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17章 礼物送进心坎
  这一趟上门,澳门赌博网站:老大爷碰巧在院子里打拳,见是那位善心姑娘,非要请她进去坐。还让儿媳妇打了两个蛋,煮了碗热气腾腾的糖心蛋出来。

  盈芳拗不过大爷、大娘的热情,接过碗,让咽着口水直愣愣看着她的两个娃儿拿个碗过来,把两颗完整的蛋拨到孩子们碗里,又倒了些甜汤给他们,自己意思意思地喝了几口热汤。

  大爷一家拿不懂事的孩子没辙,连抱歉。

  “我再去煮两个吧。”儿媳撩着围裙擦着手,见公婆不反对,正要往灶房里钻,被盈芳拉住了。

  “嫂子别忙活了!我真心吃饱了来的,肚子一点也不饿,煮了我也吃不下。今儿是带着村里一帮娃来公园炸米炮的,这不顺道过便,给大爷你们尝尝我家新打下来的大米。核桃、板栗是山上捡的,炒了给娃儿们当零嘴儿。”

  她还要去照相馆取相片、去邮局寄信、去供销社买锁……公园里还有一堆孩子等着自己,因此实在坐不住,聊了几句就起身。

  “大爷大娘,你们真不用客气,就当是送给娃儿们的过年礼物。我还有事要办,就不多坐了,下回来再陪你们多聊聊。”

  本来还想留她在这吃午饭的老大爷,见她不像是客气、确实有事在身,便送她到了门口。

  “闺女,我家就在这儿,来县城了,不管有事没事都来坐坐。就是我家成分不好,我……”

  “大爷您别多想,成分又不是咱们选择的,何况如今慢慢放开了,我相信会好起来的。”盈芳除了安慰,一时也想不出该啥。成分这事吧,真由不得人做主。谁料得到会有这样一场变故呢?

  宽慰了大爷几句,朝躲在门后边怯怯偷看她的两个娃儿挥挥手。那俩娃儿哧溜一下跑了,盈芳失笑。

  跟大爷道过别,出了弄堂直奔照相馆。

  照相馆的门已经开了。看到她,负责接待的女同志笑了:“我们都在打赌,看你啥时候来取。别的人拍完照片,三天两头来问,你倒好,你倒好,能拿了都不来。”

  盈芳被红了脸。她是真忘了,要不是美芹提起来县城公园炸米炮,恐怕还没想起这茬事。

  “喏,给你照片。话回来,你跟你对象真般配!要是晚生个四五年,我也想找个解放军做老公。”递给她相片的女同志,看着照片上郎才女貌的两人,发了好一通感慨。

  盈芳抽了一下嘴,心进部队溜达一圈,你就不这么想了。向刚长得俊,那是他家遗传因子好。大部分军人,咳,黑不溜秋、矮不隆冬,脱下军装换上普通的补丁衣裳,保管没人回头看第二眼……

  盈芳冲大发感慨的女同志咧嘴笑笑。

  收好相片,转身去了邮局。

  李四婶照例在上班,看到盈芳,欢喜地把她拉到里间,“有一阵子没见你来了,今儿又来寄啥好东西?”

  盈芳囧了一下,合着她每次来邮局,都是来寄好东西的?回头想想的确是这样没错。寄信的话,用不着特地跑邮局,放在代销点,去送信的邮递员会带走。因此每次来邮局,基本上都是给向刚或师兄寄包裹,少数几趟是专程给李四婶送东西。

  想着,抿唇笑了笑:“四婶,今儿主要是来看你的,瞧我给你带了啥。”话间,把背篓里的核桃、板栗舀出来。

  李四婶惊喜地问:“哪来这么多干货?山里头打的?”

  盈芳笑着点点头:“量不多,就凑个两三盘的,还望四婶别嫌弃。”

  “这是送我的?”李四婶惊讶不已,还道是背来卖的呢,“这咋好意思!”

  一个推、一个给,彼此客气了一番,李四婶终究抵不住内心的渴望,收下了这堆山货,在杂物间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藏好后,拍着胸脯,“闺女,我也不跟你客气了。以后但凡又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别的我不敢打包票,但在县里探个消息、置换点东西啥的,我还是有门路的。”

  “谢谢四婶。”盈芳含笑点点头。

  随即,两人又了会话,聊的无非是快过年了、年货准备得咋样了。李四婶想到啥,跑出去又跑回来,怀里多了个纸包,塞到盈芳手上,“还有两天就腊八了,家里赤豆、糯米、米、红枣、花生有的吧?再添上这三样,熬点腊八粥,来年一定太平康泰。”

  盈芳打开一看,原来是芸豆、白果、莲子这三种食材。供销社里很难买到,想来是托人从哪里捎来的,忙家里有。

  “有也给我收下!婶儿一点心意,你要不收,核桃、板栗你也给我拿走!”李四婶虎着脸佯装生气道。

  盈芳只好收下。

  “这才对嘛,又不是多值钱的东西……啊对了,还有样东西给你。”李四婶拿来一本邮册,集结了今年发行的所有面值的邮票。

  “这是单位发的年终福利。要我,还不及两斤肉、十斤米让我喜欢。家里又没人写信,堆着也是积灰,我看你寄长寄短的,应该会喜欢这个,送给你了!”

  盈芳平时就喜欢收集邮票,不管是向刚寄来的,还是师兄寄给师傅的,都被她心地从信封上撕下来、夹在陈旧的笔记本里。闲来无事信手翻阅。看着邮票上描绘的锦绣山河,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哪天能去实地走走、看看多好。

  没想到李四婶给她这么大个惊喜。这本邮册里,集结着很多她没见过的邮票。

  这礼物她太喜欢了!可是送进了她的心坎。

  不由后悔核桃、板栗带太少了,再不济拎篮鸡蛋来也好啊。

  李四婶像是看穿她心思似的,笑着道:“你别觉得我吃亏啊,我不了嘛,这东西提回家,也是压在箱底积灰尘。你要真想谢我,来年多卖我几个鸡蛋。”

  盈芳想想也是,有来有往才叫人情嘛,又不是就此中断、不再联系了。想开了便不再纠结,爽朗地应道:“成!下趟来,我给婶子送篮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