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27章 给力的金大王
  “还有你!”狗子娘沉着脸、横着眉冲胡家儿媳低喝,“你一个江口埠的来咱们这儿嘚吧什么劲!真要也轮不到你一个外姓人!”

  张红见大伙儿都夹带着不悦的眼神朝她看过来,缩缩脖子撇撇嘴,转身回家去了。

  “咋地?事情都发生了,还不兴我啊?”胡家儿媳却被激起了斗志,叉着腰道,“依我,那舒盈芳没准就是命不好,克死了养父养母,这下连她自己都要克……”

  “啊呸!你个臭三八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这儿不是你们江口埠,拿我们近山坳的人嚼舌根,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原来二狗子娘背地里这么挺我啊。”盈芳在屋里听到二狗子娘的话,眼眶有点湿润。

  不止二狗子娘,邓婶子、向二婶、张嫂子、李寡妇、毛阿凤……甚至那些交情并不熟络、仅因为孩子吃过自己给的果子、零嘴儿的妇人们,都站出来帮她话了。好感动好感动……

  金翻了个白眼。这就感动上了?女人就是容易心软。

  盈芳没看到金的白眼,感动完了继续担忧:“金,你这些人会不会真的闯进来?”

  她蹲在睡房窗下,扒开一条窗缝偷看,红兵去找工具了,回来就能把院门砸了,院门一破,谁挡得了他们啊。

  “要是闯进来,咱们完蛋了!”

  最近那次从收购站淘来的油画《向日葵》,无论怎么塞,都被床底下的暗柜门卡住,只好收在衣箱。

  红兵们抄家、咳,抄查抄习惯了,柜子、箱子、暗门指定会去翻一翻,翻出这幅画,牛棚关定了。

  盈芳拍了一下额,懊恼道:“早知就不选这么大一幅画了,一半多好,轻轻松松就能塞进暗柜。”

  左右都是留给子孙后代当传家宝的,大有啥关系嘛。

  不过也难。当年师傅那些宝贝医书之所以能逃过一劫,在她看来不全是暗柜的功劳。很可能是师傅本身——想雁栖公社一塌刮子就师傅一个赤脚医生,万一查出什么不好的东西、被押去关牛棚挨批斗了,有个头痛脚热找谁看病啊。

  再者,以前不知道床底下有门道,不代表现在依然不知道啊。那些红兵没准也在天天向上、时时进步……

  越想越着急,辫梢都被她揪毛了。暗暗祈祷老金的气势、毒蛇的威吓,能把红兵们震慑住。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没能震慑住,那帮人呼啦一下涌进来了呢?

  “唉,要是家里有个密道,能转移这些宝贝多好……”盈芳揪着头发咕哝。像上辈子的地宫一样,遇到危险,还有密道这条迫不得已的逃生之路。尽管那次运气不太好,一进去就遇到山崩地裂。

  盈芳囧了囧,莫非真如胡家儿媳的,真正的倒霉体,其实不是向刚也不是蒋美华、刘继红、许丹,而是自己?

  “丝丝——”金吐了吐蛇信,拿尾巴稍轻甩了她一下,随后游到睡房和仓房相连的那堵墙根处。

  “金你这是要干嘛?”被打断愁绪的盈芳,纳闷地跟在它后头,“该不会是想把这堵墙推倒吧?别闹了,粮食压在墙底下,照样会被翻出来……呃!”

  话音随着金的动作戛然而止。

  金大王居然用它那无往不利的尾巴稍,像铲子似的,轻轻一抛,墙角多了个坑。

  刨一下一个坑、刨两下一个大坑……

  眨眼工夫,墙壁下方露出一个四四方方、足能放下四五个大麻袋的大土坑。

  照理会有刨出来的土块或碎石吧?

  事实上并没有!

  经金大王那无坚不摧的尾巴拍打夯实后,坑壁坚实得别手指头戳不动、铲子都铲不动。金大王把鲜猪肉似的土块、夯实成了硬邦邦的猪肉干。

  这下,不仅坑壁结实、没有半点扑簌簌往下掉的土渣子,干净又光滑。坑上方的墙壁也依旧坚实如故。

  看到这儿,澳门赌博网站:盈芳哪还有不明白的呀,狠狠夸了金一通:“还是你有办法!”

  随后,金继续刨土挖坑、拍实坑壁。还模仿昔日地宫里的地窖格局,拍了几个台阶出来,方便盈芳上下。

  土坑面积约莫半个房间大,卧室占一半、仓房占一半,免得搬个东西还要跑来跑去。好在深度还行,从坑底到坑口,能堆叠五六个麻包。家里的屯粮全部放下去都不成问题。

  再深就不行了,会有地下水渗出。这点盈芳也清楚,因此叮嘱金,看到有浅浅的地下水渗出,就别继续往下挖了,左右这个深度足够家用了。

  趁金挖坑的工夫,盈芳将暗柜里那些明显是“禁品”的书籍、字画以及杂七杂八的物件、摆件统统装进麻袋了。家里没那么多麻袋,干脆拿床单凑数。

  她只需打包即可,其他皆由金一尾巴搞定。再大的麻包,都能轻轻松松地被金的尾巴稍顶来顶去,像杂耍似的。

  转移完暗柜里的紧要东西,接着转移仓房里那几袋可能会被三到四的产自山里的野生谷物。

  这一转移,乖乖!不理不知道,一理真不少:蘑菇、木耳、野菜干;米、核桃、葵花籽;柿子、红枣、野果干;还有菜园里长老了的豇豆、茄子、白菜晒的菜干,以及大坛、坛的腌菜、腌鸡蛋,拿麻绳串成串的风肉、熏鸡,还有罐装的蜂蜜、毛木果酱……

  几乎都是好几袋、好几坛这样的存量。

  幸亏有金这个“**挖土、压土机”,不然真会出乱子。

  别人家不是没有这些东西,但绝对没有她手里的多。甚至,这几类东西,整个生产队加起来,都没她囤的多。

  人就是这样,你捡一点、我捡一点,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会谁。可你捡一篮、我捡几大麻袋,就容易心里不平衡。搞不好还集体给她戴顶“偷窃集体财产”的大帽子扭送牛棚。

  这么一想,盈芳收拾得越加利落。最后只留了几十斤,和生产队分的粮油一起堆在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