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37章 小金的礼物
  张有康在屋檐下给笼子里的鸡、兔换水、添草垫。

  年关将至,澳门赌博网站:养肥的小母鸡,看在人们眼里那都是餐桌上的肉。是以,这几天都没放它们出去,三家的鸡娘分别关在两只鸡笼里,不时撒把糠秕、白菜叶子,就等着宰杀它们的这天到来。

  等孙子喂完食,他把小炉子提到院子里生火,火生起来后,上头搁一块铁板,准备帮老伴儿煎春卷皮子。

  人人都有事忙,炸肉丸的活自然落在了盈芳身上。

  好在她炸过一次,除了一开始油温过烫,第一锅出来的肉丸有点焦,后面就顺手了,炸出来的肉丸比国营饭店里卖的还要好看。

  肉丸子一炸,灶房里飘出来的肉香味立马取代了米炮糖留下的蜜香味。

  “姑,好香啊!”张海洋忍不住跑进来,巴巴守着灶台看。

  盈芳捞了两粒卖相比较好的,给他盛到小碗里,让他端外头吃去。围着灶台转,被热油溅到了咋整?

  “盈芳!盈芳!”冯美芹吸着鼻子敲门进来,“哇!好香啊,你们在做啥好吃的?”

  “肉丸子,你家炸了吗?”盈芳毫不吝啬地给她尝了一颗。

  冯美芹递上提来的竹篮,接过小碗吃了起来,边吃边囫囵道:“好吃好吃,我家也炸了,早上炸的,可咋就没你家的好吃咧?”

  盈芳瞅了她一眼,止不住得意地笑。

  那是因为她在跺肉末时往里搁了一味调味料,是早先在山里发现的山胡椒,严格说来也是一味中药,可治腹痛、手足痛、颈背痈肿、荨麻疹。晒干碾成粉末,做荤菜时撒一点,能提香入味。

  “来就来,怎么还提东西?”盈芳捧着冯美芹塞到她怀里的竹篮佯嗔道。

  “我娘刚炸的油团子,趁热乎让我送几个过来给你们尝尝。你家不是来客人了么。”冯美芹努努嘴,见张海燕望过来,赶忙露出一个善意的笑。

  张海燕也朝她笑笑。

  盈芳听她这么说,便不再推辞。喊来张海洋,夹了个香喷喷的芝麻油团子给他,另外五个也从竹篮转移到干净的菜盆里,把刚炸好的一锅肉丸沥油后,装进篮子,让冯美芹带回去。

  “那怎么行!”冯美芹头摇得拨浪鼓,六个油团子换八个肉丸子?娘啊!这哪是来送吃的,分明是来占便宜的!

  “你要不拿,那油团子咱们也不吃了。海洋”

  “别别别!我拿!我拿还不行么。”冯美芹哭笑不得地制止道,“我这不是怕占你便宜么。六个油团子才值多少钱啊,况且你这肉丸子分量十足,一个顶我家两个,实在是”

  “都是心意,计较这些干啥。”盈芳堵了她一句。

  见天色不早了,催她快回家。路面积了雪,晚了看不清路,踩空了掉河里就糟了。

  “好,那我回家了。明儿上午在公社门口打糍粑,别忘了啊。”

  “忘不了!”糯米都浸泡好了。

  “打糍粑好玩吗?”张海洋仰头问盈芳。

  “明儿带你去看看不就知道咯。”盈芳知道这孩子没见过糍粑是怎么打的,其实她也没见过,不过听冯美芹叨咕过几次,大致有点数。

  今年收成好,糯米泡了不少,除了打糍粑,还磨了几十斤年糕,早上起来,煮一碗热气腾腾的雪菜肉丝汤年糕,幸福感爆棚。

  小年这天的成就感还是很大的——垒了三锅米炮糖、炸了四锅肉丸子、两锅春卷。忙完这些,天都黑了。

  一家子围坐一起,一人一碗汤水饺下肚,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张奶奶再一次劝盈芳留家里睡,天寒地冻又这么黑,一个人回家多危险呀。

  盈芳婉拒了。说这条路闭着眼都能走,不会有事的。实则是惦记独自在家的小金,这两天不知何故,出门总不愿意跟她,莫非也到冬眠期了?

  怀揣着心事,告别师傅一家,提着油灯回了家。

  进屋后,把油灯挂上墙,四下找小金。

  “小金?小金?”

  小金没反应,倒是老金,呜呜地凑到她脚边嗅来嗅去,而后叼着她的裤腿,愣是往她睡觉的房间带。

  “好好好,我跟你走,别咬裤子。要坏了我没裤子穿了。”

  “汪汪。”老金进了睡房,围着架子床吠了几声。

  “你意思是,小金在床底下?”盈芳挑了挑秀眉。

  正想拉开暗柜门看个究竟,小金咻地从床底下飞了出来。尾巴尖缠住床架,轻轻一推,床移位了,缓缓露出底下的空间。

  见堆满粮食地窖开着一个口子,露出几个台阶,盈芳纳闷地瞅了小金一眼:“你是想在这儿冬眠?你真的要冬眠了?”

  小金翻了个白眼,尾巴一扫,推着盈芳下台阶,示意她下去看看。

  盈芳被它搞糊涂了,被动地下了地窖,刚想问“下来干啥”,蓦地发现了不对劲,正对台阶的那一头,多了个黑布隆冬的洞。

  走近一看,哪里是洞啊,分明是一条地道,人钻进去刚好能站直,不过再高一点就得猫着腰走了,好在宽度还行,双臂能自由摆动。不用猜肯定是小金的杰作,就是不知道通往哪里。

  盈芳来了兴致,折回堂屋提来油灯,招呼小金和老金:“走!咱们探险去!”

  探啥险啊,又不是天然地洞,是它拍出来的好吗。

  小金鄙夷地吐了吐蛇信。

  老金甩着尾巴,貌似很感兴趣,跟着盈芳跳下地窖后,敏捷地钻到前面领路。

  一人一狗、外加一条高冷的蛇大王,轻盈地穿行在弯弯绕绕的地道里。

  约莫前进了十来分钟,老金停下来,扭头朝她吠了一声,似是在说:“到了。”然后嗅了嗅地面,确保没有任何危险,敏捷地钻出地道。

  幸亏是夜里,地道外面也是漆黑一片。要不然眼睛都受不了。

  盈芳举高油灯,看到地道尽头是和家里相差不多的地窖,只不过空空的。地窖口是被小金压出的四五格台阶。

  小心地踏上台阶,油灯散出的光,尽管昏暗,但还是照清了眼前的景象。

  “这——”盈芳惊呆了。

  这不是向刚家吗?还是用做婚房的那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