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44章 姻缘天注定
  就这,澳门赌博网站:师娘还说她败家。

  谁家结婚发喜糖用独立包装的糖球的?同样是一斤,独立包装比散装的贵一倍不止,数量也少。

  瞅着糖票哗哗往外流,张奶奶替徒弟肉痛:“到了向家,可不能这么大手大脚了,过日子得精打细算。”

  “是是是!我都记下了。”盈芳赶紧赔笑,“这不美芹和糖球柜台的人很熟,见我买的多,找领导批了个内部价,没比散装贵多少……”

  这才劝开她老人家。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咳咳咳,错了!应该是筹备齐全,坐等结婚。

  许是太亢奋了,廿六晚,盈芳裹着被子滚来滚去,怎么也睡不着。想到过眼云烟的辈子,想到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点点滴滴,真像一场梦。至于梦的尽头,她恍惚看到一张刚毅冷峻的脸,那是将要与她携手共度下半辈子的人……

  那厢,向刚提着油灯屋前屋后走了两遍、屋里屋外检查了一番,确保明天的酒席需要备的都备齐了、该收拾的也都收拾了,明儿要穿的新郎装、新鞋袜都摆在了床头,各方面细节堪称完美无差错,这才缓缓吐出一口长气,倚着窗,借着油灯昏暗的光,勾勒新房里新家具的轮廓,唇角的弧度,越绽越深。

  同样没睡的还有张家二老。

  “芳丫头明天出嫁,我这心呀,真有些不割舍。”张奶奶靠坐在床头,抚着床面一男一女两身新衣裳,布料是徒弟从省城买的。

  张有康吹熄了油灯,坐床:“割不割舍都要嫁,迟迟不嫁你才要哭了。睡吧,明儿事情多着咧,得早点爬起。你把家里收拾了,去陪丫头,我去向家那边看看有啥能帮的。”

  二老商量完,掖好被褥歇下了。

  老舒家。舒老太不甘心地问小儿子:“那死丫头真没来喊你送嫁?这人咋恁没良心呢!俺们舒家养她这么大,出嫁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送嫁还让外人送……”

  “娘!”舒建强不耐烦地起身,打断老太太的抱怨,“你别老说别人的不是,她找对象、结婚,哪桩事俺们出过力了?不都是她师傅师娘整饬的么?送嫁的人选,那边定了也就定了,俺无所谓……”

  “你无所谓俺有所谓!俺才是她奶,你是她小叔。对象饭那天不请俺们也就算了,结婚休想避过俺们!你个没出息的,待了几天牛棚,别的没见有啥长进,倒是学会替那死丫头说话了,俺算白养你了……”

  舒建强抿紧嘴唇,忍着没有吼回去。妻离女散,家里再禁不起折腾了,老娘爱骂就随她骂吧,骂骂又不会少块肉。于是头一扭,转身进睡房,蒙被子睡觉。

  舒老太见儿子不睬她,骂的更来劲了,唾沫横飞、摔桌砸凳,直骂到没力气才作罢。

  第二天,盈芳刚起,张奶奶就拎着竹篮过来了。

  “送嫁饭”必须得娘家人喂着吃,吕姥姥荣幸地接下此任务。

  盈芳坐在香桌前,一边由小舅母给她梳头、头油,一边张口吃姥姥喂到嘴边的送嫁饭。

  梳好头、吃好饭,接着是洗脸、开脸、胭脂、换嫁衣。

  这时,邓婶子、张嫂子、李寡妇也都来了。

  “你二婶和美芹娘去刚子那帮忙了,美芹说是去拿个东西,一会儿就来陪你。”邓婶子说着,拉起换好嫁衣的盈芳,眉眼含笑地下打量一番:“真好看!”

  盈芳被夸地低下头,整了整挺括的红嫁衣,别说,她自己看着也觉得漂亮。

  今儿穿的正是两个舅母花了一个月缝出来的嫁衣,双口精致的绣花、修长掐腰的款式,配她自己车的黑色灯芯绒裤、花开富贵的翠色铺棉绣花鞋,人人都说好看。

  省城百货大楼买的嫁衣好看是好看,但用料没那么实在,俩俩一比,显得单薄多了,被盈芳压到箱底,天气暖和了再穿。

  “小伙子们不都说,盈芳是十里八乡最好看的姑娘么。合该他们没福气,家门口这么好的姑娘都看不住,便宜了几年才回一次家的刚子。”张嫂子打趣道。

  “这说明啥?姻缘天注定!”李寡妇总结陈词。

  大伙儿哈哈大笑。

  盈芳被她们笑得脸颊发烫,端来茶盘,分糖果、点心给她们吃。

  “嫂子,大牛怎么没跟你过来?”盈芳抓了一把大白兔奶糖给张嫂子,“这些带回去给大牛吃。”

  其他孩子她知道,都在向刚家帮忙跑腿,因此喜糖她另外包好了,和分给别人的不一样,掺了大白兔奶糖和云片糕。张嫂子家的大牛还小,她以为会抱了来。

  “大牛他奶带着咧,我是来帮忙的,抱着娃怎么干活啊。那糖我收下了,回头给小子带去,这么精贵的糖,美不死他……”

  “盈芳!盈芳!”冯美芹背着一个竹筐兴冲冲地进来,“吉时啥时候啊?我没迟到吧?”

  “你去哪儿了?”盈芳抓了把奶糖给她。

  冯美芹咧嘴笑笑,卸下竹筐,亮出里头的东西!

  盈芳还没看清,几位婶子们惊喜地咋呼开了。

  “哇!鞭炮!”

  “这东西好!太应景了!”

  “美芹你从哪儿弄来的?代销点不是没得卖吗?”

  冯美芹灌了一口水,剥开一颗大白兔奶糖说:“供销社都没得卖,代销点怎么可能会有。其实不是我的路子,是刚子哥的啦,托他的福,咱们公社今年过年也能放鞭炮了,有需要的回头找我,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嘿嘿!”

  一听鞭炮不止这两串,代销点那边还有,邓婶子几个立刻让美芹给她们留几串。等下知道的人一多,谁知道还有没有她们的份。

  张奶奶和吕姥姥则一个劲地夸向刚能干。限购的东西都能弄到这么多。

  “放心放心,刚子哥事先和我说了,今儿帮活的都有份,婶子们的我都留好了。”冯美芹笑着拍拍胸脯允诺道,“我去门口挂起来,你这儿放两串,刚子哥家放两串。不过我害怕点火,得找个男人来点火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