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01章 他回来了!
  许丹攥紧了拳头。

  这就是她的家人!

  如此的自私、势利、凉薄!

  虽说这段时间她的确有嫁县城工人的打算,但没想过嫁给一个离过婚的老男人啊。

  老天爷!这到底是为什么!她的命运难道还不够惨吗?被下放到鸟不拉屎的穷旮旯不够,如今还要为了家人委屈嫁给一个二婚头吗?呜呜呜……

  “咦?小许咋趴桌上?困了就回家睡嘛,到点可以收工了。书记他们都回家了。”张有康进来,看到这一幕,纳闷地问,末了瞅瞅徒弟。

  清苓朝他摇摇头,表示不知。

  这时候,许丹起来了,胡乱地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一句话没有,拽着信纸、红着眼匆匆走了。

  “师傅,会不会是她家出啥事了?”清苓收回落在门口的视线,澳门赌博网站:小声问老大夫,“收到信就变那样了。”

  尽管收信之前的态度也不咋地。

  “也许吧。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何况这年头不怎么太平,总有这样那样无奈的事发生。”张有康叹道。

  “你说她,不会那啥吧?”清苓比了个割颈自杀的手势,“要不要我跟出去看看?”

  “去看看也好。”张有康也生怕出事。

  尽管刘继红跳河事后证实是意外,而许丹也不像是那么脆弱的人。但万一想不开呢?人命关天的事,还是去看看放心。

  清苓和师傅说完,起身追了出去。

  刚出公社大门,就跟人撞了个满怀。

  “知道我要来?特地出来接我的吗?”向刚看着捂着鼻子原地懵圈的人儿,挑眉笑问。

  “你、你啥时候回来的?”清苓看着他,一时有点傻眼。

  向刚含着笑打量了她一眼,说:“刚刚才到。这不听二婶说你今儿上工,先过来看看,好像胖了点嘛。”

  打从上回见面至今,其实也没多长时间,但感觉好像过了很久。也许是这丫头没心没肺的笑太喜感,也或许是她写信的方式太特别,又或许是她亲手车的衬衫、缝的鞋垫,如网一般、渐渐地拢住他几乎全部的念想。

  总之,相处不到半年,她已然在他心底深处安家。

  “傻了啊。”向刚见她表情愣愣的,好笑地抬手戳了戳她的额头。

  “啊?哦!”清苓被他戳回了神,“对了,你过来时,有没有碰到许丹?”

  “谁?”

  “许丹,和我一起上工的知青。”

  向刚对雁栖公社的知青,没一个有印象的……哦,也不是一个都没有,那个姓林名杨的,哪怕托家里的关系调回京城了,他也还深深地记着咧。情敌神马的,是个男人都会耿耿于怀的好吧。

  “哎呀算啦,你进去跟师傅说话吧,我出去一下就回。”

  清苓话音刚落,就见向二婶急冲冲地跑来:“刚子!你领导打算安顿到哪儿啊?我记得你家里能睡的就一个铺,住不了三个人吧?临时搭也没那么多床板啊,其中一个还是女滴……艾玛啊,差点把那女兵得罪了……我说你这孩子,带人来咋也不吱一声,还把人撂那儿自己走了……”

  “我领导?”向刚听糊涂了,“我没带谁来啊,就我一个,哦,还有这个兄弟。”

  转身,从门外拖进一条足有半人高的大狗,笑着对清苓说:“这就是我上回和你说的退役军犬,立的军功不比我少哦,你叫它老金就好。”

  “老金。”

  这可真巧,小金、老金,她家的宠物都是金打头。

  不过清苓很喜欢这条大狗。瞅着多威风啊,都不需要对人“旺旺”吼,只消一个眼神,就能吓跑做贼心虚的人。

  清苓蹲下身,欢喜地顺了顺它的背。

  尽管老了,但那一身服帖又不失霸气的毛发,无不细说着它曾经的威风凛凛。

  老金感受到清苓的善意,何况又是主人介绍的,想必是未来的女主人,表示友好地蹭了蹭她的手心,昂着狗头老享受了。

  清苓越看越喜欢,越看越中意。大狗好啊,这么大一条狗留在家里,看谁以后还敢翻她家院墙。

  “火车站允许它上火车吗?”这么大个家伙,万一在火车上闹腾,不得把乘客们吓坏啊。

  “本来是不允许的,这不,开了个证明,就通融了。”

  向刚拍拍胸前的口袋,那里躺着一张军犬领养的证明,不仅戳了部队的公章,还加盖了老首长的私章,火车站有意见也不敢提啊。

  清苓笑眯了眼。

  “哎呀我说你们小俩口,闲话不能等回头再说?处理正事要紧啊!”向二婶看急了眼。

  向刚的领导,那不就是部队的大官吗?岂能怠慢!

  索性拽着向刚,朝来时路匆匆回去,边走边嘀咕,“咋不是你带来的?你前脚来、他们后脚到,而且明说是你领导……”

  清苓摇摇头,她也有正事儿要办——得去知青站看看许丹是否已经平安回去。如此一来,新来的“家庭成员”咋办?

  “师傅!师傅!刚子哥回来了!还带回一条大狗,您能帮忙看会儿吗?我去去就回。”

  “去吧去吧!”听说向刚回来了,老大夫悬着心落回了原地。

  嘴上说老伴儿瞎想,其实心里何尝没有担忧?

  如今人来了,不怕婚事黄了,帮忙看会儿狗算啥?让他给狗唱几句小曲儿都行。

  然而出门看到正主儿,吓一大跳。赫!这么大的狗!

  徒儿你确定不是因为害怕才跑的?

  张有康和老金在卫生院门口大眼瞪小眼,清苓撒丫子跑去了江口埠的知青站。

  “谁呀?”蒋美华听到敲门声从屋里走出来。

  她后天出嫁,这两天窝在住处收拾。其实那么点东西,哪需要收拾两天啊。不过是看到一些旧物,睹物思人罢了。可惜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抹了抹眼角,开门见是清苓,诧异地问:“哟!是盈芳啊,来找我的吗?”

  “美华姐,丹姐回来了吗?”清苓一路跑来,气息还没稳呢,喘着气问。

  “还没呢。”蒋美华纳闷地说,“你们应该才下工吧?怎么就火急火燎地来找她?是出啥事了吗?”