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18章 淘啊淘
  出来时,澳门赌博网站:看到有人进来买邮票寄信,猛地想起相片还没寄,差点又把正事儿忘了。赶紧买了个信封,把相片装进去,想了想在相片背后写了一行字:一切均安,勿牵念!

  信封塞入邮筒,盈芳舒了口气,可算是把他交代的任务完成了。

  出了邮局,顺路拐去供销社买铁锁,路过收购站时,看到出纳大爷站在门口跟人讲话,看到她,明显还认得她,笑眯眯地朝她打招呼:“闺女,今儿怎么有空来城里啊?要不我那坐坐?”

  跟大爷闲聊的人纳闷地问:“这是你哪个闺女?”

  大爷乐了:“这是我乡下的闺女。”

  盈芳:“……”

  那人这才听出大爷开玩笑呢,笑骂了一句“老不休”,扬了扬手先走了。

  盈芳被大爷热情地拽进屋里,喝了口热水,回答道:“公园那边不是炸米炮么,带了几个村里的孩子一块儿来,今年收成好,家家户户都有余粮,过年还算松乏,炸点米炮回去做糖裹。顺便买把锁回去……”

  “你说那种挂挂的铁锁啊?哪用得着去供销社买,新锁多贵啊,还要不少工业券,反正用起来差不多,咱这儿有旧的,你要的话我让伙计找出来。”

  盈芳倏地亮了眼睛。对啊!锁这东西,能用就行,新旧其实并不讲究。何况是挂院门,风吹日晒的,就算是崭新的挂去,要不了多久也生锈了。二话不说点头。

  出纳大爷便让伙计把收进来的几把旧锁都捧出来,让盈芳自个儿挑。

  盈芳问了下价钱,见只要新锁的一半都不到,干脆买了三把,大中小齐乎了。

  买完锁,出纳大爷扫了眼门口,见没什么人进出,指指角落一扇小门,压低了嗓门对盈芳说:“那屋里堆着的是红小兵抄家来、革委会又嫌弃的,年前要大清理,不是砸了就是烧了,你去瞧瞧有没喜欢的。多不行,一两件我还是能给你放个水的……”

  盈芳谢过大爷,提了盏油灯,钻进那屋。发现是一些外国的书籍、油画。想来,抄的是那些留过洋、嗜好国外文学的知识分子的家。

  油画还好,有几幅一看就知道画的啥,譬如向日葵、花瓶……有几幅抽象了点,但好歹五颜六色的,看着总归赏心悦目吧。可那些纯外文的书籍就难倒她了,翻了翻,一个字都不认识,简直像看天书一样。

  最后,盈芳挑了两本半国文、半外文的大部头书,两幅画分别是竖起来堪堪塞进竹筐的向日葵和比向日葵小一半的插花。毕竟要从一堆不是相框碎裂、就是沾着污渍的画里挑出相对完好的真不那么容易。

  出纳大爷不知有没有请示级,总之给她的价格相当便宜,好像巴不得她拿走、好把那屋子腾空似的。

  盈芳习惯性地买了五分钱大字报,铺在那堆东西面,再扎紧麻绳,免得报纸掉下来。

  这下来县城的任务圆满完成了,哦,还有米炮没炸呢。

  正要回公园炸米炮,迎面走来一个推着自行车的女同志,看到她,欣喜地朝她招手:“这不小舒吗?来县城买东西呀?”

  盈芳定睛一看,原来是火车站的陆大姐,也笑着迎去:“大姐这是班去?”

  “班这个点迟咯。”陆大姐爽朗地笑道,“我今儿调休,这不多睡了会儿,这个点才出来买菜。对了,次那个事之后啊,运城赵家的老爷子亲自打来过电话,点名感谢你,站长本想跑一趟你们公社找你说这个事的,被一些事绊住了,今儿也是赶巧,要不我陪你站长那儿坐坐?”

  “今儿恐怕不行。”一来美芹他们都等着她,二来肩的竹筐不方便东卸西卸,万一被谁碰掉遮布怎么办?便摇头婉拒,“我带了社里的孩子来公园炸米炮,他们还等着我呢。明后天站长在吗?”

  “在在在,年前这段时间站里事情特别多,他怎么可能不在。那就随你的时间。”陆大姐笑着说。

  盈芳就约了明后天。

  火车站站长有事找她,去书记那请个半天假想来不难。

  和陆大姐告别,盈芳背着竹筐,直奔公园。

  冯美芹领着孩子们正一脸焦急地等她。

  看到她,大伙儿齐舒一口气。

  “唉哟盈芳你总算回来了,再不来,我要去找你了。”

  “米炮都炸好了?”盈芳看到他们脚边鼓鼓囊囊的蛇皮袋,讶然地问。

  冯美芹嘚瑟地抬抬下巴:“那是!咱们来的最早,米炮师傅一到,就排队了,一炮才几分钟,反倒等你等了好久!”

  盈芳歉意地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们这么快。走!为表示我诚挚的歉意,我请你们下馆子!饭店里的桃花面可好吃了。”荷包里粮票不少,家里屯粮也多,人手一碗桃花面,贵是贵了点,但还不至于肉痛。

  “我要添一份臊子!”冯美芹趁火打劫,桃花面加臊子,光是想想就流口水。

  “成!”盈芳笑眯眯地点头。

  “只是,咱们这么多人,一人一碗,会不会太贵啊?要不还是算了。”冯美芹高兴劲过后,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八碗桃花面的价格,不禁后悔撺掇盈芳请客了。

  孩子们也都巴巴地瞅着盈芳。

  李苍竹吞了一口唾液,率先说:“芳姨,我这还有早的饼子,饿了吃饼子就成,不用给我买。”

  二狗子几个大孩子脸一红,支吾着开口:“我、我们其实也不饿……”

  盈芳笑着摸摸苍竹的头,对他们说:“就这一次我还是请得起的。何况这几个月,你们帮了我不少忙,就当是谢礼,不能不收哦。”

  一听盈芳真的要请他们下馆子,孩子们涨红着脸蛋、兴奋地嗷嗷叫。

  臊子面,而且还是桃花臊子面,这可是大年三十才吃得到的美味。

  两大八小人人肩扛一个蛇皮袋雄赳赳气昂昂地朝饭店进军。

  好在袋子分量轻,米炮嘛,三斤米能炸一大袋。

  清苓把米炮袋横搁在竹筐,正好还能遮掩筐里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