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05章 别人有的,咱也有!
  向刚含笑看了她一眼:“没事儿,他和书记聊得挺开心。我在屋里坐着不得劲,还不如出来走走。”

  “敢情是嫌屋里闷啊。”清苓白了他一眼,“二婶跟前的倒是好听。”

  向刚轻笑出了声,偏头瞅她,半晌蹦出两个字:“笨蛋。”

  他哪有屋里闷,不过是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坐屋里等着开饭,她却在外头忙东忙西,浑身不得劲,随便寻了个由头出来帮忙。谁料这丫头还不领情。

  抬手覆上她的头,用力揉了揉。

  清苓忙捂住脑袋四下看。害怕被人瞧见。

  “放心,附近没人,这个点都在家吃晚饭了。”向刚收回手,插回裤兜,慢悠悠地跟着她往前走。

  两人的步频明显不一样,她走三步,他只需跨出一步。

  清苓紧赶慢赶,他却像闲庭散步。

  到了家,清苓陆陆续续地从灶房翻出一些事先炒好的食。

  由于家里有蛇弟坐镇,野猫、老鼠统统不敢闯入厨房,因此很干净。若不是怕受潮,不扎紧袋口裸放都没问题。

  鱼干、枣糕、豌豆黄、花生、瓜子、黄豆……清苓把打发闲时的零嘴儿全捧了出来。分类装在大碗里、放竹篮挎着走。

  另外又抓了一袋蘑菇干、木耳干。

  “师傅家还有点熏兔肉,切几片和蘑菇一起炒炒,也能凑一道菜。”

  横竖要去师傅家抓鱼,顺便切几片熏兔肉,用来招待向刚的首长和战友,师傅师娘想来也会同意。

  其实张奶奶早就准备好了。一开始听向刚回来了,肯定要做两道好菜啊。谁知菜还没下锅,又听向刚不是一个人来的,除了他还有三个呢,其中一个还是他领导。

  这么一来,肯定不会来家里吃了。张奶奶便把鱼杀好、熏兔肉切好,正打算挎着篮子送去向家,清苓和向刚来了。

  两人还没跨进院门,老金就从屋檐下冲了过来。先是围着向刚转了几圈,而后凑到清苓脚边,不停地摇着尾巴嗅啊嗅。

  清苓被嗅得痒死了,咯咯咯笑个不停。

  “这狗太聪明了!”张有康跟出来夸道。

  向刚点点头。那是!在职时可是军犬之王,对付坏人凶猛利落。如今盛年不再,但聪敏依旧。

  “刚给他绊了碗骨头汤饭,可怎么都不吃,八成是在等你们。要不先把它喂了,饿过头就不好了。”张有康着,朝老金招招手,“吃饭去咯!吃饭去咯!”

  “家里买骨头了?”清苓逗着老金,顺嘴问。

  “二狗子送来的。”张奶奶接过话,“他不是跟着他娘去外婆家了么,大概是他外婆送的。听刚子家的柿子被军达摘下来了,觉得没帮上忙,倒吃了不少柿子,愣是送了根骨头过来。本来想退回去的,但看你师傅领了只大狗回来,没骨头还真不行,干脆炖了……哎呀这些话回头再吧,你俩把狗喂了,然后把这些带去,省得师娘迈着脚跑一趟……”

  张奶奶拎来备好的食材,“菜都洗好了,拿回去就能下锅。生姜、蒜头、葱也带点去,澳门赌博网站:煎鱼时放一点,去去腥味。我知道刚子家有种,可临时摘还花时间,这些我都料理好了,直接就能用。兔肉炒的时候,别忘了搁点酱,这样香……”一一叮嘱完,拍拍向刚的手,笑着点了两下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向刚一头雾水,喂老金吃完,出门后问清苓:“师娘这话啥意思?”

  清苓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不知道啊,难不成她以为你不来了?”

  向刚黑线三条:“我不来了?她老人家咋想的?约好的事怎么可能不来?我是这么言而无信的人么!”完,若有所思地看清苓,“你不会也以为我不来了吧?”

  “呵呵……呵呵呵……”清苓干笑几声,“我怎么可能这么想,我顶多以为你忘记了。”

  向刚噎了噎,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别的事或许可能忘记,结婚的事可能吗?逼他忘记都难。

  “过阵子有场汇演,所以这段时间挺忙的,但答应你的事我不会忘。只是假就请了两天,明天晚上就得赶回去。”就这还软磨硬泡了许久。

  “明天就得赶回去啊?”清苓蹙了蹙秀眉。那火车指定赶不上趟了,好在有长途客车,就是颠簸了点,到省城后还得再转两趟车。

  “本来是这样计划的,不过这不团长来了吗?他开部队的车来的,司机和车留在江对岸,所以有顺风车可以搭,倒是不用太赶。不过明天还是早点去县城吧,拍照、领证……事情也不少。”关键是,早点搞定早点放心。

  顿了顿又补充,“缝纫机和手表都买好了,手表在我行李袋里,等他们都走了给你……缝纫机没法带,正好下个月部队有车路过咱们县,我让他们捎过来。这事我会和书记商量,让他找两个人帮忙去县城提。你就不用管了……自行车托好了,就是现在没货,有货立马就能买。就是收音机得再等等,眼下缺票……”

  “知道啦。”清苓害羞地垂下头,绞着辫子如实,“其实我就想要个缝纫机,别的不买没关系。”

  手表她就是好奇。如今嫁妆里添了一口台式钟——师兄师嫂来信托人从京城买来的,送她做贺礼,够她开心好久了。摆桌上和戴手上,实话,她更喜欢摆桌上,多气派多好看啊。

  “那不行!别人有的,咱也得有。”向刚却,“放心,我都记着呢。”

  清苓甜甜地笑了。

  回到向家,两人又分开了。

  清苓钻进厨房忙活,向刚去堂屋陪酒。

  许丹坐在灶膛口,神情怔怔的,不知在想什么。

  清苓无暇管她,饭烧熟、随它焖在那里,接下来炒菜,向二婶拿锅铲,她打下手。

  向刚掀起门帘进来,手里端着一碟花生米和炒黄豆的拼盘:“装盘有的多,这些给你们垫肚子。”

  碍于灶房里都是女人,向刚没怎么停留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