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16章 床单去哪儿了?
  盈芳也联想到了那个画面,笑得牙豁子都露出来了。

  “不过,说到去县城,我还得去趟照相馆呢。”她和向刚的结婚照差不多能拿了,顺便绕趟邮局给他寄一张去。

  “照相馆啊。”冯美芹一脸欣羡地说,“我能跟你一块儿去不?”

  “不能。你负责看二狗子他们。炸米炮排队,人指定不少,别和城里孩子闹出矛盾。”

  “我就知道!”冯美芹噘噘嘴,嘟囔道,“身后跟着几个小屁孩,肯定玩不痛快。”

  “吃痛快咋样?”盈芳笑眯眯地提议,“中午我带你们去菜场隔壁新开的饭店吃桃花面,我请客!”

  冯美芹眼睛一亮:“说话算话?”

  盈芳笑出了声:“当然算话!”

  “那行!二狗子他们我来看,你只管忙你的。中午等着你请客!”有的吃就很开心的美芹姑娘,原地转了一个圈圈,奔回家准备明儿要炸的大米、玉米、年糕片去了,兴奋劲半点不输二狗子。

  盈芳笑着摇摇头,伸了个懒腰,打算也回家收拾一番去。

  横竖要去邮局,顺道给李四婶捎点核桃、板栗。

  这半年来,多亏李四婶这个大客户,让她赚了不少钱和票。年终了合该送点什么回馈回馈,来年好继续合作。

  回家之前,顺道拐了趟向家。

  向刚走后,晴了不到两天就转阴了,还稀稀落落地下了两天雪子,晴天那会儿她惦记着山上的核桃,以至于忘了把向家两个屋的被褥拿出来晒晒。今儿倒是又开起太阳,盈芳脚步轻松地来晒被子了。

  这一晒糊涂了。

  东屋那张临时搭的木板床咋少了床单?她明明记得铺上去的,虽不是新床单,但没打过补丁,洗得也很干净,咋会没有了呢?到哪儿去了?

  她在屋里找了一圈,连床底下都检查了,还是没有!纳闷地直挠头,莫非自己记岔了?当时忘了铺?

  于是跑回向刚那屋,打开他爹娘结婚留下的大衣柜。

  他不在,衣柜里几乎是空的,正好用来放床单、被夹里。如果东屋那木板床忘了铺床单,那么那条蓝灰色的咔叽布床单,应该还在这儿。

  可是没有!她翻了三遍,都没找到。其他的都在,唯独缺了那条床单。

  真是见了鬼了!

  盈芳对着敞开的大衣柜门发怔。

  脑子里不停地思考,那条铺在客房床上的床单到底去哪里了?难道是被人顺手牵羊偷走的?

  想到被向刚拿去自家院门使用的铁锁,盈芳能想到的也就这个原因。当即拍板:明儿去县城,买把新锁回来,重新把向家院子锁起来。

  要买锁,原先准备的钱就不够了。

  盈芳回到家,拉开抽屉整理票据,眼角瞄到角落那支栩栩如生的龙凤呈祥碧玉簪,捏着钱票的手一顿,想到了那位萍水相逢的老大爷,他家的状况似乎不大好。

  想了想,起身到仓房装了一袋大米,估摸着有十来斤。背篓口子干脆换成了竹筐,这样去壳的核桃、板栗都能装上一些。

  最上头是一包炸米炮用的大米、小米、玉米粒。

  美芹家还晒了斤把年糕片,炸成米炮据说很好吃。一口一大片,酥酥脆脆的,光是想想就流口水。可惜去年磨年糕那会儿她还没来,原主那弱懦的性子,哪是舒老太的对手,连过年都没吃上年糕,哪来多的切片晒干。今年倒是可以多磨点,浸在水缸里,勤换水的话,能吃到清明光景。

  没有年糕米炮吃,大米、小米多炸点。反正她不缺粮食。不是托美芹娘捎了几斤麦芽糖吗?回头多垒些糖裹。那可比年糕米炮更美味。

  至于分量沉不沉的,有小金在呢,她丝毫不担心。

  第二天早上,她背着竹筐来到公社门口,只见二狗子他们已经在了,叽叽喳喳个不停。一个个小脸红扑扑,不知是兴奋的还是被冷风吹的。

  看到盈芳,呼啦一下全围了上来。

  “芳芳姐,这是我娘让我带给你的馒头。”

  “芳芳姐,这是我姐贴的白饼子。”

  “芳芳姐,”

  二狗子为首的孩子们,纷纷递上自家带来的吃食。盈芳心里清楚,多半是他们自己省下的口粮,微笑着道:“我吃过了,你们吃吧,冷了发硬就不好吃了。想吃就吃,别省着,中午饭有芳芳姐呢,一定不让你们饿着肚子回来。”

  “芳姨,这给你。”瘦瘦小小的李苍竹,背着个小一号的背篓,费劲地挤到盈芳身边,献宝似地递上他娘起早贴的玉米饼,“我娘做的,可好吃了!里头还有酸菜馅儿呢!这两个是我娘特地交代给芳姨你的,你快趁热吃。”

  盈芳蹲下身,接过玉米饼子咬了一口,满足地呼了口气:“唔!真的很好吃!”

  “我没骗你吧!”李苍竹笑得一脸灿烂。

  二狗子几个见状,齐齐吞了口唾沫,稀罕地围拢过来:“小竹子,我拿白面馒头给你换,一个馒头换你半个饼成吗?”

  “我换半个的半个的!”

  “我换半个的半个的半个!”

  “我只咬一口!”

  “”

  李苍竹身上的玉米饼瞬间成了畅销货。

  盈芳嚼着饼子,含笑看着这一幕。等冯美芹急吼吼地跑来集合,才扬声打断他们:“出发咯!再不走,首班船要赶不上了!”

  孩子们这才停止交易,兴致勃勃地跟在两个大人身后,雀跃地奔跑着,前往轮渡码头。

  县城公园在东南角,到了对岸,两个大人、八个孩子背着背篓排成一排,走了将近二十来分钟才到。因为来得早,供销社派来炸米炮的师傅还没来。

  孩子们也不失望,澳门赌博网站:卸下背篓,满公园地玩耍起来,没一会儿,鼻尖就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盈芳让冯美芹看着他们,并叮嘱:“别让他们玩太疯了。这么冷的天,热出汗容易感冒。我去趟照相馆,尽快回来。”

  “行,我会看着他们的,你早去早回。”

  盈芳估算着时间,照相馆这会儿应该还没开门,于是先去了老大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