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15章 不见得有多好
  冯美芹忙得都没时间找盈芳唠闲嗑。好不容易逮着中午的空闲,澳门赌博网站:跑来卫生院遛弯。

  “盈芳,天放晴了咱们上县城公园玩儿吧。供销社派人在那儿炸米炮呢,咱们也去排队炸点。我娘过几天要去外婆家熬麦芽,回来垒米炮糖。你要垒吗?垒的话我让娘多熬些回来。”

  “好啊。”盈芳点头道。

  脑海里浮现喷香酥脆的米炮糖、米酥、芝麻饼、绿豆糕、花生糖……麦芽糖能做很多甜点呢。

  “那劳烦婶子帮我捎点回来。回头我拿好东西上你们家换去。”这话是贴着冯美芹的耳朵偷偷的。

  冯美芹被勾起好奇心:“什么好东西?”

  “到时你就知道了。”盈芳抿唇笑着卖了个关子。

  “那我可等着了啊。”冯美芹咧嘴笑着又唠了几句。见午休时间快到了,风风火火地赶回代销点上工。

  刘继红路过公社,看到廊下笑容明媚的盈芳,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当初刚下乡那会儿,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洒脱自信、恣意飞扬。如今呢?形容憔悴、苟且偷生。短短两年,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转念想到没有凤冠霞帔、没有彩礼嫁妆、被逼无奈般地嫁给本社最傻的农夫没有之一的蒋美华,又想到此刻被禁足被调离卫生院、后续还不定给什么处分的许丹,又觉得自己也不算是混的最惨的。

  刘继红自我安慰了一番,朝盈芳方向冷哼一声,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

  盈芳见状,一头雾水。想半天没想明白,耸耸肩,回卫生院继续向师傅讨教疑难杂症,顺便学习艾灸之术。

  师徒俩一个教、一个学,氛围正好,书记夹带着初落的雪子和冷意从县城回来了。顺便带回文工团对杜亚芳的一个处分通知——是柳团长拨电话到县委、再经县委转达的。

  这个事,也让县委干部对向荣新以及整个雁栖公社高看了几眼。接待向荣新时,那态度,可以用和煦如春天来形容;级别低的,更是热情如火似盛夏。与以前那平淡的待人方式截然不同。

  向荣新一回来,就钻进卫生院找师徒俩吐槽:“你们,这叫什么事啊!以前找他们个正经事吧,一个个不是搪塞就是敷衍,态度不要太冷淡;如今不过是唠几句闲嗑,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热情地像是在招待他们丈母娘……”

  “噗嗤……”盈芳听乐了,“要招待也是丈人啊,怎么是丈母娘呢。”

  书记摆摆手:“咱不纠结这些细节。总之啊,我算是看明白了,县委那些人,个个都是捧高踩低的能手……不这些,刚子首长来电话,是来告诉我们,那个和许丹打架的女兵,回到文工团后,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并降一级的严厉处分。据首长的意思,这还是看在杜亚芳的祖父曾为国立过功劳的份上从轻发落的,要不然直接开除……那咱们这儿势必也要上纲上线。”

  这就意味着许丹要遭殃了。

  原本只想关她几天禁闭的,结果听杜亚芳回到文工团,又是受警告处分、又是降级处理,显然,这次事件,在上头那些大佬们眼里,非常严重。不慎重对待还真不行。

  于是,被禁足在知青站的许丹,于当天晚饭前被转移到了漏风又湿冷的牛棚。

  许丹怎么都想不到,公社竟然这么狠!

  不过就是两个女人打个架的事,居然发展到关牛棚。接下来是不是还要批斗啊!

  她的精神都要崩溃了。

  另两个知青笑了。

  曾尝过牛棚滋味的刘继红,看着一路嚎啕被拖往牛棚的许丹冷笑:“许丹啊许丹,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蒋美华躺在林大柱给她铺的温暖床铺上,抚着平扁的腹,神色晦暗莫名:当初你和刘继红害我产,刘继红对我拳打脚踢时你冷眼旁观。如今,你该感谢我没有落井下石……

  继刘继红之后,这是第二位知青被关进牛棚。一时间掀起千堆浪。

  什么的都有。中心思想倒是很清楚,表达的无非是:知青不见得有多好。从分派到雁栖公社的四名知青来看,都是孬货。

  这下,已嫁人的蒋美华无比庆幸自个嫁人了;刘继红的终身大事成了老大难。许丹倒是听家里给安排了对象,还是城里的工人。

  无奈以许丹现在这情况,结婚势必得推后。好在男方据挺通情达理的,不仅没有退婚,还很贴心地给她送来一些御寒物资。这些八卦成了农闲时最好的谈资,几乎天天都有人提及。

  盈芳权当看热闹。

  和冯美芹约了礼拜天去县城公园排队炸米炮。

  “芳芳姐!芳芳姐!我们能和你们一起去吗?”二狗子听后,跑来问。

  半大孩子独自去县城,家里大人总归不放心,可带着他们去吧,炸米炮已经费粮又费钱了,实在舍不得再掏钱买船票。

  盈芳一听就明白二狗子的意思了,头一点:“成啊!咱们赶早班船去,炸了米炮再到公园玩一圈,赶末班船回来。你们要是想去,礼拜天那天早上六点一刻在公社门口等我,我和你美芹姐带你们一块儿去!”

  “哟吼!太好了!”二狗子激动地连“谢谢”都忘了,忙着去通知伙伴,撒丫子跑出几十米,挠着头又折回来,“谢谢芳芳姐!”

  盈芳被逗笑了,扬声喊:“顺便问问苍竹要不要去。”

  “好嘞!”二狗子蹦跳着跑远了。

  冯美芹抽了一下嘴:“不是吧盈芳,真要把这帮子全带上啊?你不知道他们有多皮实,到时管不住咋办啊?”

  “不会的。狗子调皮归调皮,还算懂事。再,不就是逛公园、炸个米炮吗?又不去别的地儿,不碍事的。快过年了,让孩子们乐呵乐呵吧。还是,你打算帮他们炸点米炮回来?”

  “别!”冯美芹忙不迭摆手,“那还是一块儿去吧。帮他们炸?那得背几个蛇皮袋啊?”一想到浑身上下挂满胖乎乎的米炮袋,冯美芹打了个哆嗦,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