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46章 都听你的
  他稍稍琢磨了一下,营升团,照惯例需要六年,升个团要六年,那太慢了。要不先冲副团职务的团参谋长?然后再升正团,快的话三年内可以拿下。唔,就这么办!

  向刚转瞬给自己制定了个三年计划。

  若是被数天前还是同级干部的室友们知道,指定狂揍他一顿。

  尼玛你当自己坐的是“长征一号”哪,唱着“东方红”就咻地上了天。幸好过了年就搬走了,这么妖孽的人天天搁眼前晃,能不令自己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么。

  不管怎么说,这一刻,向刚的心理完成了一个质的飞跃。

  盈芳虽不知他心里想什么,但听出他语气里不加掩饰的关心,心情一下变得超好。

  “那也是托了你的福!”

  没有他这层关系,柳团长怎么可能会往县里拨电话。所以,说到底还是他救了她。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以身相许——脑海里突兀地冒出源自戏文的一句经典唱词,不由囧了囧。

  “美芹说今天放的鞭炮是你弄来的?”心情大号,胃口大开,顺便也往他嘴里塞了一块松松软软的鸡蛋糕。

  “是老首长送咱们的贺礼。哪知鞭炮厂理解错了,以为老首长自己用,殷勤献过了头,拉来一车斗,货一卸车子就跑了。咱们这儿一时半会又弄不到车,和老首长联系,他不让我退回去,说是过年也能用。可光咱们几家哪用得了这么多,放久了转潮也不好使,分了一些给帮活的婶子她们,其余的让美芹放代销点,谁家要就给谁家。至于老首长那边,找机会弄坛人参酒算作回礼,你觉得咋样?”

  盈芳点头说好。人参她有啊,上回挖到的两株野山参,一株做了嫁妆。回头找向二婶换几斤上好的糯米酒,马上就能泡。

  “老首长知道咱俩今儿办酒啊?既然礼都送了,咋不邀他来喝杯喜酒?”盈芳问。

  向刚把玩着她绣花衣摆说:“当然邀了,不过走不开,我回来前,他就回京城了。想着等你随军后,再请他上家里吃顿饭。”

  盈芳点点头,这是应该的。转而一愣:“是不是过完年就要随军了?”那她上学怎么办?好不容易盼来的机会。

  “那倒没这么快,不过房子已经下来了,我们家分在三楼,向阳间,离水房不远,挺好的位置。”

  “我们家”三个字,烫了盈芳的心。

  向刚继续说:“公用厕所、厨房还没竣工,搬进去估计要等四五月份。”

  这是官方的解释,实际上是僧多粥少、符合条件却轮不上此次分房的小干部们在暗地里较劲,搞得上头恼火了,正一个个找人谈话。发钥匙的事因此而搁浅。

  不过向刚是肯定有份的,副转正的文件已经下来了,下个月起开始领正营级干部津贴。换言之,小家庭的收入涨了,养媳妇妥妥滴。

  “给。”他从中山装内袋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到盈芳手上,“这几个月攒的津贴都在这儿了,你拿着家用。下个月津贴涨了,到时能攒更多,你想想有什么要买的,计划好了我去筹票。”

  见盈芳捏着信封没有拆开看,向刚头一低,顺势抵在她肩窝上说:“你也知道男人攒不住钱,你别嫌少。等你随军后,津贴一下来就交给你,由你支配花销,我都听你的,怎么样?”

  盈芳被他逗笑了,佯嗔地睨他一眼:“我没有嫌少。其实你上回给的还剩不少呢,要不这些还是你自己收着,出门在外,没点钱傍身怎么行你、你笑什么!”抬手捶了他一下。

  能笑什么?还不是老大几个经常在宿舍说,钱一旦过了家中母老虎的手,十有八|九是肉包子打狗。可每次到她这儿就走样,似乎钱在她眼里并不是那么重要,真是挖到宝了不是?

  向刚心里暖融融的,准确无误地接住她捶过来的小手,滑嫩无骨,触感好极了。继而掌心对掌心十指交叉,一大一小、一褐一白,在噼啪作响的龙凤双囍对烛晕开的暖光下,说不出的温馨。

  “没笑你,我就是开心。”男人嘴角噙着笑,把玩她的纤纤素手上了瘾。

  “昨儿听书记说,开春后推荐你去上中学,你怎么想的?”

  原来他知道呀。

  盈芳抿抿唇,说不在乎上不上学吧,有点小违心,没见识过学堂的她,委实想去体验一把学堂生活。

  可老实回答吧,又怕他不高兴。结了婚她就是向家的媳妇、他的妻子了,哪能任性地说“我不要随军、我要上学”。

  再者,上学可没有工分挣。虽说她手头的钱够付学费、也够支撑学校里的花销了,但外人未必知情啊,有不少人在笑向刚冤大头、娶了个不仅不能帮衬家里、还得倒贴钱出去的媳妇。他心里会舒服吗?

  正纠结,又听向刚说:“念书肯定比不念书好,你想去我鼎力支持。这样吧,我问问老首长,看有没有办法,把你的学籍迁霞山镇去。迁不了也没事儿,打个证明办借读,就是考试得回宁和县”

  “这样也行么?”盈芳欣喜地转头看他。

  向刚被她晶亮的眸光吸得心湖一阵荡漾,低下头想吻她——

  “砰砰砰!”婚房门被敲响。

  外头的宾客等不及了。

  “刚子,到吉时开席敬酒了!”

  “刚子哥,说好的不醉不归呢?”

  “盈芳丫头,出来给我们见见嘛!”

  “哈哈哈!”

  调侃声此起彼伏。

  “出去吧!”盈芳双手按在发烫的脸颊上,娇羞提议。再不出去,外头八成要以为他俩在提前洞房了。

  向刚遗憾地暗叹一声。转念又想,今儿可是新婚之夜、洞房花烛,过会儿有的是时间恩爱。也就不纠结了。

  “几个长辈那多少喝一点,别的我来应付。”说着,起身替她整了整嫁衣,由衷赞了句:“真好看。”

  “大舅母和小舅母花了一个多月做的,能不好看吗?”盈芳丢他一个白眼。落到男人眼里,俨然成了媚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