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09章 麻麻我要回军营
  许是夹带着一股陌生的气息,老金迅速地从窝里站起身,警觉的“汪汪”叫。

  小金翻了个白眼,将那坨东西往老金跟前一甩。丫的!看你忠心耿耿为那丫头看家的份上,本大王亲自去逮只山鸡来犒赏你,竟然不领情!

  老金跳开几步,回头见是只肥不溜丢的山鸡,再偏头看那条打从一开始就沾着主人气息的竹叶青,似乎在那双蛇眼里看到了对方的鄙夷。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挑衅啊!

  当了n年犬王的老金,瞬间被激起熊熊的斗志。不就是只活鸡么,当自己不敢吃?当即便三下五除二,将那只还没醒转的可怜肥山鸡,拆吃入腹。

  小金等它吃的差不多了,悠悠然地游回草丛,继续晒着太阳闭目养神。

  小斑三兄弟以及其他蛇小弟,早就觅着冬眠的地洞,陆陆续续进入猫冬状态了。金大王尽管不惧严寒,但相对而言,也喜欢温暖的地方。寒风刺骨的冬日,再没有比躺在枯草堆里晒太阳更幸福的事了。

  家里来条笨狗也不错,起码在小斑三兄弟不能下山的这段时间,能帮那丫头看看家护护院。至于它金大王,自由自在惯了,不喜欢束缚的生活。再者,那丫头动辄往山上跑,总要护着她的。

  这才是金大王出去转悠一圈、给老金逮了只山鸡回来的缘由。

  老金饱餐一顿后,前爪在地上刨了个洞,把鸡毛、鸡骨头一股脑儿埋到地下,而后趴回狗窝,耷拉着耳朵晒太阳。但那双极具威慑力的眼睛,闪着困惑又郁闷的微芒,往金大王盘踞的地方瞟了好几眼。明明就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的竹叶青,咋恁地让狗想臣服呢?

  小金觉察到老金的偷瞟,丢来一记似笑非笑的眼神。

  小样!你丫充其量不过就是一头凡间出品的犬王,本大王却是来自极北之地的守护神兽。乖乖滴给丫头看家,看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看不好,哼哼

  老金打了个寒噤,不由自主地趴回地面。莫非这竹叶青成精了吧?丫的太恐怖了!麻麻我要回军营!

  发生于一蛇一狗间的无声互动,盈芳当然不知情了。她这会儿正和向刚一起,给聚集的亲友以及向刚的顶头上司敬酒。

  柳团长倒是没为难这对新鲜出炉的小夫妻,笑呵呵地一口气干掉一杯向二婶赞助的米酒,掏出一个临时封的红包,塞到小俩口手里:“一点心意,不许推辞!我这人大老粗一个,让我提枪打仗在行,这样的场合说点活跃气氛的话,着实为难我了。总之祝贺你们,结了婚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好好经营小家庭,早日抱上大胖儿子!”

  “谢谢首长!”向刚领着盈芳向柳团长深鞠了一躬。

  接下来,张家二老、书记俩口子、社长俩口子、向二两夫妻,都举着酒盏轮流说了遍祝福的话。

  于光辉心下尴尬,首长都送礼了,自己总不好不送吧?可来时完全是奔着看好戏的心态来的,根本没准备贺礼好吗。悄声问身侧的杜亚芳:“你带钱或票了吗?”

  杜亚芳心里恨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想要送礼,这不是割她肉么,咬牙切齿地挤出俩字:“没有。”

  一面担心柳团长回去后找她领导絮叨昨天的事、从而给她个处分;另一面怨极了向刚如此不给她面子,明知她喜欢他(天知道她哪来这么大自信),却当着她的面和他对象眉来眼去,而她却搞得形象大跌、出尽大丑。

  还想收她的红包和祝福?呸!别说她身上没几个钱,有也不给!

  事实上,小俩口压根没想过问战友讨红包,敬完长辈后,朝于光辉这边举了举酒盏,让他吃好喝好,转而陪长辈说话去了。

  于光辉挖空心思寻了半天的借口没用上,庆幸的同时不免又有些失落。看向刚牵着清丽脱俗的小媳妇儿,笑意融融地跟柳团长喝酒、话家常,心里仿佛针扎一般,恨不得今儿结婚的是自己。

  想到家里除了有个在肉联厂当工人的城里户口的爹、再也找不出一处优点的黄脸婆媳妇儿,于光辉想换媳妇的心思,愈加蠢蠢欲动。

  下意识地瞅了眼身边的杜亚芳,眼神转为幽暗。

  杜亚芳本来还想趁新人来敬酒时,找机会给盈芳没脸的,可左等右等也不见他们过来,甚至连向刚一个正眼都没得到,气得那张可以打扮过的脸蛋都扭曲了。

  捏着酒盏的手,指骨发青。

  听于光辉说了句:“他们不来敬也好,省得掏红包了,咱俩喝一盅吧。”

  杜亚芳没搭理他,但下意识地喝了被于光辉推到嘴边的酒。一口、两口、三口……

  向二婶这酒,原本是给家里几个大老爷们留的,度数不比烧刀子低。

  杜亚芳又不怎么会喝酒,这么一碗下来,很快就醉了。哭哭笑笑的,样子很难看。

  于光辉生怕她说出更过分的话来,赶在柳团长责备前说:“大概是醉了,要不我扶她去隔壁屋醒醒酒?”

  扶女人的活怎么能由男人来?邓婶子和向二婶赶紧过来帮忙。

  至于醒酒嘛,谁也没那耐性陪着。讨厌她都来不及呢,居然敢诬陷自己公社的人,没把她当场拎出近山坳、丢到江对岸就不错了。

  因此,澳门赌博网站:两位婶子一脸没好气地把人搀扶到收拾一新、准备用做小俩口结婚的东屋,让她躺到南窗下昨儿临时搭出来的木板床上,又送了一碗醒酒茶过来,安顿完就回堂屋喝酒吃菜去了。

  于光辉敛下眼底得逞的喜意,克制着体内蓬勃的欲|火,随意吃了几筷菜,就借口尿急,起身出去了。

  屋里的人,互相敬了一圈酒后,围坐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听柳团长讲过去领兵作战的辉煌战绩以及部队里发生的一些日常趣闻,没怎么留意于光辉的去向。

  于光辉溜到东屋,看到那道凹凸有致的倩影,按耐不住心头的砰动,从后方抱住了呆坐在床沿走神的杜亚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