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38章 金锁
  屋里每一件家具的摆放,都有她的参与,因此不可能搞错。

  想不到小金竟然挖了一条连通她家和向刚家的地道。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小金真是好样的!”盈芳真想亲它一口。

  有了这条地道,往后有什么不方便出现在外人面前的东西,可以随时随地运送和转移了。

  小金盘在向刚家的梁柱上,悠哉哉地吐着蛇信。这就惊喜上了?那等它打通和山洞那头的连接,岂不是要尖叫了?

  乐开花的盈芳,哪里晓得小金还想打通她家和山洞呢,对她来说,有眼前这条地道,就足够保命了。

  不过这会儿乌漆嘛黑的施展不开,点着油灯,外人看进来,还当向家进贼或是闹鬼了,便又快速钻回了地道,打算白天时再过来,把床的位置稍稍移一移,挡住地窖口。

  小金制造的惊喜,足以让盈芳开心好几天。酣甜地睡了一觉,精神饱满地出发去师傅家。

  连着飘了几天雪,今儿总算放晴了。

  公社那边已经把打糍粑的石臼抬出来洗干净了,七八个石臼,百来户人轮流打,几乎要耗上一天。但凡家里有孩子的,早早就让孩子来排队,排到了回家喊一声,大人再挑着糯米过来。

  冯美芹的小弟一大早就去排队了,说是抢到了其中一个石臼,不用排队就能打。冯美芹提着刚蒸熟的糯米饭,路过老张家喊盈芳:“快快快!我弟抢到一个石臼,你快和我一起去打。”

  盈芳一听,早饭也顾不得吃了,提上要用的家什,领着张海燕姐弟俩,匆匆往公社跑。

  张奶奶见状,忙催老头子快点吃,吃完给徒弟几个送早饭去。

  “好好好。”张有康唏哩呼噜地大口喝起年糕汤,心说有了徒弟就是不一样啊,过年的节奏加快不少。往年打糍粑,要么里根、要么向九那些个年轻人帮自己排队,饶是这样,中午能轮上也算早的了。今年居然头一个。托徒弟的福,来年日子一定更红火!

  那厢,盈芳一行人小跑着赶到公社,冯美芹的小弟抱着石臼喊道:“姐!芳芳姐!这儿这儿!你们咋这么慢啊,再不来,我这石臼要被人抢走了。”

  当然是开玩笑的了。抢着排队是有的,抢到了还没听说被谁抢去的。何况地点就设在公社门口,书记和社长就在里头办公,一旦发现谁家不守规矩,能有好果子吃?

  冯美芹家今年送出的糯米多,冯家外婆家办了两场酒、近山坳这边也有亲戚订婚、结婚,因此到年底,留出磨年糕的,剩下没几斤糯米了。冯美芹蒸了三斤,分两趟舀进石臼,拿着大木锤嗨哟嗨哟地打起糍粑。

  一个石臼配两把木锤,冯美芹打一下,盈芳打一下,这是两人事先就商量好的。不过,盈芳看看自家桶里快要满出来的糯米,再看看美芹的,总有点占人便宜的赶脚。好在还有燕子姐弟俩,没见张海洋蹦啊跳的,等不及想要上手捶打了嘛。

  “狗子哥!看热闹去咯!”和二狗子一个阵营的孩子,跑过公社,冲他喊道。二狗子正帮他娘打糍粑,头也没抬地问,“啥热闹啊?”

  “村西头的舒宝贵家,他娘带着后爹的娃来看他,得知他姐跑了,正和他奶闹呢。”

  妇人们一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刘巧翠那婆娘也真是的,当初撇下俩孩子说嫁人就嫁人,今儿还敢回来。”

  “什么呀!单独她自个回来也就算了,偏还牵着继女、继子回前夫家,你们说气不气人?搁我是舒老太婆啊,直接拿扫把哄出去!欺人太甚!”

  “舒老太也好不到哪儿去,婆媳俩半斤八两。”

  “相比之下,舒建强最近倒是成器不少,早几个月这样多好”

  冯美芹竖着耳朵听了会儿八卦,对盈芳说:“她们在说你小婶呢,居然领着男人前妻生的娃回前婆家,你说好笑不好笑?”

  盈芳听后只是笑笑。但凡和刘巧翠或是舒老太沾上边,什么荒唐事没有?用袖子擦了把汗,继续捶打糍粑。

  张海燕姐弟俩听不懂她俩在说啥,跃跃欲试地说:“姑,让我试试呗!”

  “美芹姐,让我试试呗!”

  “行吧,换你俩打会儿,累了说哦。”

  盈芳两个把木锤递给姐弟俩,站在一旁边看边聊,不时指点一下姐弟俩捶打的角度和力道。

  冯小弟跑出去看了阵热闹回来转播:“舒宝贵的娘和奶奶打起来了,打得可凶了,舒宝贵娘掐他奶的脖子,他奶揪他娘的头发,旁人劝都劝不开”

  盈芳也是醉了。这老舒家咋恁地不消停啊,动不动就掐架。

  这时,张有康拎着竹篮来给仨孩子送早饭,听说这个事,让徒弟吃了早饭提上医药箱过去看看。大过年的,别闹出人命才好。

  盈芳想想也是,离过年没几天了,意味着离自己大喜日子没几天了,这时候要是闹出不好的事,岂不是太晦气了。

  于是,三两口解决掉一个葱油大花卷,喝了两口热水,进卫生院提上医药箱,去了老舒家。到了之后并没马上进去,反正蹲院子里看热闹的人不少,再听前婆媳那中气十足的骂架声,这会儿进去,完全是讨嫌嘛。

  “你个烂婊子,居然还敢回来!领着不是自己生的种到处晃悠,也不嫌羞耻,俺看彩云那贱蹄子完全是跟你学的!小小年纪就偷家里的钱财跑路,死在外头算了!”

  “老太婆!你嘴巴放干净点!俺今儿来是看宝贵和彩云的,俺走了才多久?宝贵就瘦成这样了!还说彩云跑了,谁知道是真的跑还是被你个老虔婆逼走的”

  “什么?俺逼的?俺逼她啥了?不就是嫁人嘛,早晚都要嫁,遇到好的,干啥不趁早?这死丫头倒好,卷着家里的财物跑了,俺还没找你这个婊|子娘算账呢!”

  “财物?哈!你老舒家能有几个钱?几张票?全部加起来,都吃不了几顿吧?哦,俺倒是想起来了,当年老大抱回大侄女时,你抢着给人换衣裳,把人脖子上的金锁摘下藏起来了。别不是这东西也被彩云拿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