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11章 亲亲额头哪够啊
  向刚推开堂屋门,澳门赌博网站:一股属于冬天特有的冷空气扑面而来。连忙带上堂屋门,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往院子里走去,忽听东屋传来响动。想来是喝多了酒被扶去隔壁休息的杜亚芳搞出来的动静。醉成这样了还不消停,向刚皱皱眉,转身去了后院。

  他刚走,贴在门后边听动静的于光辉长吁了一口气,回头朝杜亚芳比了个手势,轻声说:“亚芳,那我先出去了,你收拾一下,别让人看出破绽。”

  然后蹑手蹑脚地开门出去了。

  蹭到院门口,假装刚从外面回来,和绕了院子一圈没找到他的向刚碰了头。

  “咳,刚子,你也出来了?”

  “你出去了?”向刚挑眉,瞟了眼上着栓的院门,心下满是疑惑。

  “啊、哦,是啊是啊,我见这会儿天气暖和,情不自禁地出去溜达了一圈。这不昨天过来,都没能好好参观你们的村庄。”

  向刚听他这么说,也就打消了心头的疑虑,也许那门栓是他回来后才上的,便朝于光辉努努嘴:“回来了那就再去吃点儿吧,晚饭指定迟了,中午不吃饱,等下饿了别说我没招待好你。”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于光辉讪笑着搓搓手,骑驴下坡地跟在向刚后头进屋继续吃喝去了。

  起先没吃多少,刚又费了些体力,这会儿确实感觉到饿了。再想到心心念念的女神,彻底成了他的人,骄傲地挺了挺胸脯,胃口也随之变得好起来。

  囫囵套上衣服的杜亚芳,耳朵贴着窗户纸听了会儿院子里的动静,直到两个男人都进了屋,才放松心神地呼了口气。眼角扫到一塌糊涂的床单,耳朵根一热,旋即又觉得懊恼。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可事到如今,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只能强打起精神,把沾着血渍的床单拆了下来,团成一团,四下找了一圈,没找到包袱一类的东西,只好把团成团的床单,塞进了自己的棉袄。好在冬天衣服穿得多,棉袄的下摆又很宽松,只要不去碰,这么塞着倒也看不出来。

  可床单扯掉了不像样啊,杜亚芳费劲地把厚重的棉被展开来,铺在褥子上。只要不被人一眼看出缺了床单就成。反正要走了,事后发现少了条床单,谁也不知道是她带走的。

  这么一番忙活下来,杜亚芳感觉到一阵疲惫。尤其是双腿,酸麻得直打晃。

  最羞人的是,腿心间淌出一股凉凉的粘液。想到那东西的来处,以指为梳理着乱发的杜亚芳,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不得不承认,于光辉人长得不咋样,那方面功能还是蛮强大的。如果再英俊点多好啊有向刚七八分的俊,自己也不会如此纠结了

  放眼打量向家这间屋子,适才喝多了没注意,这会儿才看清——屋子里居然清一色的红漆铜扣新家具,想来是给向刚结婚用的,心里一阵酸楚。这一切,本该是她的啊,包括那个英姿伟岸的出色男人。

  杜亚芳自恋地摸摸自己的脸,暗叹一朵鲜花从此插在了牛粪上,便宜于光辉了。

  席面散场,就快两点了。虽说柳团长自己开了车来,不用凑时间去候大巴车,但渡轮有时间,因此得赶在末班船之前渡到江对岸去。因此独处的时间实在不多了。

  向刚把媳妇拉进睡觉的房间,将那块托人买来的女士手表戴上了媳妇儿纤细的皓腕。

  “真好看!”盈芳抚着表面,发自内心地赞叹。

  “的确很好看。”向刚也笑着道。视线却投在她白嫩的手腕上。

  忍了忍,到底没忍住,伸手握住她手腕,顺从心意地将人儿拉到自己怀里,低头在她额心啄了一口。

  “呀!”盈芳低呼了一声,红着耳根提醒,“师娘她们就在外面”

  “没事儿!知道我们有悄悄话要说,不会闯进来的。”

  单光亲亲额头哪够啊,反正已经领了证,是正儿八经的夫妻了,向刚头一低,光明正大地含|住她聒噪的小嘴,温柔地深|吮起来。

  一吻结束,盈芳人都软了。

  向刚低笑了一声,打横一抱,十分轻松地将她抱到床上。

  盈芳吓得忙制止他:“这不行,光天化日的”

  “你想哪儿去了。”向刚忍不住爽朗大笑,捏捏她红扑扑的脸颊说,“我是看你脚软了,抱你到床上歇歇。”

  他再怎么渴望那桩事,也不会选在这时候做。此刻屋外等满了人,要是知道他俩大白天地在里头干这事儿,羞死她都有可能。

  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的。到时,一定累得她三天下不了床。

  向刚勾了勾唇,倾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看你中午也喝了不少,就在这歇会儿,外头我去收拾。”

  那怎么行!

  盈芳头摇得像拨浪鼓,哪有客人还在,主人躲屋里休息的停!想啥呢!什么客人主人的

  她被自己的想法囧到了。幸而没说出口,不然指定被他笑。

  小俩口在屋里小待了片刻,就出来了。

  看到盈芳的手上多了块手表,大伙儿心知肚明地笑了,纷纷送上恭喜和祝福。

  这一幕落在才从东屋出来的杜亚芳眼里,嫉妒得她眼睛都充血了。

  手表!向刚居然还给她买手表。

  就这么小一块东西,要一百五呢!

  旋即看向于光辉,目光幽幽。心里暗猜,不知他会给自己什么样的聘礼?会准备手表吗?转念又想,这哪是能打商量的事!买!必须买!不买不嫁!

  越是临近分别,越是不舍。时间却偏偏和人作对。

  眨眼就快傍晚了,再不走,末班船要开了。

  向刚握了握媳妇儿的手,纵然心里百般不舍,面上却不得不淡定道别:“不到一个月就回了,其实没几天,眨眼就过去了。有什么重活等着我回来做,别一个人瞎逞能。也别老往山上跑,这天说下雪就下雪,进山不安全。还有”

  向刚老婆子上身地念了一大堆,盈芳囧着个小脸,不敢不点头。

  看得大伙儿都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