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40章 橄榄枝
  其实村民们说的那些,她并不在意。

  一则她已经不是原来的舒盈芳了。

  二则,即便在意,如今剩下的也就几分意外和释然了当年恐怕不是被身生父母恶意抛弃或是吃不饱饭丢弃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哪怕金锁没被舒彩云拿走,一时半会让她哪儿找血亲去?

  干脆不去想这个难题。

  “师傅、师娘,我和书记说好了,明儿下午,公社的磨盘借我们用半天,燕子说半天够了。”

  燕子在一旁用力点头:“够了够了!又不要磨很多,够咱们一家过年用就好。”

  张有康笑着道:“磨豆腐我们俩老就不在行了,你们小年轻有冲劲,放你们自己去,人手不够就找阿九帮忙,我已经提前和他打过招呼了。”

  事实,不仅向九,和向九交情好的那拨年轻小伙儿都来了,姑娘家磨豆腐这可是稀罕事,说白了都是冲着燕子姑娘来的。

  盈芳有对象并且已已扯证这是全大队都知道的事,但老张大夫家的孙女还单身啊,尽管家在省城、工作在省城,但谁说城里姑娘就一定不能追呢?不管追不追得,好歹能表达一番仰慕之情啊。

  于是,腊月廿五下午,公社磨坊里人挤人,除了围在圆心里的盈芳姑侄仨,其余清一色的青春洋溢的壮小伙儿。

  就连冯军达都跑来凑热闹了。

  许丹的事情曝光后,他被头勒令退出了红小兵,听说是临时被提为代副主任的周新国一手批复的,大抵是惩罚他没有积极主动参加组织活动吧,想让他痛哭流涕地跪在级面前坦诚自己的错误、并且为重新加入红小兵而付出各种各样的努力。

  搁以前,他还真会这么做,然而经过许丹这件事后,忽然领悟到并非所有的红小兵,都是正义的象征。

  倘若这件事不是发生在他的家乡、假设查抄的对象不是他认识的老同学,他也会像其他红小兵一样,高喊着口号,对着舒家的院门砸啊拆啊,闯进去后打砸一切可以打砸的东西只因头说这家是造反派、走资派,藏了禁止收藏的东西。

  然而,这件事发生在他家乡,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让他认清了许丹的真面目、看清了红小兵在某种程度的糊涂。退出就退出吧,大不了回家种地。

  打从迷染色植物的研究,冯军达对种地没有以前那般排斥了。再不济就去学。加入红小兵后,奔东闯西搞串联,都没机会认认真真坐在教室里听课。

  “盈芳,开了春去县里学,咱们一块儿去吧,路好有个照应。”冯军达夹在向九为首的一帮年轻人中,有点找不到话题,干脆抛出了这根橄榄枝。

  大伙儿的话题果然转移了。

  “盈芳要去县里读书啊?好事好事!可你不是年底结婚吗?婚后不跟着刚子哥随军?”向九问。

  盈芳狐疑地看冯军达:“你听谁说的?”

  读中学靠推荐,她没听说哪个大队干部推荐她了啊。

  “我爹啊!”冯军达拍着胸脯打包票,“我爹和书记一起推荐的你,所以肯定能成。”

  盈芳想了想,笑着应道:“要是真能去县里读书,我就和你结伴去。”

  “行!”

  “哎你们别聊其他事了,快来帮燕子推磨啊,早点磨完早点吃豆腐。”离燕子姑娘最近的壮小伙儿喊道。

  向九踹了他一脚,笑骂道:“成天想着吃豆腐。”

  其他人跟着哄笑。

  燕子直起腰,捋了捋汗湿的刘海,一脸纳闷地问:“磨了就是做豆腐的,不吃豆腐吃啥?”

  “哈哈哈……”

  “真是个单纯姑娘!”向九笑瞥了燕子一眼。

  人多力量大,何况帮忙的都是壮劳力。很快,背去的十斤黄豆都磨成了豆浆。盈芳在向九几个帮燕子抬木桶、点豆花时,把卫生院里煎药的小炉子生起来了。磨出来的豆浆煮沸腾后,撒白糖,在场的人每人一碗热气腾腾的甜豆浆,在冰冻三尺的大冷天,绝对是奢侈的享受。

  剩下的连洋锅一起,让海洋端去给二老喝。

  冯军达见磨坊没他什么事,自告奋勇地陪海洋走了一趟,回来时身后多了个刘大勇,得知盈芳几个在这儿磨豆子、准备做豆腐,厚着脸皮来讨碗豆腐花。

  他媳妇怀胎不稳,吃啥都说没胃口,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人却反而瘦下去,听说盈芳在捣腾豆腐,做豆腐肯定有豆花啊,突然想吃葱花咸豆花了,派刘大勇过来讨一碗。

  刘大勇来讨,盈芳肯定给。先前还吃了他家几条鱼呢。一碗豆花才值几分钱?但其他人就没准了,端看她心情如何。

  比如里根媳妇张红以及和她一个鼻孔出气的长舌妇们,就碰了一鼻子灰。

  张红觉得盈芳故意刁难她,其他人来讨豆花都给了,唯独她和她带来的人没份,顿觉没面子,当场指着盈芳破口大骂:

  “吼!不过就是个没人要的孤儿,好意思霸着大队的石磨不放?知不知道这是大队的东西?不是谁都能随便用的!”

  “不说只是问你要碗豆花、来块豆腐,就是要一板,你也得给我。你师傅和我当家的是堂亲,按理说你得给我这个堂婶见礼,别的我就不作要求了,你看着给就是了,我就指定个豆腐吧。”

  “吼!你没耳朵吗?说了这么多,到底听没听见?豆腐好了给我装一板,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

  骂得口干舌燥,也不见盈芳睬她,倒是惹来壮小伙儿们不悦的眼神以及明里暗里的指责,张红更觉没面子,心里的气也更甚。看到燕子笑眯眯地对身侧的向九说水嫩嫩的豆腐快成型了,顿时抱着“老娘吃不到、你们也甭想吃”的恶劣心态,朝燕子跟前的压板豆腐狠狠冲去。

  大伙儿齐声惊呼:“住手!”

  燕子姑娘看到后,下意识地张开胳膊护住豆腐。这可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做豆腐,不像豆腐厂里只是给正式工打打下手,还没见证豆腐是否成功,怎能让人毁了自己的劳动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