸一口气,扶她起来:“我和你一块儿去。”

  下午两点,宾客们都散了,就剩几位热心肠的婶子,边唠嗑边收拾残局。

  见小俩口出来,向二婶几个打趣了几句,说道:“对了盈芳,你姥姥和小舅母回你娘家收拾行李去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那肯定要去的。她还要给姥姥多装点回礼呢。

  出门前,把一早准备好的红包分别塞到向二婶和美芹娘手里,不等她俩回绝,拉着向刚往大门走,边走边说:“二婶子,劳烦你走时帮我带上门,我和刚子哥去送送姥姥。”

  “这丫头!”向二婶无奈又好笑,回头对美芹娘说,“既是她的心意,那就收下吧,左右一个生产队住,总有还礼的时候。”

  美芹娘点点头,捏捏不薄的红包,拆开看了一眼,不禁咂舌:“咋给这么多?”

  这年头结婚随礼给个两块算交情不错了,帮活很少给红包的,顶多回份双倍礼,毕竟一个村子住,免不了人情往来,今儿我帮你、明儿你帮我。盈芳丫头结婚,她们一早就说好来帮忙,压根没想过帮活红包什么的,哪知这丫头给了她们这么大一个回礼:五块钱!城里人办喜宴都未必这么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