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07章 领证啦!撒花~
  听是这么回事,澳门赌博网站:冯七顺的脸色总算好看了点。但对小儿子依旧没好气:“一天到晚不着家,我就说迟早会出事,今儿要不是刚子恰好回来,我看你咋收场去!给我滚家去!明儿跟着你哥去砍柴,不把柴房担满,别给我回来!”

  冯军达一阵哀嚎:“可是爹,我还想多找找这草呢,能染色的草,送去收购站没准能换几个钱”

  “少跟我打马虎眼!你当我不了解行情是吧?收购站是啥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能收的吗?”冯七顺扯着嗓门吼道。

  “我说老冯啊,你家小子说的也没错,既然这草有这功能,送去收购站没准会收呢。”柳团长笑呵呵地打圆场,“年轻人嘛,有向上的冲劲是好事儿,咱们应该鼓励,而不是打压。就让他试试吧,反正你们现在不是到农闲了嘛。”

  冯军达点头如捣蒜:“对啊老爹,让我试试又不会少块肉。大不了我上午砍柴,下午捣鼓这事嘛。”

  冯七顺瞪了他一眼,倒是没再继续泼他冷水。

  冯军达如获大赦地提着一捆扎好的染色草,兴冲冲地回家了,忘了问他爹许丹会不会受处罚的事。

  他走后,冯七顺抽了一下嘴,有点拉不下脸地问书记:“小许那事儿,介个处理好啊?”

  他指的是打架一事。幸亏把儿子摘干净了,要不然,社长这位儿恐怕都坐不稳当。乡下最忌讳的就是乱搞男女关系了。前阵子才出蒋美华的事,今天又出许丹的事,这些知青哦,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

  书记头疼地揉揉太阳穴,试探地问柳团长:“您说怎么处理好?”

  毕竟是和柳团长带来的女文艺兵打架,对方要是不介意,那就不需要从严处罚,意思意思地小惩大诫一番就行了。可对方若是介意,那就难办了,轻则关牛棚,重则上报批斗。对一个未婚的年轻女知青来说,绝对是不小的打击。

  想到两年前知青刚分来时,他还喜滋滋地跟沿江公社的书记炫耀,说自己公社的风水多好啊,一来来四个知青,三个还是女滴,多长脸!如今却恨不得这些知青一个都别来,瞧瞧他们干的好事儿,传出去,绝对被人笑掉大牙。

  柳团长沉吟了片刻,说:“这样吧,那位女同志你们先控制起来让她做深刻的反省,等我跟文工团联系了,确定了处理方案,再给你们挂电话。”

  也只能这样了。

  书记和社长对视了一眼,齐点头。

  就这样,许丹被卸了卫生员一职,勒令在知青站写检讨反省。

  尽管县委有她的靠山,但这回的事有七一三部队的干部发话,而且影响确实很差,因此,县委干部那边即便得到了消息,也没敢跳出来替她撑腰。

  冯军达倒是有心想帮她,可被爹妈两个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地驳了回来。

  社长媳妇真的给小儿子相看了一个对象,娘家那边的,家里人口简单,父母都是贫下中农出身,在当地口碑很好。姑娘本身长得眉清目秀,干农活很来事,关键是肥|臀|丰|乳,一看就很能生。

  社长媳妇一眼就相中了,回来拽着儿子去相看了一回,赶在腊八前把这事儿定了下来。

  冯军达自从被许丹贴着胸脯蹭了几下,蹭得邪火乱窜,连着几天都是枕着香艳的美梦醒来的,醒来后一摸,底裤一团湿。

  直到被他娘拽着去看了对方一眼,梦里的对象换了个人——许丹的脸渐渐地淡了,取代的是即将成为他媳妇的丰润姑娘,高耸着一对似要从领口里蹦出来的软香小丘,柔柔地贴近他身体

  许丹等了又等,始终没等来替她说几句好话的帮手,不由绝望了。

  就算事情最终平息了,她也回不到卫生院了。得和蒋美华、刘继红一样,下地干农活。这对她来说,比嫁个二婚头的老男人更难接受。

  期间,清苓和向刚顺利地领到了结婚证。

  一张大红的证书,顶上是主席的最高指示,用红字标着“要斗私、批修!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中间是“结婚证”三个大大的黑体字,往下是一段透着浓浓法律味道的话:向刚,男,二十二岁;舒盈芳,女,十九岁;两人自愿结婚,经审查合于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发给此证。

  两人的年龄填的都是虚岁。不然清苓要卡壳了。婚姻法规定,男满二十、女满十八方能结婚。且民政局这段时间正积极响应上头的号召——宣传晚婚晚育。

  这不,给他们办证的女同志半真半假地笑说道:“你们年纪这么小,要不过两年再来扯证啊?”

  开什么国际玩笑!

  清苓和向刚都不睬她。

  婚姻大事,能这么由人反反复复的吗?

  办证的女同志见他俩一个都不吱声,也不好意思再劝下去。

  尽管上头有这方面的意思,还往下拨了一堆避孕产品,要局里帮忙分发。光荣妈妈的风向开始变了。可也仅是提倡而已,并非必须。再一看有向刚单位出具的介绍信,得!还是军婚,办下来不要太顺利。

  没一会儿,新鲜出炉的大红证书到了手上。

  看着上头的名字,清苓有些恍惚。

  似乎从这一刻起,她才真真正正地和原主融合、成了舒盈芳。

  自此,将迈入一个完全崭新的阶段。也是时候和过去的自己道一个别了。

  “想啥呢?这么一本正经的。”向刚见她着迷地盯着结婚证,心头一阵柔软,也凑过来柔笑着问,“上头有花吗?”

  清苓,不,从此改叫盈芳了,俏脸一红,宝贝地合上证书,打算回去后就压到师娘一早备好的玻璃相框里,办喜宴那天要挂到新房墙上展示给大伙儿看的。到时她和向刚,还要怀抱红宝书,在结婚证下,宣读语录和誓言呢。

  收妥结婚证正要走,被那女同志喊住了,快速地塞了一盒东西给盈芳,含含糊糊地说:“有助于晚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