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42章 送嫁
  “姥姥、小舅母,澳门赌博网站:走了一路饿了吧?先喝碗糖水垫垫肚子,让身体暖和暖和,水烧好了我就做饭。”

  “你这孩子!都自己人,煮什么糖鸡蛋,没得浪费!”吕姥姥佯嗔道。

  “姥姥您听我说,我家就我一个人,但养了两只鸡,每天都生蛋,鸡蛋多的吃不完”盈芳笑吟吟地解释,完了劝两人趁热吃。

  婆媳俩相视一笑,这孩子,哪还有嫌鸡蛋多的吃不完的,无非是劝她们吃罢了。心里顿时暖洋洋的,也不再推辞,一人一碗端起外孙囡的心意,一口一口喝了起来。

  盈芳等灶上的水烧热后,先给两人绞了个热毛巾擦脸,而后把热水舀到木桶里,吃力地提到堂屋,分到两个洗脚盆。

  做惯粗活的小舅母连忙放下手里的碗起身:“你放着,额来额来。”

  “没事的小舅母,你也坐,我给你俩调点药浴,泡脚效果更好。”

  “药浴?”小舅母显然听不懂,“啥是药浴?”

  “就是泡脚水里掺点草药,有助于活血舒筋。”说着,从东屋提出来一个草药筐,里头是晒干了搭配好的用于泡脚、泡澡的草药,往两人的洗脚盆各抓了一把。

  “来,姥姥,我帮你把鞋袜脱了,慢慢放到热水里小舅母你也照着这么泡,等水温不那么烫了我再给你们添热水。”

  “啊?还要添啊?泡到水凉不就可以起了?”

  “这种天气,得泡上半个钟头才见效果。”盈芳干脆拿了把小板凳,坐在两人中间,不时地伸手试一下水温,感觉稍稍凉下来了就往里添一瓢热水。

  吕姥姥和小舅母稀罕得不行。

  “果然还是闺女好啊,多贴心啊。”生了俩儿子的小舅母握着盈芳的手不肯撒。

  吕姥姥也点头表示赞同:“可不,小时候,三个娃就数明娣最孝顺,可惜”红颜薄命啊。每每想到早亡的闺女、姑爷,吕姥姥就止不住伤心。

  盈芳只得使出浑身解数宽慰她们。

  吕姥姥更觉得愧对这个外孙女了。

  尽管彼此间不存在血缘关系,但既是女儿、女婿收养的,又是如此乖巧懂事的孩子,吕姥姥丝毫没有不亲厚的想法。之所以没走动,实在是条件所限。如今要出嫁了,做姥姥的哪怕背债,也要来一趟。

  这么想着,吕姥姥让盈芳把小儿媳挑来的箩筐打开,泡着脚远程指挥道:“最上头那蓝色包袱里的是你两个舅母给你做的衣裳、鞋子,大小尺寸比着你娘那时候来的,你拿出来试试合不合身,你小舅母带了针线,不合身随时让她改。喜酒定在哪天?你信里也没说具体,只说年前。年前这会儿生产队发长发短,额怕你两个舅舅搞不拎清,你大舅母又怀上了,坐胎不是很稳,只好等全部发下来了才出发,幸好没错过”

  盈芳听着姥姥的叨絮,依言拿出箩筐里送她的新衣裳、绣花鞋。

  衣裳是大红的斜襟棉袄,棉花弹得很松软、铺得很平整,看上去一点不觉得臃肿。袖口、领口用黄绿双股丝线绣着缠枝,寓意缠缠绵绵。搭配衣裳的绣花鞋主打是翠绿色,黑色绒线缠边,鞋面上,红色的牡丹、黄色的花蕊,寓意花开富贵。

  “谢谢姥姥,谢谢小舅母,也劳烦小舅母代我谢谢大舅母。我很喜欢!”盈芳弯起秀眉诚挚感谢。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吕姥姥看出外孙女是真心喜欢,高兴地说道,“快去里屋试试大小。不合适一会儿让你舅母改。”

  盈芳应声正要去,燕子提着竹篮来了。

  “我奶听说你姥姥、舅母来了,嘱我拿些菜过来。姥姥、舅母坐了这么长时间的火车,想必一定累了,今晚囫囵对付一顿,明儿中午,上我奶家吃饭。”

  燕子提来的菜并不少,而且都是大荤——半只白切鸡、两个熏兔腿、一小刀冻得硬邦邦的五花肉。

  “白切鸡蒸热切切就能吃,五花肉可以焖笋干,兔肉你打算怎么烧?”燕子帮忙把菜拎进灶房,顺嘴问盈芳。

  “和辣椒一起炒蒜头吧。我姥姥家吃辣。”盈芳帮着姥姥她们结束泡脚大业,倒掉洗脚水回到灶房,打算露一小手。跟着师娘打下手,可是学会了不少菜呢。

  于是,两人一个烧火焖饭,一个拾掇晚饭菜。

  小舅母泡完脚,整个人松乏不少,安顿好婆婆后也来帮忙。

  吕姥姥生怕外孙女太客气、把准备过年的吃食都拿出来招待,一再叮嘱:“少做两个菜得了,自己人别这么铺张。姥姥带了辣酱,你让你小舅母炝个酸辣白菜、再炒个土豆丝,足够吃了。”

  这哪行啊!

  “姥姥您坐,燕子还带了豆腐和豆花过来,豆腐我一会儿给您做麻婆豆腐,豆花加热了现成吃,咱们自个磨的,味道比城里饭店卖的还要好,不信您尝尝”

  “是吗?你们小小年纪还会磨豆腐?真了不起!”吕姥姥的注意力成功被转移。

  小舅母麻溜地切着白菜,笑弯了眉眼。婆婆的固执有人治咯。

  当晚,盈芳超常发挥,整了六道菜,三荤三素,分别是白切鸡、蒜炒熏兔肉、木耳笋干焖大肉、麻婆豆腐、炝炒大白菜、酸辣土豆丝。末了还有一道营养滋补的药膳菌菇汤,热情招待远道而来的姥姥、舅母。

  被招待的两位内心百感交集。

  原以为外孙女/外甥女会不待见她们,毕竟当年她爹妈去世,自己一家没人赶来奔丧。哪知她们全猜错了——外孙女/外甥女不仅毫无芥蒂地接受了她们,还做了一满桌的菜招待她们。不枉她们借了钱来送嫁啊。

  晚饭后,小舅母抢着洗碗,盈芳便去东屋收拾床铺。

  “下码头的时候,额找人打听你家的位置,有几个不告诉额路怎么走,尽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说什么你家里有蛇,还成蛇窟了,到底咋回事儿啊?”

  吕姥姥问起沿途听来的传闻,脸上写满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