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02章 头疼
  “那倒没有,澳门赌博网站:就是有个事找她。”

  见许丹不在,清苓也就没多说。

  正要告辞,刘继红回来了,看到清苓,撇了撇嘴说:“咋跑这儿来了?你对象不是回来了吗?还带着部队领导一块儿来的。不就领个证么,至于这么兴师动众的,显摆给谁看啊。”

  扭头瞥了蒋美华一眼,意有所指地说,“不过比起有些人,嫁人跟打包似的,你这样不错了。”

  “说谁呢你!”蒋美华气红了脸,“刘继红你别以为我让着你就能肆无忌惮了,阴阳怪气地说给谁听呢!谁嫁人更打包似的?你说谁呢!”

  “谁计较说谁啊!我又没指名道姓。自己爱对号入座,只能说明心虚,怪我咯!”刘继红冷哼一声,转身往屋里走。

  “站住!骂完人就能走吗?你给我说清楚,谁特么嫁人跟打包似的了?”

  “我这会儿又不高兴说了!”

  “你”

  眼瞅着两人又要扭打起来,清苓连忙打圆场:“美华姐你不是在收拾屋子吗?快回屋吧。继红姐你来的路上,有看到丹姐吗?”

  “许丹?看到了!那个不要脸的娼|妇,倒追社长家的公子去了。”刘继红和许丹的友情也已彻底破产,骂起昔日的同伴、一块儿下乡的知音,好似在骂敌方派来的特务,毫不留情。

  清苓抽了一下嘴,道了声谢赶紧撤。

  娘啊!知青站那就是个炮火堆啊,稍不留神就能燃起,噼里啪啦炸个不停。

  不过从刘继红的口里听说许丹找冯军达去了,清苓倒反松了口气。不是一个人就好

  等等!冯军达不是在向刚家吗?上午摘完柿子,回来说在向家后院发现了一种草,煮开后能染色,问她能不能允许他拔一些,回头送她一些草汁。清苓听他描述,原来是除不尽的野草,长在菜地附近,锄一茬长一茬,连母鸡都不喜欢,每次出窝觅食都离那草远远的。敢情不是一无是处的杂草啊。能染色好啊,家里的几尺白土布,要是能染成靛蓝色,白土布不止能做小衣,还能车罩衫。那可比直接买染了色的布匹便宜多了。

  看在冯军达教会她如何辨认这种草、如何漂染的份上,清苓爽快地同意了。傻子才不同意啊!白得个清理菜地的免费劳动力,完了还能得一锅染色草汁。去吧去吧!

  这一去,一下午都没见到他身影。不知从向家离开没有?要是还在,许丹这一去,岂不有瓜田李下之嫌?场地还是自己提供的。

  清苓越想越头疼,不由加快了步伐,匆匆往向家赶。

  向刚家此刻已经闹开了锅。

  许丹知道冯军达在向家后院摘染色草,下工后出了公社,心里悲苦无人诉,第一个就想到了冯军达。

  与其嫁给一个离了婚、充其量就是副食品厂的副主任,倒不如嫁给年轻有为的红小兵。

  况且冯军达长得不赖,笑起来比林杨还英俊。每当他勾起嘴角痞痞地笑,许丹的心就不受控制地狂跳。

  只是想到他和发小吐槽的话——嫌自己年龄比他大,又不由得有些沮丧。

  定了定神,决定破釜沉舟、试一试!

  万一嫌自己年龄大的是社长媳妇而不是冯军达呢?万一冯军达其实是喜欢自己的呢?退缩不前,只会失去幸福。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于是,许丹长辫子一甩,找去了向刚家。

  那会儿确实在摘染色草,这是他跟着组织外出破四旧时,听当地一个农民说的,那会儿大家都当玩笑话,听过就忘。今早上来向家院子摘柿子,无意间发现这种草,不禁起了心思。

  万一真的能把白布染成靛蓝布,岂不是给乡亲们节省买布钱了?

  红小兵红小兵,除了破四旧,还要时时刻刻响应主席“为人名服务”的号召的嘛。

  本来摘个草嘛,一会儿工夫就完了呗,他偏还想先试验一下,摘了一小捆草后,借了向家的炉子,在院子里生火、烧水、煮草。可没有试验的布啊,跑回家翻出一小块他娘收起来预备日后缝补的白布,放进煮出颜色的草汁里浸泡。浸泡完了晾干,用手摸了摸,嘿!还真管用!不怎么掉色!这下来劲了,蹲在地头一茬茬地割了起来。

  许丹来了!

  鼓起勇气,拉着他开门见山地追问喜不喜欢她。

  冯军达惊呆了。

  “丹、丹姐!这玩笑开不得”

  “谁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军达,咱俩在一起吧!”

  “可、可是”

  “你是不是嫌我年纪比你大?”

  “那倒不是”冯军达挠挠头。

  这话是他娘说的,他自己倒是没多大的反感。有些地方还流行“女大三、抱金砖”呢。

  而且许丹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好几次确实有想和她更进一步的想法。

  可是,他娘不会同意的,他爹也说过这些知青心气儿太高,讨媳妇还是讨门当户对的好。一时间有些摇摆不定。

  许丹趁势贴近他胸膛,有意无意地蹭了蹭,仰头呢喃道:“军达,我是说真的,我俩在一起吧。你喜欢我,我知道的”

  “丹、丹姐你别这样”

  冯军达整个人都僵硬了。

  虽说外出时经常听身边一些家有媳妇的红小兵私底下聊那些男女之间的暧昧话题,思想较之以前开放许多,但毕竟没有真刀真枪地体验过,第一次被个成熟女人抱了个满怀,激活了他所有的情动细胞,噢他差点呻吟出声。

  “你为什么不说话?说到底,你还是嫌弃我。”许丹深谙欲擒故纵之道,贴着男人腰肢的手,慢慢收了回来,捂住脸,嘤嘤地低泣。

  “你别哭啊。”冯军达慌了。

  这孤男寡女的,一个哭了,岂不是另一个欺负的?虽然好像,刚刚他才是被“欺负”的一方,可被人瞧见,只会说他欺负她,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

  许丹听出男人的慌乱,蒙在手心的嘴角勾了勾,鱼儿似乎上钩了。正想再添一把火,趁势将这个小男人一举拿下。前院忽然传来一阵动静,夹杂着男男女女说话的声音,似乎谁领着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