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06章 囧,全凑一块儿了
  男人走后,向二婶笑眯眯地朝清苓挤眼睛:“刚子可真体贴。”

  清苓被说红了脸。

  许丹抬起头,映衬着温暖的火光,看到清苓的脸蛋儿,如同春天盛放的杏花一样美。握着拨火棍的手紧了又紧。

  为什么!为什么好事都是她的,坏事都是自己的!论个人条件,自己比她不知道优越多少倍。可如今,论岗位,卫生院的采购权落到了她手上;论婚姻,她即将嫁给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解|放军,自己却要嫁给一个离过婚的老男人——如果冯家不接受自己的话。

  许丹的心好似悬着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恨不得冲去堂屋问个清楚。可到底还存着点理智,闷闷地蹲在灶膛口,有一下没一下地往里添柴禾。

  “够了够了!再添要焦了!”向二婶一阵手忙脚乱。火太旺,菜都炒焦了。

  清苓走过去对许丹说:“我来吧,你去歇会儿。”

  许丹噘噘嘴,扔掉拨火棍出去了。

  向二婶忍不住咕哝了一句:“以前不怎么跟她打交道,还道三个女知青里,数她最好相与。如今瞧着,怎么比小刘她们还难搞啊”

  清苓笑笑,低头将灶膛里多余的柴禾拨出来、熄灭。

  “对了,你和刚子明儿就去领证了吧?那晚上是不是要办一桌热闹热闹?刚子的领导来了,不整几个小菜说不过去吧。要不割点肉回来?婶子手里还有半斤肉票,你先拿去用。”

  “肉票我有。”清苓忙说,“一桌肯定要的,除了刚子哥的领导,婶子你和二叔也过来,还有书记和邓婶子,咱们几家人一块儿吃。就是时间得挪到中午,刚子哥这趟来,只有两天假,今儿耗掉一天了,明儿下午搭他们领导的便车回去,所以只能放到中午。”

  “那也行,到时我跟你邓婶子早点来帮忙,饭菜的事交给我们。你和刚子只管去县城把证领了。”

  正说着,屋檐下传来社长粗犷的声音:“啥?小许你刚跟军达说啥?想跟他处对象?不是我说,你的年纪大了点,过年二十一了吧?军达他娘二十一都生俩娃了,你们这些知青啊,也不知道咋想滴,非要把自己拖得这么晚,现在着急了吧!可惜哦,军达有考虑的对象了,哦呵呵呵”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社长的嗓门出奇得大,屋里屋外的人全都听见了。

  许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被假想的未来公爹偷听到谈话内容是一码事,另一码事,冯军达怎么就有对象了?

  她眨着大眼睛,神情幽怨地问冯军达:“你有对象了?”

  “哪儿啊!”冯军达一脸懵逼,转头看他爹。

  冯七顺一拍大腿:“有!真的有了!爹还能骗你不成。你娘今儿不是跑你外婆家去了吗?就是替你相看去的。”

  “啊?”冯军达张了张嘴。

  许丹悲从中来,呜咽一声,捂着脸跑了。

  “哎——”冯军达想追觉得不合适,可不追吧,又怕出事,求助地看他爹,“老爹,我知道你没醉,就那点酒,只够垫你肚底的,你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这下把人气跑了,你高兴了?”

  “臭小子!”冯七顺抄起墙角边的笤帚,挥了儿子一下,“我还不是为了你!你个混账东西!外出了几趟,学来点啥玩意儿?竟背着我跟你娘偷偷摸摸地跟个姑娘独处。幸好刚子回来了,澳门赌博网站:要是不回来,瓜田李下的,谁知道你俩会发生点什么,你要让咱们老冯家在公社里抬不起头啊”

  有蒋美华未婚先孕的例子在先,村里但凡有闺女的,都看紧了自家的闺女,有儿子的,也紧紧防着免得相不中意的姑娘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绑住自个的儿子。

  社长俩口子曾为小儿子的婚事唠了一宿,商量来商量去,决定不找知青。知青太会来事儿了,还是在十里八乡寻个能脚踏实地过日子的勤快姑娘放心。哪想前脚才拿定主意,后脚儿子就跟个知青私下里独处了。

  越想越生气,冯七顺手里的力道也重了起来,好几下都拍到了冯军达身上。

  冯军达被骂得心头发虚,跳着脚嗷嗷叫:“我哪有背着你们跟人独处,我明明一个人来的,我那不在搞发明研究呢吗,不信你问盈芳哎哟喂!老爹你轻点!打伤了我没法出门,你替我去县里开会啊”

  冯七顺这才停手。

  书记等人也都从屋里出来了,纷纷劝住打嘴仗的爷俩。

  冯七顺瞪了儿子一眼,拄着笤帚问向刚:“刚子,这小子说在你家搞发明,你这人最实诚,老实跟叔说,臭小子说的是不是真的?要是敢撒谎,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刚子哥”冯军达也可怜兮兮地看过来。

  向刚点头作证:“是真的。好像是在布料上染色,喏,他晾在外头的布我给收进来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本来是一块白胚布,蓝色是我用染色草染上去的,还不错吧?揪着布头浸下去,染出来的花色还不一样”冯军达将布捧在手里县宝似地讨好他爹。

  冯七顺还没反应过来,倒是柳团长,接过布打量了一番,点着头说:“别说,还真的挺不错。你说是用草染出来的?”

  “对对对,就一种很不起眼的杂草,我也是听人说这草能染色,才试试的。我拔了一些还堆在后头,我去拿来。”冯军达哧溜一下,跑没了影,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两把怎么看怎么不起眼的杂草,气喘吁吁地说,“喏,就这个草。我早上摘柿子时,发现刚子哥的后院有不少,就想拔一些做试验老爹你别这么瞪着我,这事儿我跟老同学打过招呼,是吧盈芳?”冯军达扭头找清苓求助。

  清苓笑盈盈地站出来,朝社长点点头:“是的叔,他跟我说过,我想着不就几棵草嘛,就由他去了。反正刚子哥家的院子,平时没人来。哪想会惹出这些事”

  关键是好巧不巧全凑一块儿了。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