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13章 幸福来得太突然
  可不甘心有什么用!继续在雁栖公社待下去,很快就和村里那些黄脸婆看齐了。卫生院里清闲的活丢了,以后得和其他村妇一样去地里刨食了。一想到那样的生活,想到即将失去的娇嫩肌肤,许丹就受不住。

  跌跌撞撞地回到知青站,拿出纸笔,往家写了封信答应嫁给家人相中的男人,但三转一响的彩礼一件不能缺、娘家该备的嫁妆也不能少。

  许丹握笔的手紧了紧。工作暂时输给舒盈芳不打紧,一辈子一次的终身大事,怎甘心落于人后?!

  此刻已到山脚的清苓,揉了揉忽然发痒的鼻子,指着那株核桃树说:“村民们啥时候来打核桃的?咋一点都没听说。”

  原本枝繁叶茂的核桃树,此刻光秃秃的,不仅找不到一颗核桃,连叶子都掉光、化作春泥更护树了。

  小金翻了个白眼。山脚就这一棵核桃树,谁家不死死盯着呀。表皮还没开裂呢,熊孩子们就守在树下虎视眈眈地盼着了。

  好在山的核桃树没人抢,小斑三兄弟赶在冬眠前,率着闲来无事的一众蛇小弟将核桃还有板栗撞下来,撞不下来的连枝折下,分批运进山洞。这丫头看到堆成小山的核桃和板栗,想必会兴奋地说不出话吧。

  小金眼露戏谑之色,轻盈一跃,借核桃树光秃秃的枝条之力,箭一般地窜半山腰。

  盈芳跟在它后头,气喘吁吁地紧赶慢赶,终于来到此前做记号的小山谷,山谷里气温要比外头高些,举目望去,能看到不少绿色植物。

  然而遗憾的是,核桃、板栗树一如外面光秃得只剩枝条了。就地还能零星捡到几颗,却也没法吃,因为掉落的一面压着地,坏的坏、烂的烂,找不出几颗能吃的。

  盈芳失望地仰天长叹。

  好可惜啊!没人觊觎,居然也落得凋零的下场。

  说好过年炒栗子,剥核桃仁做冻米糖的,全泡汤了!啊啊啊!

  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起码核桃树长出的嫩苗,经鉴定是冬青,具清热解毒、养肝明目的功效。

  盈芳挖了几株到背篓,掂了掂,分量还是太轻啊,没啥成就感。

  小金咻地从枝条落回她肩膀,蛇信子一吐一纳,示意盈芳回去。

  大冬天的,山谷里除了个别几株生命力顽强的花草,几乎寻不出能吃的东西,不回去吹冷风啊。盈芳碎碎念地吐槽了一路。

  快抵达山洞时,在半干涸的溪流旁发现了一丛绽放着洁白花朵的水仙,想想冬天没什么花草可以点缀闺房,干脆把这丛水仙花球茎挖了出来,装进背篓。

  没想到,这只是幸福的开端。

  当她来到山洞,看到洞里挨着墙角堆放的带壳连枝的核桃、板栗,惊喜地圆睁杏眸、捂住嘴。

  “小金!这是怎么回事儿?莫非你的威压还能让核桃、板栗自个蹦到这里来不成?还是说,是别人摘下来藏在这儿的?”

  见她东猜西猜就是没猜到点子,小金翻了个白眼,游到墙角,用细长的蛇信,卷出一朵黄白相间的灵芝草,抛到盈芳跟前。

  “你说是小斑它们摘的?”盈芳一看灵芝草,不由想到进入冬眠期的蛇小弟,欣喜地手舞足蹈,“真是小斑它们摘了送给我的?不是别人的?”啊啊啊!幸福来得太突然!

  兴奋地转了几个圈,冷静下来开始着手处理这堆山货。

  得尽快把它们运下山才行,要不然等下雪了更麻烦。

  剥壳不着急,运回家后慢慢剥就是了。何况这些壳晒干了还能当柴烧。

  盈芳边琢磨边找出留在山洞里的两只旧麻袋,再加背篓里带来的大麻袋,以背篓为工具,一篓接一篓往麻袋里装。带壳的装起来比较占体积,装满三袋还有的多。

  看看天色,日头快下山了,山风刺骨。

  吸吸鼻子,决定先拖一袋回去。剩下两袋让小金晚来驮一趟。明儿要是天好,带着麻袋把剩下的运回去。要是下雪就算了。反正带回去的那些够她过个丰盛大年了。

  “可是答应老金给它带好吃的,还没下落咧。”盈芳四下转了一圈,陷阱几天不来,又跟个废坑没两样了,哪有什么中套的山鸡、野兔。总不能摘几个干瘪的野果回去交差吧?关键是,老金它吃素吗?

  小金二话没有,钻入枯草堆,没一会儿,尾巴稍托着一只体态丰盈、呼噜呼噜睡得正香的猪獾回来了。

  盈芳狠狠地抽了一下嘴。说是猪獾,澳门赌博网站:长得和没成年的小狗差不多,瞅着像同类,老金下的去嘴?

  算了,还是先去师傅家,把獾杀了,捡些带肉的骨头犒赏它吧。

  盈芳找来几根结实的枯草,搓成简易麻绳,拴住猪獾的四肢,未免它醒了嗷嗷叫,很想往它嘴里塞团枯草。

  小金鄙夷地瞥她一眼,尾巴稍轻飘飘一甩,直接把猪獾打晕了。

  盈芳:“……”得!啥话也不说了,把猪獾往背篓里一塞,下山咯!

  没到山脚前,麻袋是小金扛的。轻装阵的盈芳,沿途折了几支暗香扑鼻的腊梅,除了装点闺房、晒成花茶,还能捣鼓成香包、给衣服添香呢。

  快到山脚,才从小金尾巴尖接过麻袋,费劲地拖下山。

  时值傍晚,家庭主妇们在家忙着做晚饭,汉子们地里没活,早早地躲回家,烤火喝小酒。谁会大冷天的这个点还在外头晃悠。

  哦,倒也不是完全没人。

  林大柱肩挑两捆柴,热力四射地走在田间的小路。

  盈芳没想到会和他碰个正着。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你、你是盈芳!”林大柱憨憨地笑着,说话慢慢吞吞的,还有点含糊不清,“我、我媳妇说、说了,你、你送她鸡蛋。”

  看,其实这人也不是很傻。

  盈芳笑容和善地打了个招呼:“大柱哥出来担柴啊?天快黑了,快点回家吧。”

  “哎!”林大柱这回很干脆地应了,笑眯眯地走在盈芳前头,往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