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45章 有了媳妇儿要更努力
  最后,冯军达被堂妹唤来当小工,负责给鞭炮点火。向九负责向刚家门口那两串。

  两边都商量好,人手也配置到位,吉时到了。

  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遮着红盖头的盈芳被一身靛蓝中山装、俊的一塌糊涂的向刚打横抱出娘家门,坐二十八寸、车头戴着绸布大红花的凤凰自行车后座,驶向两人共同的家。

  亲朋好友们说说笑笑地跟在后头,二狗子一帮孩子,合抬一篓红花生、红枣、喜糖,看到人就撒。大人们前头抢,孩子们后头捡,嘻嘻哈哈的好不热闹。

  拜堂成亲后,向九几个壮小伙儿起哄:

  “掀起新娘子的盖头来!”

  “不掀不给进洞房!”

  结婚这天,最大的绝不是新郎新娘,而是闹洞房的人。

  向刚丢了包金鱼给向九,就在大伙儿以为他拿香烟封口时,只见他接过秤杆,挑开了盈芳头的红盖头。

  赞美声声不绝于耳,哪怕心性稳妥的向刚,也看直了眼。

  盈芳今天的确很美。尤其那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了一层薄薄的胭脂,不是供销社买的胭脂水粉,而是照着那本红妆黛眉自己调的,没有两酡红、也不掉粉诱人的唇色,不是用沾湿的红纸染的秀雅的柳叶眉,似是描过,又不像描过。乍看仿佛没妆,凑近了还有股幽兰的清香。惹得燕子、美芹都厚着脸皮问她讨,希望自己结婚时也能一个自然清新又美丽的妆。

  她一一应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不过调侃了燕子几句:“人美芹有对象了,开春就要结婚,问我讨这个很正常,你急什么呀?”

  燕子姑娘被问得脸颊飞霞,支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跺跺脚,害羞地捂着脸跑了。

  盈芳不由想到磨豆腐那天燕子和向九的互动,心下嘀咕:这丫头,该不会对向九动春心了吧?向九人是倒是不错,生了一副侠义热心肠,干活也很卖力,就是脾气有点倔。

  向家大嫂原打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主意,想把向九介绍给娘家表侄女,结果女方提出的彩礼要求太高,还没嫁过来就指手画脚要管向九的钱袋子,还话里有话地抱怨向家二老去的早、儿子的大事没人管,向九心里不舒坦,没见面就给推了,由此和向家大嫂闹崩了,向家大嫂开始到处说小叔子的坏话,还说不论谁嫁过来,都落不得好。搞的村里人不敢把姑娘嫁给他了。以至于二十了还没定亲,和向刚有的一拼。

  这些事,盈芳是听向二婶说的,相比外头的传闻要来得客观许多。因此还是很认可向九这个人的。可想到燕子的城市户口,师兄师嫂能同意这门亲事吗?

  腰间传来一阵温热,原来是向刚把手搁她腰了。

  随之是一声的低笑:“发什么呆?”

  下一秒,他抱起羞得脸颊快要滴出血的媳妇儿,佯装淡定地迈进洞房。

  赶在向九几个跟进来之前,反脚合门、了插销,一并关在外头的还有大伙儿善意的哄笑。

  “刚子,栓门干啥呀?咱们还等着你敬酒咧!”

  “九哥,别盼了,刚子哥没喝就已经醉了!”

  “哈哈哈……”

  “……”

  婚房里,向刚把盈芳放到床。

  盈芳“嘶”地抽了一下嘴,囧囧地从屁股底下摸出一堆吉祥果。

  向刚轻笑一声,拿走她手里的果子,又把撒落在床铺角落的吉祥果收了起来,“肚子饿吗?”

  “还好,早姥姥喂我吃了一大碗八宝饭。”盈芳低着头小声回道。两人不是没这么近距离地说过话,可不知何故,这会儿有点不敢看他。

  向刚从书桌的茶盘里挑了几样软乎的点心,见热水壶里灌满了热水,又倒了杯热水,一并端到床头柜,让她凑合着先吃点。

  “一会儿出去敬酒,肚子里空空的会难受,多少吃一定。”挨着她坐下后,偏过头看到小媳妇的模样不由好笑,澳门赌博网站:“怎么?害羞啊?”

  “……”

  这让她怎么回答嘛。

  干脆接过他递来的点心,小口小口吃了起来。

  “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向刚安静地看她吃了一会儿,打破了室内的静谧。

  盈芳困惑地抬头:“说什么?”

  向刚轻叹了一声,抬手替她拭去嘴角沾着的点心碎,嗓音低沉:“某知青在背后恶意搞你,差点害你挨批斗的事。”见她傻愣愣的,顿了顿,放缓语气道,“要是书记不给我写信说这个事,你是不是不打算和我说?”

  盈芳噎了噎。她就怕他知道了从此不让她山、不让她去收购站淘宝,结果还是知道了。

  心虚地干笑两声,弱弱说:“我哪知道她会发神经诬告我啊。不过后来不是没如她意嘛,她……跳江自杀了,老提这些也没意思……”

  “那你知道为什么没如她意?”向刚恨铁不成钢地捏了捏她滑嫩的脸颊。手感好的让他情不自禁放轻了力道。

  “为什么?”盈芳愣了愣。莫非那事还另有隐情?

  “傻姑娘!”向刚舍不得捏她的脸,改而揉她的头,“也就你会信县革委领导一派正气、替你洗刷冤情的蹩脚理由,连书记都不信,一猜猜到我身,这不给我发了电报又寄了信。”

  “你的意思是,县革委主任是看在你面子,才没继续诬陷我的?”

  “也不算,多半是看在柳团长面子。”向刚没将功劳揽到自个身,如实说道,“之前首长不是往县里打过电话吗?就杜亚芳处分那事……能坐主任位置的,这点还能拎不清?”

  心里想:看来,要保护媳妇儿,还得更一步的努力。

  以前没明确的目标,只觉得老首长栽培他不容易,不做出点成就对不起老首长的殷殷期盼。因此无论是在军校念书、还是来了部队之后,都力争游。

  直到今天,有了媳妇、组建了家庭,离家时多了牵挂的人,不由萌生想要变得更为强大的念头。唯有自身强大到没人敢随便欺负他守护的人,才能心无旁骛地担起双肩背负的重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