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03章 抓奸?
  两人都吓了一跳,不会是来抓他们的吧?

  冯军达相对好点儿,他又没做亏心事(和许丹搂搂抱抱是不对,但来向家是征得老同学同意的),于是清清嗓子,定定心神,昂首挺胸地走到前院。

  “呀!家里怎么有人!还是个男人!”杜亚芳尖锐的嗓门传来,仔细听,还能听出几分激动,“向大哥,不是说你家就你一人、没其他亲人了吗?那这人是”

  杜亚芳的眼睛都亮了。瞬间觉得老天爷都在帮自己。眼前出现的男人,不就应验了自己的猜测吗?肯定是向刚的对象背着他偷人,还把人叫到了家里。

  向刚眉一挑,对出现在自己家中的年轻男子表示不解。

  冯军达看到进来的一溜人,三个穿着军装,心里抖了抖,艾玛啊,解放军啊!不会真是来抓人的吧?可自己貌似没犯啥错啊?正要解释,杜亚芳打断了他。

  “向大哥,你不知道,我前些天看到你对象,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在省城百货商店买东西。我就说嘛,你俩婚都没结,哪来的孩子,敢情不是你的啊”

  这话一说,在场几个男人,除了于光辉,都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在她身上。

  向刚眉头一蹙,那丫头又去省城了?还抱了个孩子?

  杜亚芳还道他起疑了,胸脯一挺,将自己看到的、猜测的嘚吧嘚吧都说了。

  “等等等等。”冯军达总算回过了神,连忙制止道,“大姐你是不是搞错了?咋听你的意思,盈芳抱着的孩子是我的?这玩笑开大了啊!我婚都没结呢,哪来的孩子。”

  “婚结了还叫偷人嘛。”杜亚芳气势不减地顶回去。一口一个“盈芳”喊得这么亲密,要说没关系谁信呢!绝壁有猫腻!

  “偷人?!!!”

  杜亚芳这话一出,冯军达气得俊脸通红。

  向刚也黑了脸,眯眼盯着杜亚芳的嘴,有种想拿绣花针替她缝上的冲动。

  “谁偷人了?你才偷人!你全家都偷人!”许丹在后院听得不是很灵清,只知道有人在说冯军达偷人,还以为指的是她,顾不得做戏,跑出来嚷道,“我和军达两情相悦,他未婚、我未嫁,在一起说会儿话,有啥不对劲的?”

  说着,和冯军达并肩而站,手一指杜亚芳,理直气壮道,“我看你也还是个黄花闺女,当着一帮大老爷们的面,张口‘偷人’、闭口‘偷人’的,不嫌害臊吗?当心以后嫁不出去!”

  许丹的出现,再一次让推门进来的向刚几人惊落了下巴。

  尤其是杜亚芳,吃惊地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怎么也没想到,向刚家,除了藏着一个男人,竟然还有一个女人。可惜不是向刚的对象。

  怔愣地听许丹骂着,听到最后一句,神思回归原位。

  “竟然这么诅咒我!老娘跟你拼了!”

  “谁怕谁呀!”

  两个女人互相掐着脖子、扯着辫子,扭成一团。

  男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吞了口唾沫。

  艾玛啊,平时一个两个瞧着都挺温柔、善解人意的文艺姑娘,打起架来竟然不输泥地里翻滚的汉子。

  “咳。”向刚莫名想笑,撇过头,握拳掩唇轻咳了一声。

  这时,清苓气喘吁吁地跑来了。

  “你怎么也来了?”向刚讶然地挑挑眉,随即把她拉到一边,免得受那俩女人的战火波及。

  “我”清苓正要解释,看到院子里的一幕,吃惊地张大嘴,“她们俩这是在干嘛?”

  “打架啊。”向刚笑了,“说起来,这事儿还跟你有关。”

  清苓狐疑地看他,怎么就跟她有关了?她这不才来吗,心跳都还没稳呢。

  “过来我跟你说。”向刚拉了她一把,避开其他人,绕到后门进了家。

  “听说你前些天去省城了?”

  “是啊,这不卫生院缺药材,书记派我去出差。”清苓如实回答,甚至不用向刚问,火车站捡了个孩子的事也竹筒倒豆子地全说了。

  听完,向刚扶额失笑。

  原来是这样。那余下的多半是杜亚芳胡乱捏造的了。

  不过,他俊眉一挑:“怎么能让不相干的人随便进我们家院子?”

  他用“我们”,清苓心里一阵甜蜜。

  “你说军达啊?那是社长的小儿子,你不认识他了?他说在你家后院发现了一种草能染色,求我让他待一会儿,拔些草回去。我想着院子里除了两只鸡,没别的值钱东西,你那屋还有仓房都上了锁,放心的很,就让他来了。哦对了,他还帮你摘柿子呢,忙了一早上,这个人情得你自个还啊,我可不还。”

  向刚搞灵清来龙去脉,哑然失笑:“行!我还就我还。”他还不乐意她还呢。

  抬头看到冯军达晾在桂花树杈上的小布条,抽了一下嘴:“这小子!真把咱家后院当他自个的地盘了?”

  清苓也笑,末了发现布条上的颜色似乎是刚染上去的,惊喜道:“真像他说的,这草能染色啊?别说,颜色还蛮好看的。回头我也试试。”

  “就这草吗?”向刚捡起地上散落的几根平时绝对不会多看一眼的杂草,“要是真有这用途,以后不用费力锄草了,就让它们长在这儿,要不干脆把这个角落圈起来,插几根竹竿搭个矮篱笆?”

  “我看行!”

  小俩口蹲在后院研究染色草。

  前院,澳门赌博网站:属于两个女人的战争终于进入了尾声。

  倒不是打出了胜负,而是被闻讯赶来的邓梅等人成功地劝住了。

  一个被邓梅拉到屋檐下,另一个被向二婶拖到石榴树下。

  两人都披头散发、脸色涨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于光辉小心翼翼地上前:“亚芳,你没事吧?”

  杜亚芳这才猛地反应过来:

  天哪!她在干什么!!!居然在向刚家,和个叫不出名的女人打架噢!该死的!一贯以来的温柔形象全毁了!

  “向刚呢?他人怎么不见了?”懊恼完,才想起今儿来的初衷——不就是阻止向刚领证的。可人呢?主角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